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做一朵祖國藍天上的傘花,她沿著父親的航跡放飛夢想!

來源︰軍報記者 發布︰2020-01-21 10:11:08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來到空降兵部隊,新畢業干部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高空跳傘。由于從小听慣了父親陳正輝高空飛行的經歷,陳宇環對于跳傘並不恐懼。那是勇敢者挑戰的藍天,也是她向往已久的藍天。

“閨女,跳傘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明天我和你媽去看你。”跳傘日前夕,陳正輝在電話中再三叮囑安全事項,顯得比陳宇環還緊張。听聞父母打算到著陸場去,陳宇環連忙制止︰“你們去,反而讓我分心。”

2019年10月21日,這是讓陳宇環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既是陳宇環的首個跳傘日,也是她23歲的生日。

那天,陳宇環背著傘包和戰友一同登上飛機。誰承想,飛機起飛後,一種令人窒息的緊張感瞬間襲來。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為了活躍氛圍,投放教員帶領大家唱起《生日快樂歌》,這讓陳宇環感到既意外又驚喜。

“好好跳,下去以後我們再給你過生日!”投放教員一邊說,一邊朝陳宇環豎起大拇指。

“沒問題,看我的!”陳宇環給教員回了一個大拇指。

飛機很快到達預定著陸場,機門打開,隨著跳傘信號響起,陳宇環緊隨戰友勇敢躍出機艙。天空是那麼藍,那麼美,原來這就是父親一直熱愛的藍天。

1

陳宇環的父親陳正輝是空降兵部隊的一名飛行員。多年來,陳正輝飛行任務繁重,父女倆聚少離多。

小時候,“父親”這個概念在陳宇環腦海里是模糊的。一次,陳正輝休假到家,滿懷欣喜地跑過去抱住陳宇環。陳宇環看了父親一眼,哭著要從陳正輝的懷里掙脫。陳正輝一臉無奈,只好將陳宇環放下。

陳宇環上小學後,陳正輝回家的次數比前些年多了一些。每次回家,陳正輝都會帶陳宇環看電影。父女倆愛看《精武門》《霍元甲》,影片中的英雄讓陳宇環崇拜得五體投地。

“爸爸,我長大了也要當英雄。”陳正輝輕輕撫摸著陳宇環的小腦袋,臉上露出笑容。

在陳正輝服役的機場周邊,有一條大水溝,夏天會有很多小龍蝦。一到下雨天,小龍蝦還會順著水溝往上爬。雨後,陳宇環會第一時間提著她的小紅桶,拉著陳正輝去抓小龍蝦。

一次,陳宇環看著父親抓不過癮,非要自己親自抓,卻被小龍蝦夾住了手指。她一著急,摔了個屁股蹲兒,疼得直哭,回去後還到母親那里“告狀”︰“都怪爸爸沒看好我,讓小龍蝦咬到我了”,陳正輝見狀哭笑不得。

最令陳宇環興奮的是,跟著父親陳正輝去看飛機。那次,陳正輝把陳宇環帶到停機坪,不到10歲的陳宇環看到飛機後高興地尖叫了起來。“一顆當軍人的種子就是從那時埋下的。”陳宇環笑著說。

直到15歲以後,陳正輝才慢慢地告訴陳宇環,飛行員是一項高風險的職業,並跟她講述自己在飛行中遇到的各類特情。她覺得父親是那樣的偉大,她也想走進他的世界,了解那個世界。

2

2016年9月,陳宇環考入軍校。新訓中,高強度的訓練讓她感到“度日如年”。一次,陳正輝打電話過來,剛開口問了一句“累不累”,電話這頭的陳宇環就忍不住大哭起來。

“閨女,一定要堅持住,軍人就要學會吃苦,現在不吃苦,以後你會吃更多的苦。” 陳正輝連忙安慰。

陳宇環堅信父親說的話,因為她知道,相比父親駕駛戰鷹,自己眼前的這點苦根本不算什麼。

在新訓後期的一次拉練中,陳宇環因身體不適發燒,作為班長的她死活不肯上救護車,硬著頭皮走完了全程,到達終點時嘴唇都變紫了。“爸,這次拉練我全程沒有掉隊,閨女沒給你丟人!”事後,跟父親打電話匯報時,陳宇環言語中充滿驕傲和自豪,絲毫不提生病的事情。

時光飛逝,3年的軍校生活轉眼間結束。畢業後,陳宇環幸運地分到了父親所在的空降兵部隊,雖然不在同一個旅,但至少她離父親更近了。

下部隊前,陳宇環利用短暫的假期到部隊看望父親。這一次,陳正輝跟她聊起了職業規劃,也聊起了軍旅感悟。“閨女,既然當了空降兵,以後要準備好迎接風險。” 陳正輝意味深長地說。

“不就是跳個傘,能有多危險?”陳宇環很不解。

“跳傘只是一個方面,就拿你老爹來說,每次升空執行任務,能夠安全著陸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陳正輝的話,陳宇環似懂非懂,也許只有親身經歷過,才會理解其中的深意。

3

那天安全著陸後,陳宇環背著傘包返回時,隱隱約約看見遠方兩個熟悉的背影,是父親和母親。還沒等她走近,兩人已不見蹤影。

現場保障人員告訴陳宇環,她的父母很早就來到著陸場,還驕傲地告訴大家“23架次第4名就是我們的女兒”。可陳正輝怕陳宇環分心,看到陳宇環安全著陸後,便悄悄離開了。

跳傘結束後,陳正輝一本正經地打電話問陳宇環︰“閨女,今天跳傘順不順利啊?有沒有受傷啊?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媽媽祝你生日快樂。”

“挺好的,一切順利,晚上大家還給我過了生日。”此時,陳宇環的淚水早已在眼眶里打轉。

第二次跳傘中,由于空中氣流不穩,陳宇環和一名戰友差點發生兩傘相插的險情,看到對面的戰友迎面而來,她先是心里一緊,想到父親經常跟她說的遇到任何事情要沉著冷靜,她立刻回想特情處置方法,果斷拉下右棒,最終兩具傘“擦肩而過”,有驚無險。

“跳傘如此,那飛行呢?”經歷了這次跳傘特情,陳宇環似乎更加理解了父親的不易。那些曾經被父親“輕描淡寫”地講出來的飛行特情,真正的情況該有多緊急、多危險。

經歷過臨空一躍的興奮,也經歷過驚心動魄的險情,陳宇環終于理解了父親,也懂得了一名軍人應當肩負的使命和責任。她將繼續沿著父親的航跡放飛夢想,做一朵祖國藍天上美麗的傘花。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