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熱搜的空降兵某營營長周立文︰曬出的水泡是我的抗洪“勛章”

來源︰國防在線客戶端作者︰蔣龍 熊浩 禹雲飛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8-26 15:34

上熱搜的空降兵某營營長周立文︰曬出的水泡是我的抗洪“勛章”

■蔣龍 熊浩 禹雲飛

7月14日,空降兵某旅防汛分隊在洪獅大堤組織圍堰作業。圖為周立文帶著官兵在訓練間隙展示水泡“勛章”。

一張特寫照片,讓周立文登上熱搜。

身處大堤之上、泥濘之中,微微抬起的胳膊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水泡……談及那張讓他在網上走紅的特寫照片,空降兵某營營長周立文笑了笑︰“對一名軍人來說,這點皮肉傷不算啥。”

“拿槍能打仗,拿鍬能抗洪。” 7月9日,在接到上級命令後,周立文帶著400余名官兵凌晨兩點出發,趕赴洪湖地區緊急支援防汛抗洪。對他來說,不同的戰場,軍人有著相同責任和使命。

7月11日,空降兵某旅防汛分隊在洪湖市三八湖堤構築子堤,排除險情,他們利用抗洪間隙時間,組織重溫入黨誓詞儀式。圖為周立文領讀誓詞。

1

千丈堤,以螻蟻之穴潰。現場情況遠比大家想象中更加嚴峻。

7月18日和19日,防汛遭遇了“搶險時速”。

預報的暴雨大風天氣如約而至,部隊緊急開拔,在洪獅大堤跨晝夜值守。

暴雨連綿,連續半個多月的水位超警,長時間的高水位浸泡,使得防汛形勢更為嚴峻。

到達堤壩附近後,周立文立即叫來黨員突擊隊,揣起手電,拎上竹竿,直奔大堤。

“按照當地防指安排,當晚任務是就近值守,原本不需上大堤。”回憶起當晚情形,連長姚奎說。

起初,大家對營長的決定有些疑惑︰任務已經明確,又機動了近2小時,此時不是應該抓緊時間養精蓄銳嗎?

然而,上堤之後,眼前的景象讓大家瞬間清醒︰大堤內坡面,用于防浪的豐茂水草已經被洪水掀到上斜坡,電線桿一般粗的防浪靶,有些也被洪浪沖散。強勁的浪花正不斷舔噬堤頂的泥土,形成渾濁的泥水,向大堤外坡面流淌。

“必須進行地毯式巡查,不放過任何角落。”

上大堤的路只有一條且寬不足3米,他一遍遍驗證官兵上堤、下堤需要的時間。

19日上午9點,指揮部通報一處30米內脫坡。

現場,堤坡受到水滲透,發生散浸,導致土壤結構被破壞,內坡整塊向下滑動,一旦形成潰口,後果不堪設想。

他立馬集合黨員突擊隊,將人員編組,劃分好任務和區域,投入緊張的搶險作業。

大堤上,隊員們鐵鍬翻飛。散浸地段,大家結成小組,挖濾水溝,風浪襲堤,就搶築子堤,並用彩條布和枕耙來減小對堤身的沖擊力。

連續作戰,搶的是時間,拼的是意志。一上午,泥水、汗水、雨水交織在一起,突擊隊員們在風浪面前用身體築起一道道堤壩。

7月13日,空降兵某旅防汛分隊在洪湖市三八湖堤構築子堤。圖為周立文在一線指揮。

2

算起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和洪水“過招”,周立文也是抗洪戰場上的“老兵”了。

四年前,他還在榮譽連隊當連長,受命帶著連隊60余名官兵前往湖北應城執行搶險任務。

“危險、緊張,又興奮。”提及那年抗洪,周立文眼神堅定。

當時,應城漢北河河水漫溢,水位持續上漲,沿河居民房屋受災比較嚴重。夜里,接到營里命令,周立文帶著連隊4名參加過抗洪的老黨員,組成黨員先鋒隊,乘沖鋒舟搜救、轉移被困群眾。

