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歌天︰開轟炸機的“隨軍記者”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蒲元 耿小喬責任編輯︰柳晨
2017-07-12 08:55

出版于1945年5月的七卷五期《中國的空軍》,不過是抗戰期間一本普通的軍事讀物。然而,這本雜志之于我們,卻是那樣的特殊︰它記載了外公駕駛美制B-25中型轟炸機空襲日軍的非凡經歷!

這一期《中國的空軍》第120頁至124頁,是外公厲歌天發表的文章《我隨B-25轟炸機掃蕩鄂北敵》(圖片2)︰1945年4月7日,外公作為中美空軍混合團第1轟炸機大隊隨軍記者,和駕駛員董世良、領航員申銘鈞駕駛1架B-25,與美軍駕駛員Capt.Homiiton、中國領航員朱世權及美軍隨軍記者McLemore.J.B乘坐的另一架B-25,以兩機編隊形式轟炸鄂北日軍。由于地面情報誤差的緣故,盡管此次出擊搜索了宜城、漢水、南漳河等大片區域,但只摧毀了日軍在南漳城的部分軍用物資,沒有取得外公盼望的戰果,令他頗感遺憾……

當70年後我們再次翻動這些泛黃的紙頁,默默的誦讀這一行行樸實而生動的文字,就如同親眼目睹著空軍戰士的喜怒哀樂,就好像又回到了那個山河破碎而又鐵血抗爭的歲月。

1935年,外公從開封地區1000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與其他13名同鄉一起考入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第七期,師從後來日後空戰名將的毛瀛初教官。1937年8月12日,淞滬會戰爆發前一天,航校奉命撤退,在烽火硝煙之中,擔任領隊的外公率領大批同學輾轉抵達昆明。1938年底,外公被派至位于成都太平寺機場的空軍軍士學校擔任飛行教官,培育著一批批中國飛將,在這座著名二戰空軍基地上空留下了自己矯健的身影。

誰知,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打斷了這一切。1939年秋日某夜,外公急患肺部大血管破裂,吐血不止,雖經緊急搶救堪堪保住了性命,但完全失去飛行資格,在醫院一住就是五年多。不過,這段日子卻成就了他的一段文藝抗戰傳奇。

外公喜歡寫作,全面抗戰爆發後不久便在《新新新報》副刊發表過空軍抗戰的文章。養病的日子時間充裕,他又先後結識了蕭軍、老舍、朱自清、葉聖陶、巴金等文壇朋友,後來還被推選為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成都分會理事。此間,外公負責協會會刊《筆陣》,刊載了大量抗戰作品;他自己也發表了《爆破》《紅馬駒》《信》等數十篇膾炙人口的反映抗戰救亡主題的文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