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青春與藍天相遇︰空軍西安飛行學院開展夜間飛行訓練

來源︰空軍新聞 作者︰梁嘉軒 李岩 發布︰2019-12-20 10:13: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當青春與藍天相遇,當夢想與戰鷹共舞,當個人理想融入家國邊關,“飛行學員”,這個本就充滿夢幻色彩的稱謂,便因肩扛的責任與衛國的情懷更顯赤子丹心。

寒冬之時,空軍西安飛行學院某旅展開夜間飛行訓練,飛行學員們又一次練翅豐羽,朝著成為一名合格飛行員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日暮時分,準備進入夜航的飛行現場。

新大綱施訓以來,飛行訓練全面面向實戰化,這不僅對學員的技戰術水平提出了高嚴要求,更對他們的身體和心理發起了新的挑戰。一路走來,“雛鷹”們劈荊斬棘、未曾退縮,只因他們都懷揣著一顆炙熱的“飛行初心”。


飛行學員使用風擋進行地面準備。

20多年前,飛行學員何映寰的父親就曾一心向往飛行,卻最終與那身飛行服失之交臂。在何映寰的記憶中,在自己很小時,父親就給他講關于“飛行”的故事,從萊特兄弟到“列寧號”,從老航校到抗美援朝空戰……那時的何映寰特別喜歡疊紙飛機,看著紙飛機在空中滑翔,他仿佛看到了父親講述中的那些生動畫面。


刻苦訓練的何映寰。

埋下種子,靜待發芽。“我想擁有一頂自己的‘金頭盔’,更想盡自己的最大力量守衛祖國藍天,沒有什麼比這更具吸引力。”18歲,何映寰高考結束,飛行夢想開始熊熊燃燒。能力素質比較全面的他通過層層考核後,面臨民航和空軍的抉擇。有朋友勸他︰民航待遇優渥、出飛率高、職業風險較低,何樂不為?何映寰不以為然,堅定地選擇了空軍,選擇了熱血與榮光,選擇了繼承先輩遺志、捍衛祖國領空,成為了一名空軍飛行學員。


如今自信滿滿的何映寰。

而他的同窗戰友史晏松,在面臨同樣人生抉擇時,比他還早了三年。2011年,空軍飛行少年軍校首次在長春招生,彼時還在讀初二的史晏松看到這則消息後,便萌動了學飛行的想法。一年後,史晏松取得優異的中考成績,執意放棄省重點高中而選擇了少年軍校。

“我想完成自己的夢想,我想成為鋼中之鋼。”隊列會操、學唱軍歌、瞻仰空軍英模……自那時開始,15歲的史晏松就過上了軍事化管理的中學生活。

離開父母、面臨與大多數同齡人截然不同的環境,也曾有辛酸、無助涌上過心頭,可他從未有過半點退縮,他懂得︰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在空軍航空大學學習期間的史晏松。

飛行,是兄弟相約共赴的並肩戰斗。史晏松在航空大學一待就是7年,他笑言︰“這些年,最讓我難以忘懷的,莫過于那些堅守著共同理想的戰友和我們一起創造的集體。”他記得,他們一同在軍旗下的莊嚴宣誓;他記得,他們在星空下對未來的美好憧憬;他更記得,戰友們轉身離去的那一刻……

從入學少年軍校到改裝高教機,由于嚴格的淘汰機制,如今只剩下寥寥數人還在向著合格飛行員沖刺。“我們飛不上了,就指望你們了!”學飛的路上,他不止一次听到這句話,也從未敢忘卻這份托付。

