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空軍雷達兵某旅旅長曹開富︰我們凝望天空,祖國注視我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小菁 劉漢寶 陳磊 焦義寶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11-20 02:07

如今,隨著空軍實戰化訓練深入推進,雷達兵時刻瞪大眼楮、緊盯方寸屏幕,以沖鋒的姿態戰斗在祖國最前沿、戰斗在空防預警的第一線。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對話空軍雷達兵某旅旅長曹開富——

我們凝望天空,祖國注視我們

■解放軍報記者 陳小菁 特約記者 劉漢寶 通訊員 陳 磊 焦義寶

夜幕降臨,曹開富站在山頂上凝望著夜空。

身為空軍雷達兵某旅旅長,曹開富無比熟悉他腳下站立的山頭,無比熟悉他仰望的夜空。

“春夏秋冬,山頭的風景不一樣,頭頂的星空也不一樣。”這位有著30年軍齡的雷達老兵,早已習慣了這種凝望,也習慣了從這種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凝望中“尋找不一樣的風景”。

目光敏銳了,才能尋找到不一樣的風景。某種意義上,雷達兵的“風景”閃爍在不斷刷新的一方方屏幕上。

那是一個個由精確數據組成的線,以及這些線相連疊合而成的網。這些電磁波交織而成的線和網,便是雷達兵守望祖國領空安全的“目光”。從黃海之濱到戈壁荒漠,再到雪域高原,曹開富和戰友們的目光,匯聚在無數凝望天空的“目光”里。

凝望天空,守望祖國。無論是人的目光,還是雷達的“目光”,曹開富都將這種凝望看成是一種錘煉。

都說高處不勝寒,此時此刻,錘煉曹開富和戰友們的,不僅有山頂的高和寒,還有夜幕里山腳下萬家燈火的暖。

“你看那萬家燈火,多像無數雙看著我們的眼楮。那是父母妻兒的眼楮,也是無數家鄉父老的眼楮。” 曹開富說,“我們凝望天空,祖國注視我們。”

空軍雷達兵某旅旅長曹開富

“要有出息,長大了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一路穿越車流擁堵的街道,駛過熙熙攘攘的鬧市,來到空軍雷達兵某旅官兵駐守的山腳下,已是華燈初上。

汽車沿山路上行,拐了一個又一個彎,上了一個又一個陡坡,我們終于來到山頂上。沿著山坡而建的雷達站營區和陣地,漸次出現在眼前。

30年前,還是新兵的曹開富,上山走的也是這樣一條路。當時“幾乎是閉著眼楮,不敢朝下看”。如今這條路,曹開富“熟悉得就像自己的掌紋”。

路,越熟悉就越感到近,越陌生就越感到遠。

30年前的這個山頭,對于曹開富來說,不僅是一個陌生的地方,還是十足的遠方。

曹開富一口“東北腔”,誰也想不到他出生在江西的鄱陽湖邊。從小到大,他的世界,“除了頭頂的一片藍天,就是眼前的一片湖水”。

高中畢業那年,在縣城造船廠工作的父親想讓曹開富到船廠工作。但曹開富始終記著母親的一句話︰“要有出息,長大了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那年,一心想要“走出去”的曹開富報名參軍,拿到了空軍部隊的入伍通知書。

啟程去部隊,曹開富第一次坐輪渡。看著船頭犁開湖面,感受湖面上的風拂過臉龐,興奮的他,想象著以後的路可以像眼前這片水域一樣越走越寬闊。

坐火車,倒汽車……歷經7天抵達東北某邊防雷達站,站在山頂的曹開富,視野里一片雪白。

新訓後分配下連,曹開富給家里寫了一封信︰“這里離家挺遠,我們的職責是踏踏實實給祖國看好天空。媽媽想我的時候抬頭看藍天,兒子和您看到的是同一片天。”

盡管家信寫得豪情滿懷,但漫長的北方冬季,無時不在考驗著這位第一次出遠門的南方兵。家鄉的濕潤空氣,似乎永遠也吹不到北國。即使在地圖上,從家鄉到雷達站的距離用一個標尺就能丈量,曹開富還是感受到了一種實實在在的遙遠。

下連後,曹開富干的是雷達站最苦的油機員。他的味蕾和腸胃逐漸適應“白菜、土豆、蘿卜”這“老三樣”,雙手皮膚也在每天的揉搓中,適應了擦油機的洗衣粉的“殺傷力”。有時任務緊急,他白天黑夜“連軸轉”,能睡個囫圇覺都是奢侈。

“雷達站的崗位看重技術,提高本領才能有出息,有出息將來才能走得遠。”老班長的這句“老生常談”,在曹開富心中喚起無窮干勁。多年以後,回望成長歷程,曹開富常常感慨,“有出息,走得遠”是他人生的勵志關鍵詞。

兩年後,曹開富再一次走向遠方——他考上了原空軍雷達學院。這一次,曹開富的心情大不相同︰當初離開家,只是一種單純的興奮;這一次離開雷達站,興奮里還有著一種對未來的規劃和期待。

那是20世紀90年代,海灣戰爭爆發不久。戰爭作戰樣式的變化給曹開富和戰友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

大學三年,他利用假期上高原、下海島,有機會見識了一些“既一樣又不一樣的雷達站”,對教員的這句話更加感同身受︰“高山海島之巔有很多雷達站。一座座雷達站連接在一起,就構成了守望祖國天空的天網。”

軍校畢業,曹開富回到老部隊,申請去了一個更偏遠的雷達站。此後,他的人生輾轉奔波在一個又一個山頭,直到成長為雷達兵某旅旅長。

30年雷達人生,無數次用電磁波的“目光”凝望祖國的天空,在老母親和老班長眼中,有出息的曹開富,越來越對“遠方”有了不一樣的理解——

“很多時候,讓你抵達遠方的,不是離開,而是堅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