口述實錄︰一位志願軍老兵的“烽火記憶”

來源︰國防部網作者︰盧仲勤 喬楠楠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0-31 10:54

1950年,帝國主義將戰火燃燒至鴨綠江畔。這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奔赴前線,與朝鮮人民軍同仇敵愾並肩作戰。那時,年僅16歲的我,就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中的一員。震驚世界的抗美援朝戰爭,對今天的年輕人來說,似乎是遙遠的歷史了,可對于我們這一代赴朝參戰的人來說,那血與火的歲月,仍然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1952年盧仲勤在朝鮮某地。盧仲勤提供

大家都看過電影《英雄兒女》吧?片中的主人公王芳受傷了,回國治療所乘的火車就叫作“衛生列車”,專門負責由朝鮮往國內轉送傷病員。我就是一名在衛生列車上服務的白衣戰士。大家看過女作家白朗寫的小說《在鐵軌上前進》嗎?書中對衛生列車的艱苦環境及被敵機轟炸引起著火的驚險情節的描寫,便來源于她跟隨衛生列車往返接送傷員,對衛生兵生活的真實經歷。

電影《英雄兒女》劇照。圖片來自網絡

1950年12月,在戰事最激烈的第二次戰役中,我們奔赴前線。時值嚴冬,冰天雪地,寒風刺骨,可是人人都精神抖擻,斗志昂揚。我工作的衛生列車路標是白底紅十字,由于戰爭環境惡劣只能日停夜行︰不是前邊的鐵路被炸斷,就是鐵軌旁的定時炸彈突然爆炸,行進得十分艱難。為了迷惑敵人,我們在列車表面全部涂抹上黃稀泥,類似現代的迷彩裝,以混淆敵機視線。“聯合國軍”飛機在上空來回盤旋偵察,成群結隊的B29轟炸機輪番轟炸。我們只能白天隱蔽,夜晚行進,可是敵機投擲的強光照明彈,對我們夜間行軍仍然造成不小的威脅。

1953年,盧仲勤(後排右二)與戰友合影。盧仲勤提供

我們接收的傷員中,除戰傷外,大多是凍傷造成的截肢、以及被凝固汽油彈燒得面目全非、四肢不全;病員中斑疹傷寒、哮喘、回歸熱、肺炎、胃潰瘍、消化道出血等病頻發多見。更多的是因嚴重缺水、傷病員不能洗澡而造成的細菌、病毒感染。最令人氣憤的是敵人投擲細菌彈,感染成疾造成非戰斗減員,而國內個別不法資本家竟然用未經過消毒的爛棉花和髒布制成急救包送往前線,導致一些戰士們用後感染上破傷風等疾病,最後不得不截肢甚至犧牲。

在沒有站台、沒有照明的夜晚,我們是靠擔架抬、人背、手扶,冒著敵機轟炸和特務破壞、打信號彈、開黑槍等危險,悄聲低語、緊張有序、爭分奪秒地從野戰醫院接收傷病員。我的個子不高,又穿著厚厚的棉衣棉褲,背著傷病員行走已十分艱難,往車上送傷員的時候,我的腳夠不著車階,只能雙手緊緊握住車階的扶手,借助車上的人拉,依靠下面的同志推著我,才能勉強登上車階,將傷病員送上車。

那時的衛生列車條件十分簡陋,由硬座車廂改造而成︰椅背上搭上層木板分為兩層,下層坐著直不起腰,躺下伸不直腿,上層只能讓輕傷病員爬上爬下。車上只有一節餐車,卻要供應幾百名傷病員伙食。開飯時我們兩人一組,將三個大鐵桶的飯菜,穿在一根比胳膊粗、長八尺的大扁擔上,扛進車廂。分發飯菜也是個“技術”活兒,碗大勺子有準兒,要保證車廂上所有傷病員全都分上飯菜,否則,下頓飯不知等多長時間才能開啦!

1954年,盧仲勤(前排左一)與戰友合影。盧仲勤提供

在朝鮮戰場上,多少個日日夜夜,前線的戰士們都是在零下20多度、陰冷潮濕的坑道里度過的,有時食物供應不上,他們只能一口雪一口炒面充饑。作家魏巍的著名散文《誰是最可愛的人》,對志願軍三九嚴寒吃一口炒面、嚼一口冰雪、喝一口寒風的艱苦情況下依然堅守陣地、英勇作戰的諸多感人事跡做了詳盡的報道。你們吃過炒面嗎?可不是那種炒面條,而是炒熟的雜糧粉。制作方法就是將小麥面、黃豆面或者高粱面,單獨或者混合在一起炒熟而成。這種炒面,炒得很干燥,能夠保存很長的時間,所以,很快就成為志願軍的野戰食品。炒小麥粉口感還好,但是哪有那麼多炒面粉?更多的是干巴巴的炒高粱面,這種炒面口味極差,難以下咽,吃到肚子里甚至冒酸水。正常情況下,食用炒面,是需要混合入開水,或者配以熱湯。可是,志願軍入朝之後,幾乎就處于連續作戰的狀態,沒有時間來燒煮開水和熱湯。同時,為了避免吸引敵人飛機的注意力,更不允許隨便生火做飯。而朝鮮天氣寒冷,到了冬天到處都是白雪皚皚。所以,大部分志願軍將士就用“一把炒面一把雪”充饑。當時,我們還編了一首歌,名字我不記得了,歌詞有一句就是︰“一把炒面一把雪,哎呦哎……”

炒面。圖片來自網絡

歷史證明,正義終將戰勝邪惡。值此抗美援朝紀念日來臨之際,謹以此文作為對當年戰友的懷念。作為一名志願軍老兵,除了更加懷念當年冒著炮火、將熱血灑在朝鮮土地上的戰友,更多的是對那段烽火歲月的深深感懷。戰爭已經過去60多年了,如今祖國繁榮昌盛,和諧社會充滿陽光,這不正是我們這代人為之奮斗的目標嗎?(口述︰盧仲勤 整理︰喬楠楠)

84歲的盧仲勤在家中。喬楠楠 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