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已成美軍空中作戰發展方向

來源︰中國青年報作者︰王鵬責任編輯︰柳晨
2018-04-24 08:45

今年3月22日,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發布了一段名為《空軍2030——召之即來》展示美軍未來空中作戰構想的短視頻。視頻所展現出的未來空中作戰新形態,給人以極大的震撼,特別是短片充分體現了智能化技術在未來空中作戰中的深度嵌入,表明智能化已經成為美軍空中作戰的未來發展方向。

美軍近年來在空中作戰的各個領域廣泛開展了基于人工智能的技術開發與項目研究,其中重點是在情報偵察、指揮控制等領域。

在情報偵察領域,美軍將人工智能技術視為未來情報偵察監視體系的支柱。特別是將人工智能技術用于處理和分析海量情報數據是在這一領域最重要和最強烈的應用需求。在指揮控制領域,美軍大力推動運用智能化技術輔助指揮官決策。當前,美國空軍已將多域指揮與控制作為優先發展事項,即從全球傳感器、平台及武器網絡收集數據,迅速融合形成可支持作戰行動的情報。

在人工智能技術的牽引下,美軍以引領軍隊發展、搶佔戰略制高點為出發點,率先展開新型作戰概念的研究與實施。2017年4月26日,美國國防部宣布成立由國防部情報和作戰支援主管沙納漢中將擔任主任的“算法戰跨職能小組”,正式提出了“算法戰”概念。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表示,“國防部必須在各種行動中更有效地融入人工智能與機器學習,以維持對日益強大的競爭對手的優勢”,這正是人工智能技術在作戰理念領域的集中體現。

在智能化作戰的大趨勢下,美軍空中作戰體系的建設正在進行全方位的轉型與轉變。其中,最突出的體現就是加大無人機系統的比重和無人機平台自身的變化。

一方面,美軍空中作戰體系中的無人機系統比重大幅增加,角色也發生了根本性地轉變。在此次美國空軍公布的未來空中作戰視頻中,有人機已經由過去最靠前的“戰斗員”角色轉變為戰術“指揮員”+“控制員”的角色,各型無人機則由過去“保障員”的角色轉變為前出突擊的一線“戰斗員”。這一點在美軍近年來展開的相關驗證演示試驗中已經展現出來,從2012年的“忠誠僚機”項目到2015年的“體系集成技術與實驗”項目,有人機與無人機的協同作戰已經由最初的“一拖一”發展為“一拖多”的編組模式,從而展現出未來空中作戰新體系的構型與形態。

另一方面,隨著無人機系統在空中作戰體系中角色的變化,其自身性質也在發生轉變。特別是其正在由過去成本高昂的高精尖大型平台轉變為由智能系統操控的可大量消耗的微小平台。這使得未來空中作戰中,數量優勢再次成為體系對抗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

近期,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向雷聲、諾斯羅普•格魯曼和洛克希德•馬丁等軍火公司授予了進攻性蜂群戰術項目第一階段的合同,目的就是開發小型空中無人機和地面機器人,能夠以250個或更多數量進行蜂群行動。這些蜂群可以由廉價系統組成,即使在戰斗中失去許多個體無人機,對其完成主體任務的能力也幾乎沒有影響。

盡管美軍在智能化空中作戰技術發展與應用上已經取得明顯的優勢,但是並沒有減緩向前推進的步伐和放松前驅引領的勢頭。美軍通過鮮明的戰略牽引和領先的技術創新強力推動其快速發展。

在戰略牽引上,美軍“第三次抵消戰略”已將以自主系統、大數據分析、自動化等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列為主要發展方向。今年3月14日,在美國國會眾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新興威脅與能力小組委員會召開的“2019年國防部科技項目預算申請”主題听證會上,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局長史蒂芬•沃克提出了該局確定的全球戰略優先事項,“可解釋的人工智能”被列為核心項目。

今年4月初,美國國防創新委員會主席施密特請求國防部在人工智能領域開展更多活動,其特別強調中國最新的人工智能國家戰略將“威脅”到美國在此領域的領先地位。對此,美國國防部表示已經開始著手制定自己的人工智能戰略。

以創新機制加速技術創新發展是美軍始終保持技術領先的根本。美國空軍作為美軍中思維最活躍、理念最開放的軍種,采取了極具軍種特色的技術創新機制。2018年1月11日,美國空軍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市舉行了AFwerX創新樞紐的運行儀式。這一新概念設施旨在以開放式、非傳統途徑聚合創意和創新,創造“顛覆性技術”,用于解決國家安全問題。美國空軍之前還在佛羅里達州的坦帕市成立了一個名為SOFwerX的創新樞紐,用于解決空軍特種作戰領域的問題。這些美國空軍建立的“創意坊”充分體現了其對新概念、新技術運用的極度渴求。

在這些新概念“創意坊”中工作的人員除了美國空軍官員,還有大量工業界和地方高校人員參與。他們將圍繞美國空軍新的任務領域開展研究工作,提出新創意、新方法和新的解決方案。因此,這也是美國空軍在技術創新領域軍民融合發展的典型做法。對美國空軍來說,先進的技術基礎始終是取得未來空中優勢的決定性因素。

(作者單位︰空軍工程大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