一棟兩層居民樓被洪水圍困,受困老人行動不便,在二樓窗口呼喊求救。

暗夜,面對未知的洪流,周立文不禁有些發怵。還沒等回過神來,4名老班長纏上救援繩、叼著手電筒,一躍而下。

齊腰深的洪水中,雙腳陷入淤泥,每挪動一步都十分費力,他們手挽手搭人牆,慢慢將老人接出,安置在沖鋒舟上。

那一刻,周立文感覺老班長胳膊上的黨員袖標無比鮮艷,“抗洪戰場上,黨員就是要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

“堅強有力的黨組織,是奪取抗洪救災勝利的關鍵。”第一次作為連隊主官執行重大任務,這是周立文總結出的“金點子”,他帶到了這次抗洪戰場上。

7月初,湖北地區暴雨不斷。

洪湖作為湖北省內最大湖泊,防汛形勢逐漸嚴峻。周立文所在的空降兵某旅听令進行抗洪搶險行動準備。

“有任務,請讓我們先上!”周立文主動請纓,申請執行抗洪搶險任務。

“去抗洪就是去打仗,絕不能打無準備之仗。”今年5月,周立文所在營嘗過了幾次臨機拉動演練的苦頭,他深諳︰任務隨時到來,只有過細準備,才能萬無一失。

作為營黨委副書記,周立文找到書記朱龍飛商量,成立抗洪搶險行動黨員突擊隊,並擔任突擊隊長。

他帶著隊員們“惡補”防汛知識技能,研究推演預案。

“處理管涌應制止涌水帶砂,而留有滲水出路……”午夜1點,周立文還在帶著次日搶險流程示範的隊員們進行逐環節推演。

果不其然,7月9日深夜,值班室接到洪湖地區防汛出動命令,周立文緊急帶領全營完成馳援洪湖的拉動集結,僅用不到2個小時!

7月14日,空降兵某旅防汛分隊在洪獅大堤組織圍堰作業。圖為周立文組織官兵向漫堤險段運送沙袋。

3

在官兵眼里,周立文就像一根“鋼樁”,牢牢釘在大堤上,更釘在他們的心里。

7月14日,洪獅大堤上保證水位堤段達18.3公里,是當時洪湖抗洪搶險的最重要陣地之一。

一側是逼近堤頂的洶涌湖水,另一側是2萬畝良田、魚池和6500多名群眾家園,堤內外水位差接近3米,高強度的水壓導致堤壩出現大堤內脫坡、滲水洞以及散浸等問題。

上午10時許,氣溫已直逼35℃,地面潮濕,水汽蒸騰,救災現場猶如一個巨大的“蒸籠”。

洪水急,任務重,熱浪猛。

長時間、高強度的作業考驗著每一位救援官兵。

“洪水不退,我們不退!”盡管十分疲憊,但周立文清楚,在任務面前,自己絕不能後退半步。

“95”後戰士莊臣雙臂和脖子被紫外線嚴重灼傷,出現了大面積紅腫與水泡,痛癢難忍,大家都勸他回去休息,他只是進行了簡單的消毒上藥,又投入作業。

“營長年齡比我們大、胳膊上水泡比我們多,他都沒休息,我們也不能休息。”莊臣齜著牙,一手扶著肩上的沙袋,一手指了指周立文胳膊上密密麻麻豆大的水泡。

“當兵受一些皮肉之苦,再正常不過。” 胳膊曬傷長滿水泡的照片被傳到網上,網友紛紛留言表示“心疼”,周立文卻覺得不算什麼,他說,這是他的抗洪“勛章”。

經過一天奮戰,官兵們在洪湖湖畔築起攔水大壩。

“跟著營長出任務,再危險,心里也很踏實。”談起周營長,戰士楊偉杰眼神里滿是崇拜。

68年前,這支部隊在上甘嶺堅守缺水斷糧的坑道43天,與敵人殊死搏斗。

68年後,年輕的官兵咬牙堅持著這場與洪水的較量,再一次將“上甘嶺英雄部隊”的戰旗插在了抗洪大堤上。

沒有誰生而英勇,只是選擇了無畏。抗洪搶險一線,許許多多個“周立文”,牢牢釘在大堤最險處,用血肉之軀在肆虐的洪水中築起了一道道堅不可摧的“迷彩大堤”。

望著大堤上高高飄揚的“上甘嶺英雄部隊”戰旗,他目光堅毅。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有他們在,戰旗就屹立不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