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作者︰王宇、陸巍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8-12-09 13:02

2018年11月29日,是他逝世44周年紀念日。

——題記

他的一生赤膽忠誠,叱 風雲。

他是共和國開國十大元帥之一。自南昌起義以來,我軍能征善戰者無數,被人稱為“老總”的不過寥寥數人,而他就是其中一個。

他的一生征戰南北,打了許多硬仗。

長征路上,他連續突破敵人四道封鎖線,擺脫幾十萬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朝鮮戰場更是打得美軍三易主帥,乖乖坐回了談判桌前。

他的一生剛直不阿,一身正氣。

他在舊軍隊工作12年,舊軍官搜刮民財,他卻把自己的薪餉積蓄起來,做了革命費用。後來,他擔任黨、國家和軍隊重要領導職務,卻始終嚴格自律,從不搞半點特殊。

從放牛娃到開國元勛︰“干革命就不能怕苦、怕流血犧牲”。

1898年10月24日,他出生于湖南湘潭農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原名彭清宗,字懷歸,號得華。小時候讀過兩年私塾,後因母親去世、父親病重被迫輟學,從10歲起就給富農放牛,後來又在煤窯當童工、在西林圍子當堤工、到湘軍當了兵。

1922年8月,他改名彭德懷,考入湖南陸軍講武堂,從此開啟了傳奇的戎馬一生。

△1922年,青年時期的彭德懷

1928年4月,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他早已是國民革命軍的團長,而我們黨的事業正值大革命失敗後的革命低潮之際。但他為了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放棄了高官厚祿和榮華富貴,毅然決然地加入到那新生的隊伍。

7月,他又冒死率部發動“平江起義”,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此後,硬仗、惡仗和勝仗伴隨其左右。

井岡山上,在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中,他是前線主要指揮員之一,所率3軍團利用有利地形,發揮紅軍之長,屢建戰功。

長征途中,他率部勇往直前,連續突破國民黨四道封鎖線。在遵義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他支持毛澤東同志的主張,會後率3軍團積極執行新的作戰方針,北渡赤水,回師攻佔婁山關,再克遵義城,擺脫幾十萬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掩護中央及軍委縱隊一路向前挺進。

△1936年,長征結束時的彭德懷

抗日戰場,他協助朱德率八路軍開赴華北前線,發動群眾,廣泛開展游擊戰,使華北成為抗日戰爭奪取最後勝利的重要戰略基地。他指揮的“百團大戰”對日軍震動極大,振奮了全國人民爭取抗戰勝利的信心。

△抗日戰爭時期,彭德懷在百團大戰前沿陣地,這個哨所距敵人僅有五百米

解放戰爭,他指揮西北野戰軍浴血奮戰,粉碎十倍于己的國民黨軍隊的重兵進攻,保衛了黨中央和陝北的安全,在不到3年時間內解放了整個大西北五省。

在他看來,“干革命就不能怕苦、怕流血犧牲”“我們不為勝利者,即為戰敗者”。

毛澤東同志曾為他寫詩︰“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抗美援朝,臨危受命︰“出兵援朝是必要的”“堅決執行命令”。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入侵朝鮮,並向中朝邊境不斷推進、轟炸中國丹東地區,嚴重威脅新中國的安全。

當時美軍的武器裝備,是世界上所有軍隊中現代化水平最高的。在作戰空間上,他們擁有著絕對的制空權和制海權,實行的是海、陸、空軍聯合的全方位立體作戰。雙方裝備相差幾十年,哪怕有蘇聯援助也不過是杯水車薪。

1950年10月4日,彭德懷緊急由西安飛赴北京,參加中央政治局討論是否出兵援朝的會議。

經歷了數十年戰爭後,新中國一窮二白,百廢待興,人心思定。那時候,很多人都主張不出兵,也沒有信心能打贏。

“老虎是要吃人的,什麼時候吃,決定于它的腸胃。向它讓步是不行的。它既要來侵略,我就要反侵略。不同美帝國主義見過高低,我們要建設社會主義是困難的。”在這個危急關頭,彭德懷堅決擁護毛澤東同志關于抗美援朝的主張,他擲地有聲︰“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打爛了,等于解放戰爭晚勝利幾年”。

△1950年10月,彭德懷在朝鮮前線

1950年10月19日,他慷慨赴命,出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連夜率數十萬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奔赴朝鮮,在技術裝備落後、後勤供應困難、異國作戰、地形生疏等極其不利的惡劣條件下,與朝鮮人民軍一道迎戰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和南朝鮮軍隊。

結果,大家都知道︰美軍三易主帥,最終在朝鮮停戰協定上簽字。

△1953年,彭德懷元帥在朝鮮前沿陣地視察

這一戰,世界為之驚嘆!

彭德懷再次為新中國建立了不朽的歷史功勛!

也讓世界人民對中國軍隊有了全新的認識。

“懷是想念貧苦人民,德是為貧苦人奮斗,為國家富強而奮斗!”

他戎馬一生,愛兵如子。長征時,他把自己僅有的一點干糧分給部下一半,還打趣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見面分一半嘛!”朝鮮戰場上,他時常將手插進士兵鞋內檢查是否保暖。警衛員站崗,他把自己的被子、軍毯、大衣悄悄地蓋在他們身上。

△1955年9月,彭德懷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接受毛澤東同志授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軍銜及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和一級解放勛章

擔任國防部長期間,他經常到部隊去調研,他要求部隊的領導干部“要盡可能和士兵在一起”“要多為戰士想想”。

他因同情勞苦大眾而走上革命道路,也時刻為人民謀幸福而赴湯蹈火。在他心中,人民是天,百姓是地,人民群眾的恩情是他永遠不能忘記的。哪怕受到錯誤批判,他也從不考慮個人得失,直言不諱,為民請命。

他常常告誡干部︰“我們革命干部在人民群眾中,時時刻刻要像掃帚一樣供人民使用,為人民謀利益……不要像泥菩薩一樣讓人民恭敬我們,抬高我們,贊頌我們,害怕我們。”

早在立志救國之初,他就和好友黃公略等人相約︰“不做壞事,不貪污腐化,不擾民。”從朝鮮戰場回國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初期,他一直堅持使用原來的舊汽車,有關部門多次提出要給他換輛新式轎車,都被他拒絕了。

1955年,他去山東視察,招待所所長在他屋內的桌上擺了高檔水果、香煙和奶糖,他十分生氣,嚴厲批評了這一做法。在他看來,“升官發財搞特殊,這是國民黨的傳統。咱們共產黨人,不能向他們學習吧?”

△1958年12月,彭德懷在湖南省平江視察和調查研究,與群眾促膝談心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2011年3月21日,習主席在瞻仰彭德懷故居時曾飽含深情地說︰“彭老總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老前輩,他的精神永遠是我們中國共產黨寶貴的精神財富和重要組成部分。”

一片丹心昭日月,一腔浩氣滿乾坤。

他的一生,天地可鑒,日月作證,頂天立地,問心無愧。

他是中國人民心中永遠的“大國戰將”!

(鈞正平工作室•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