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龍路︰那些年毛澤東在上海的生活圈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作者︰吳基民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9-03-08 01:55

 

3.環龍路44號國民黨上海執行部舊址

4.楊開慧與毛岸英、毛岸青(懷抱者)在上海時的合影

陶爾菲斯路341號大同幼稚園(今南昌路48號)

——毛澤東的3個兒子生活在這里,他們和叔叔毛澤民在此永別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對共產黨人舉起了屠刀。7月15日寧漢合流,汪精衛也背叛了革命。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漢召開緊急會議,毛澤東提出︰干革命一定要有槍桿子,我準備到農村山林去做“山大王”。8月底,他匆匆趕到長沙東鄉板倉,與楊開慧以及毛岸英、毛岸青和1927年4月4日才出生的毛岸龍道別,到鄉下領導秋收起義。

1930年10月,湖南軍閥何健抓住了楊開慧,將她以及毛岸英與保姆陳玉英關在長沙獄中,11月14日將楊開慧槍殺在長沙瀏陽門外識字嶺。

雖然毛岸英被鄉紳們保釋出獄,與兩個弟弟一塊兒回到了板倉外婆家里,但他們生活困難,還時常受到何健“斬草除根”的威脅。毛澤東獲悉楊開慧犧牲,十分難過。他趁三弟毛澤覃到上海向黨中央匯報工作的機會,找到二弟毛澤民,讓他設法將三個孩子帶到上海。因為當時共產國際已答應接受一批中國革命烈士的遺孤,以及黨的領袖的子女赴莫斯科學習生活。毛澤民寫信給板倉楊開慧的母親以及其他親屬,還化名寄去了一點錢,讓他們盡快把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送到上海。

1931年春節剛過,楊老太太等帶著3個孩子來到上海,當天晚上就由毛澤民與夫人錢希鈞安排住進了旅館,他們經周恩來同意,決定把3個孩子送到共產黨辦的大同幼稚園。(參見錢希鈞回憶錄)

國民黨發動“四一二”政變以後,殺害了幾十位最優秀的共產黨領袖。烈士遺孤流落街頭,生活十分困難,有的孩子就此失蹤了。1929年周恩來指示“共濟會”的王弼,找一個可靠人士,辦一個幼稚園,專門收養烈士遺孤以及在前方作戰的領袖子女。王弼找到在中央特科工作的陳賡商量,他們不約而同想到了在上海聖彼得堂擔任牧師的董健吾。

董健吾是一位十分傳奇的人物。他因護送美國作家斯諾赴陝北而聞名于世。董健吾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但他又是一位虔誠的牧師。他與宋子文是同學,在國民黨上層有許多朋友。听到組織上的決定,他一口答應,賣掉了祖上留給他在青浦的50畝田,租下了教友肖志吉在戈登路(今江寧路)441號的兩幢石庫門房子,在1930年3月辦起了“大同幼稚園”。作為掩護,園名是由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先生題寫的。過了不到一年,他又覺得戈登路的房子離英捕房太近,不夠安全,更重要的是把孩子整天關在石庫門里,沒有活動場所,對健康不利。于是他就將幼兒園搬到了陶爾菲斯路341號(今南昌路48號)一幢坐南朝北的兩層樓房,這里與環龍路正處在同一直線的位置,中間隔著一條通往公園的小路,環境幽靜,離法國公園(今復興公園)僅幾十米遠。天氣晴朗時,孩子們每天都可到公園里去游玩。

當時在大同幼稚園工作的都是中共黨員或領導人的親屬,主要有李求實的妻子秦怡君(化名陳鳳仙),李立三的前妻李文英等。收養的孩子中有彭湃的兒子彭小湃、惲代英的兒子惲仲希、蔡和森的兒子蔡轉、李立三的女兒李力,以及楊殷的兒子、王弼的女兒等近20人。1931年3月,毛澤東的3個兒子毛岸英(8歲)、毛岸青(7歲)、毛岸龍(4歲)被送到幼稚園後,幼稚園的5位保育員和19個孩子還在法國公園拍過一張集體照。

1931年端午節,毛澤民與夫人錢希鈞要離開上海赴瑞金,臨行前,夫婦倆專門到法國公園看望在公園里游玩的3個佷兒,詳細詢問了他們的生活情況。毛岸英還特意寫了一封短信,托叔叔帶給自己的父親。誰也不曾想到,就在毛澤民探望自己的佷兒後十多天,毛岸龍突然發燒腹瀉,陳鳳仙急忙抱著孩子趕到距離幼稚園不遠的廣慈醫院(今瑞金醫院)就診,醫生診斷為患了緊口痢,此病十分凶險。雖經搶救,但他還是在半夜里病亡了。廣慈醫院是所有名的教會醫院,每一個就診病人都有詳細的檔案並要保存若干年。新中國成立後有關方面專門派人到院查過檔案,確鑿無誤。黨史研究員李靜峰1982年還專門就此事寫過文章,發表在該年的《黨史研究》第4期上。

由于顧順章的叛變,大同幼稚園的生存環境越來越凶險,被迫在1933年春解散。孩子們分別被親友或地下黨有關人士收養。毛岸英、毛岸青直接搬到了董健吾的家里。1936年6、7月間,經董健吾穿針引線,由張學良資助並委派自己的部下李杜將軍,帶著毛岸英、毛岸青等坐輪船離開上海到法國,由當時在共產國際擔任中共代表的康生接到莫斯科。

環龍路,與毛澤東結緣頗深的一條馬路,神秘而又幽雅。幾乎每一幢小樓都隱藏著一個上海故事,等待著我們繼續去探尋、去講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