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常年-35℃,在戍邊人心中的卻是另一番模樣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偉強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4-13 22:01

我心中的烏拉蓋

■北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烏拉蓋雷達站排長 李偉強

北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烏拉蓋雷達站官兵頂風冒雪搶修裝備。鞠佔生 攝

春回大地,錫林郭勒大草原逐漸恢復了生機。經歷了寒冬的風雪洗禮,營區外的一排白楊樹更加高聳挺拔,鐫刻著“烏拉蓋模範雷達站”幾個大字的巨石,巋然屹立在營院中。

19歲那年,我成為一名軍校學員。校園里的櫥窗文化,讓我領略了一個個英雄雷達站的傳奇故事——甘巴拉,藏語意為“無法超越的山”;“紅色前哨”海洋島,“一滴淡水”保戰備;漠河,極寒“北極第一站”;烏拉蓋,“天邊草原”的明亮眼楮……

軍校時光轉瞬即逝,畢業之際,我被分配到北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烏拉蓋雷達站。

連隊駐扎在距中蒙邊界80公里處的錫林郭勒大草原深處。听說那里-35℃的氣溫每年要持續5個月之久,在那里,我即將邁開軍旅生涯的第一步……

火車飛馳,最終停靠在距離雷達站最近的車站。可要想抵達雷達站,還要轉乘六七個小時的長途客車。

時至深秋,草原上已是一片銀裝素裹。車窗外寒風呼嘯,卷起道路上的積雪……我在心里給自己鼓勁︰“不吃苦中苦,難成大事業。”

“小伙子,你是第一次到草原吧!”在我身旁的座位上,一位老大爺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交談中,我得知,老人名叫韓巴特木,是東烏珠穆沁旗牧民,他居住的巴音胡碩鎮,距雷達站僅幾公里路程。幾十年來,這個邊境鄉村的牧民與雷達官兵親如一家。

听說我是初來雷達站報到的畢業學員,老大爺講起一個在當地牧民中流傳的英雄故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