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文藝範兒的理工男,告訴你開大飛機是什麼感覺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碩責任編輯︰柳晨
2018-03-09 08:12

這個文藝範兒的理工男,告訴你開大飛機是什麼感覺

■中國軍網記者 張碩

馮瑋

“開飛機,一點兒也不浪漫!”

被問及飛行到底是什麼感覺,全國人大代表、運-20飛行員馮瑋告訴中國軍網記者︰“每一次起飛都是厚重的,每一次飛行都是寂寞的,而每一次降落都是輕盈的。”

都說了“開飛機不浪漫”了,怎麼下一句話卻又這麼“浪漫”?這樣的“神轉折”,讓人很是意外︰沒想到啊沒想到,操控那麼個大家伙的“理工男”竟然如此“文藝範兒”!

更沒想到的是,馮瑋接下來竟然朗誦起了他寫的一篇散文《飛行的感覺》——

油門加滿,耳旁傳來發動機震耳欲聾的咆哮。這個老伙計扎著頭,全身鼓足了勁,和我一樣胸中激蕩著戰斗的熱情。松開剎車,我們在跑道上開始加速,座椅推著我的後背,這是老伙計最堅實的支持。騰空!我們起飛了!

……

看著他聲情並茂的樣子,記者默默地掏出手機錄起了音。

馮瑋1999年懷揣“藍天夢”通過招飛考核入伍,憑借過硬的飛行技術開上轟炸機後很快脫穎而出。經過幾年的磨礪,他熟練掌握了多種機型。2014年運-20在珠海航展上首秀,他對“胖妞”一見鐘情。當時已是轟-6K部隊骨干的馮瑋主動申請改飛運-20,甘願做一名普通飛行員也要飛上“國之重器”。

不過,自改裝之後,馮瑋並沒有把運-20也叫做“老伙計”“大家伙”。在聊天過程中,他總是喜歡用“我的飛機”來指代運-20,就像是說自己的孩子,眼神里滿滿都是愛。馮瑋經常對朋友說,他現在有兩個寶貝,一個是“胖妞”運-20,一個就是女兒“蟲蟲”。妻子臨盆時,恰好馮瑋面臨關鍵的改裝考核。當他圓滿完成考核趕回家中時,“蟲蟲”已經出生。“沒能見證女兒降生,有遺憾,但是不後悔。”馮瑋說,自己一下子有了兩個寶貝,真是高興得要“瘋”了。

開飛機不僅僅要有摯愛,更要有過硬的身心素質和過人的才智技藝。就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開幕當天,空軍2018年度招飛定選工作全面啟動。“這是個優中選尖的過程。”馮瑋說,發展空軍需要高素質的人才,把好招飛工作這道關,對于空軍戰斗力建設意義重大。人才選好了,實戰化訓練真練了,我們的軍隊提升了懾戰止戰的能力和實力,中國夢強軍夢才能順利實現。

空軍選拔飛行員的標準是極其嚴苛的,但通過了選拔並不意味著“一勞永逸”。遞交改裝申請的那天起,馮瑋這個老飛行員就一切從零開始了。運-20作為一款跨代機型,大量先進技術運用其中,改裝的過程無異于重修了一個學位。航理學習、模擬駕駛、改裝訓練,馮瑋用上了當年高考的勁頭,每個方面都要把自己逼到極限。

馮瑋說,面對後續淘汰率高達70%的殘酷現實,飛行員要像海綿吸水一樣,不斷地學習,不斷地進行技術的創新。“飛行員不僅僅是駕駛員,更應該是飛機的管理者,就像管理企業的CEO一樣,既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角色變了,思想觀念和能力水平也要跟著變。能戰方能止戰,和平是最好的軍功章!”

在散文《飛行的感覺》中,馮瑋寫道——

飛翔在藍天之上,與胸中那團火不一樣的,是那片廣袤的寂靜。沒有都市的喧囂,沒有田野的歡歌,甚至鳥兒也不能與我齊飛,藍天以它廣闊不語的胸襟納我入懷。舷窗外的風景很美,而我無以傾訴。耳機里傳來指揮員簡短的口令,我回答最多的是“明白!”為了守護這片安寧、守衛這份美麗,我恪守著一個飛行員的忠誠……

忠誠,是飛行員最重要的品格,上不愧天,下不怍民。馮瑋告訴中國軍網記者︰“鄰居們曾問我媽媽,為什麼讓兒子選擇飛行這樣一個高危的職業?曾經十分反對我當飛行員的她,只能說一句‘孩子喜歡……’我對媽媽講,飛行安全是把在我自己手里的,但我就好像是高高飛在天上的風箏,那條線永遠牽在你的手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