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長空》︰解密國產新型戰機風險科目試飛

來源︰解放軍報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1-20 05:05

仰望天空那明亮的星

——空政文工團現代歌劇《守望長空》評析


現代歌劇《守望長空》劇照。 郭幸福 攝

左青︰當代歌劇藝術的新收獲

歌劇《守望長空》講述了這樣一個動人故事。空軍某試飛團大隊長楊一斌執行國產新型戰機的風險科目試飛任務,突遇空中險情。此時,他的妻子喬蔚然攜女兒前來探親,她們為親人的安危憂心如焚。數日後,喬蔚然被確診身患絕癥,趕來勸說楊一斌停飛,夫妻間激起感情波瀾。楊一斌暫時停飛,由師傅周安福接替試飛任務,他倆共敘師徒情,期待在藍天上重逢。楊一斌得知喬蔚然所隱瞞的病情真相,深受震撼。喬蔚然在組織關懷下赴北京手術之前,親眼見證楊一斌再創試飛奇跡。楊一斌即將迎接新的挑戰,他和妻女相約,平安歸來,幸福團聚。

坦率地講,這類題材的歌劇創作,一直面對著一個特別的課題,即︰用怎樣的戲劇結構,怎樣的音樂語言,怎樣的導演手法和表演形式,才能更好地塑造出令人信服的當代軍人形象?《守望長空》的主創團隊,打破西方歌劇、音樂劇、中國民族歌劇的束縛,探索綜合發揮中外歌劇藝術長于抒情、短于敘事的特點,以劇中師徒兩代試飛員勇飛特大風險科目任務為情節點,以男女主人公面對“生與死”的感情表達為線,構築串聯起眾多人物對黨、對祖國、對人民、對家庭、對理想、對事業的心路歷程,使劇中英模人物的藝術形象,接地氣,有血有肉,有時代感。可以說,這部作品在實踐歌劇藝術表現當代軍營生活上有了新收獲,令人敬佩!

汪守德︰強軍進行曲的動人聲部

歌劇《守望長空》表現的中國空軍試飛員的生活,想必是一個為人們所並不陌生,卻可能是知之甚少的題材,同時也是一個極難表現的題材。然而正是創作者憑著知難而上、千錘百煉的打造,終于推出了一部頗可觀賞的歌劇藝術作品。

試飛員是一項充滿著巨大危險的勇敢者的職業。試飛所隱含、所面臨的現實危險,如同巨大而沉重的利劍,時刻懸在這些勇士們的頭頂。劇作將其作為背景,深度開掘主人公們的情感世界。試飛員“楊一斌們”的心路歷程,表明了屬于這一代試飛員的雄心壯志,及其堅定的立場與崇高的境界。雖然已經歷了生與死的嚴峻考驗,但其攻堅克難、為國犧牲的精神卻絲毫不曾動搖,令人感佩。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有一批熱血男兒富于萬死不辭、赴湯蹈火、絕不回頭的奉獻精神,才充滿了希望。正是“楊一斌們”以不畏犧牲、百折不撓的堅持,並深情而理性地處理好種種情感的羈絆,才可能堅定不移、一往無前地將試飛事業一步步地向前推進,從而為拱衛起祖國和平的天空做出重要貢獻。“楊一斌們”的情感軌跡是擲地有聲、令人信服的,也是蕩氣回腸、感人至深的。

正如主題歌所詠嘆的︰“問君可有夢,我夢在藍天。問君可有愛,我愛在藍天。藍天在哪里,藍天在心間。”其韻味悠長,情真意切,撥動心靈。從一定意義上說,歌劇《守望長空》,就是實現強國夢、強軍夢這一偉大進行曲中,所彈奏的一個動人的聲部。

張子影︰觸摸當代軍人火熱內心

我曾經歷經數年,跟蹤采訪了許多試飛員。也許正是基于對試飛員團隊共同的認知,當我看到現代歌劇《守望長空》成功上演,感覺十分親切和欣喜。

本劇中的年輕試飛員與美麗的白領妻子、上幼兒園的女兒、老試飛員師傅與嫂子般的愛人,一群年輕試飛人與兩個恩愛親切的家庭,人物與事件平易而普通,樸素而單純,幾乎都是觀眾完全可以想象和接受的。劇作者正是利用了觀眾認知經驗的類同,不動聲色地將觀眾帶進創作者預定的戲劇情境中。在那里,劇作者營造出足夠多重的魅性和隱喻,然後事件突變,劇情陡轉,仿佛重拳一記接一記怦怦然撞擊心靈,輔以詞曲音樂曲折推進,緊傍劇情,張弛有度,將人物愛情與事業的困惑與糾葛,希望與挫折,無奈與追求,痛苦與歡樂的種種情緒,藝術化地鋪陳開來。別開生面的舞台仿佛一只溫情的手,觸摸到這一代空軍軍人火熱的內心,展現他們在理想與信仰道路上的追求與掙扎、生存與奮進的多重本相,叩問大時代中軍人身上附著的特殊價值真諦。

此外,還需要特別提到本劇的音樂和詞曲創作。當劇情直截了當地呈現軍人信仰與堅硬現實之間的對撞時,音樂適時進入,或激昂華麗豪邁,或低回纏綿婉轉,把處于矛盾對撞中的人物心情的糾葛層層展現,表現堅持的艱難與理解的艱辛,令戲劇沖突層層推進,步步疊加。可以說,《守望長空》不失為空政文工團繼民族歌劇《江姐》之後在歌劇藝術領域的又一次成功探索。

範詠戈︰長風依舊唱軍魂

《守望長空》從精神血脈上既是《江姐》的傳承延續,同時又對當代空軍軍人的特有風貌給出了嶄新的展示和詮釋。 

作為重場戲之一,烈士周安福的妻子與楊一斌的對唱令觀眾動容,具有回腸蕩氣的藝術感染力。面對接踵而至的打擊,楊一斌最終戰勝了困難、戰勝了自我,重回藍天,向飛行極限挑戰。《守望長空》在濃郁的兒女情深的藝術氛圍中,完美塑造了楊一斌這樣一位英雄氣長的當代空軍軍人的新形象,成功地將詮釋訴求化為了觀眾感動,鮮明地體現了軍魂力量、社會主流價值。在難分難舍的家庭親情和個人安危與國家利益、人民安危的抉擇中,劇作提醒觀眾思考這樣的問題︰什麼是當代人高尚的選擇,什麼是應當珍惜的價值,什麼是真正意義的生活,什麼是高尚的大愛和生死相連的愛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楊一斌已經超越了舞台具象,獲得了當代軍人的象征意義。

觀看現代歌劇《守望長空》,時時令人在感受著精神和藝術共生的美。“長風依舊唱軍魂”,軍魂,永遠是官兵精神天空中那顆最亮的星。 

(《解放軍報》2016年01月20日 09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