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寫有“人民空軍”的隔離服,就什麼都不怕了

來源︰陝西日報作者︰秦驥 王煜 任偉鋒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4-10 23:23

“我是一名黨員、一名軍隊醫務工作者,救死扶傷、解除病人病痛是職責,更是使命。”4月2日,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的護士仲雅在日記中這樣寫道。疫情防控救治一線,一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在空軍軍醫大學第一批抽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人員中,黨員佔到了68%。“80後”的仲雅,正是其中一名沖鋒在前的白衣戰士。

1月24日,農歷大年三十凌晨,電話突然響起︰“仲雅,軍隊抽組醫療隊支援武漢,你能不能上,家里有啥困難沒?”听到護理處助理員的問話,仲雅頓時清醒,從床上坐了起來,沒有過多思索便答道︰“上!什麼時候出發?”

掛掉電話,看著身旁熟睡的兩個孩子,她不禁感到一陣內疚。由于工作繁忙,平時都沒有時間陪孩子,晚上剛剛答應孩子們,春節假期要好好陪他們,這次又要爽約了。“在那邊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把工作干好,家里你就放心吧。”丈夫李奇早已習慣了仲雅經常“爽約”,一邊叮囑一邊默默地幫她收拾隨行物品。

這已經不是仲雅第一次受命參加非戰爭軍事行動。作為一名有著10年黨齡的黨員、空軍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野戰醫療所的老隊員,仲雅再一次選擇逆行。

防護感控培訓、操作流程規範、人員排班優化……跟隨醫療隊抵達武漢後,作為護理小組負責人,仲雅迅速進入工作狀態。“我是黨員,有重癥監護專科護士經驗,請求前往。”醫療隊選派隊員進入對口支援的武昌醫院重癥監護室時,仲雅主動請纓,與19名黨員骨干首批進入,對接了解病區情況,提前制定工作流程,為後續收治做好全面準備。

“阿姨,想喝水了您給我說。”“叔叔,現在好點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大媽,您有什麼需要,就隨時叫我。”在武昌醫院重癥監護室,仲雅始終帶頭沖鋒在救護一線,先後參與13名危重癥患者的全面護理。每天上班,她都會提前評估每名患者的病情。但隊友們很快發現,仲雅也有自己的“私心”,把急危重和護理難度大的患者都留給了自己。

病房內,穿著厚厚的防護服,來回奔波忙碌,經常讓仲雅熱得透不過氣。防護用具穿脫流程嚴格,中途出來喝水或上廁所,就得重新換一套。為了節省更多時間救治患者,仲雅進入病區前都不願多喝一口水。提前一個小時到崗接班,一個班次不吃不喝,錯過飯點,是常有的事。在一次和丈夫、孩子視頻時,看到媽媽臉上道道印痕,電話那頭的兩個孩子抱著爸爸放聲大哭。仲雅急忙安慰孩子,說自己是去幫助“打怪獸”了。掛完電話,不懼艱辛、總是沖鋒在前的仲雅忍不住蒙著被子哭了。

轉戰火神山醫院後,仲雅被分到了收治急危重患者多、治療護理難度大的重癥醫學一科。開始收治患者的前兩天,與隊友們規整物資、設置流程、優化預案……整整48個小時里,仲雅只睡了4個小時。她常說,護士是病情觀察的第一人,尤其在重癥病區,必須時刻盯住監護指標,隨時做好搶救準備,容不得半點懈怠和馬虎。在重癥患者救護一線,這個與“死神”掰手腕的高危地帶,仲雅用精心施救和悉心護理守護著每一名患者。

“叔叔,阿姨說一定要多注意休息。”“阿姨,叔叔說讓您別擔心,他在您身邊,大家一起加油。”病房內,仲雅和隊友在全力救護的同時,也當起了同病房一對夫妻的暖心“傳遞員”。

重癥患者出現腎髒等多髒器衰竭,往往需要連續性腎髒替代輔助治療。作為病區唯一的血液淨化專科護士,仲雅會提前擬定物資清單,制定操作流程和預案,為隨時而來的搶救提前做好充足準備。“說實話,真的累,進病房前也會害怕,但穿上寫有‘人民空軍’和自己名字的隔離服,就什麼都不怕了。”仲雅說。

(記者 秦驥 通訊員 王煜 任偉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