“我不敢有絲毫懈怠,因為我的身上承載著太多希望。我要飛出來,完成我們共同的使命。”史晏松說,那些遠去的目光最能給他力量。


飛行前史晏松檢查飛機尾噴口。

有戰友情深,更有暗暗較量。飛行學員王宏杰和王宏遠是一對孿生兄弟,2015年,他們一同招飛入伍,就此展開了一場至今仍未結束的“長跑賽”。

初入學時,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和教官的嚴厲要求曾讓王宏杰一度感覺吃力。“從小到大,我們就一直在被對比中誰也不服誰,難道這一次你要認輸?”看似言語中充滿挑釁的哥哥王宏遠,其實也在咬牙堅持著應對各種挑戰與突破,他只是想有朝一日,能和弟弟共舞藍天。

飛行,是勇者挑戰自我的奮發之路。要想“很酷”,先要“很苦”,王宏杰當然明白哥哥的心思。于是,每晚體能加練時間,他俯臥撐、仰臥起坐、深蹲各做300個;別人輕裝長跑,他偷偷在小腿綁上沙袋;做引體向上,他不知磨出了多少個血泡。

滴水成河,王宏杰終于迎來了蛻變。兄弟倆圓滿完成初教機訓練任務。如今,王宏杰在西北大漠改裝高教機,而哥哥則在嘉陵江畔改裝運輸機。他堅信,未來他們兄弟倆一定能夠“比翼齊飛”。


閑暇時間,王宏杰(左)與戰友林謙彈唱吉他。

“霍去病大將是我一直崇拜的英雄,當我來到這片與他密不可分的土地上時,報國之心便澎湃不息。”飛行學員林謙告訴筆者,他曾無數次想象著20歲的霍去病在腳下這片熱土上征戰沙場的模樣。而“金戈鐵馬入夢來”也成為他自身的真實寫照。

無論是學習理論知識還是地面準備,無論是首次單飛還是夜航,林謙總是呈現最好的狀態,竭盡所能讓自己的羽毛豐厚得快一點、讓自己的翅膀生長更剛強一些。他盼望著自己真正為國效力、拼戰空疆那一天的到來。

相對于地面上的困難,最讓“雛鷹”懼怕的無疑是對空中環境的不適應。飛行學員朱楚洋回憶,雖然進行了充分的滾輪、旋梯訓練來鍛煉平衡能力,但他第一次駕機升空還是非常不適。

“我這樣適合飛行嗎?”“大多數人都會有不良反應,關鍵在于你自己想不想飛下去。”教官一語點破了朱楚洋,克服生理問題還是要靠構築心理防線解決。為此,他堅定信心,發奮學習航理知識,整日泡在器械訓練場。戰友戲稱,那時的朱楚洋完全就是“旋梯上的魔力轉圈圈”。


飛行前,朱楚洋檢查機械指示標桿。

後來飛行時,朱楚洋憑借嫻熟的技術、沉著的心態和一顆不服輸的心,他越發體會到飛行的樂趣,越發沉迷于座艙外那美麗的天際線。

按新大綱施訓以來,飛機機動性能被最大限度開發,一批大過載戰術動作成為必修課目,朱楚洋曾經十分擔心,面對更高強度的訓練,他能否順利“闖關”。


深夜里,仍在認真學習的朱楚洋。

後來,旅里組織的一場飛行事跡報告會給了他信心。“當我飛在雪域高原上,看到那些美麗的風景時,心中只想著,祖國的壯美山河一寸都不能丟。”服役于一線作戰部隊的學長用親身體驗道出了一名飛行員的責任感與榮譽感,這句話在朱楚洋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面對當下和未來的各種挑戰,朱楚洋表示早已做好充分準備。


初教機訓練階段的林謙。


一次次滑出起飛線,練翅藍天中。

那書桌前奮筆歸納時的眉頭緊鎖,飛行現場從容自信的操縱,傍晚操場上揮汗如雨的奔跑……都匯聚成飛行學員們雙眸中堅定的目光。

“飛上最好的飛機,去最前沿的陣地。”是空軍飛行學員們的心聲。正是抱著這份“飛行初心”,他們一路奮進一路高歌,他們一往直前無所畏懼。


微笑面對挑戰的飛行學員。

攝影作者︰劉其濤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