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雛鷹展翅!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成長的中國空軍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孫智英
2020-10-23 10:34

抗美援朝戰爭,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發展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嚴酷的戰爭,加速了我軍由步兵單一兵種,向現代諸軍兵種合成軍隊的轉變,促進了人民軍隊的現代化建設。人民空軍的成長就是典型的範例。

人民空軍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迅速成長

1951年1月21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與美國空軍進行第一次空中交戰。志願軍空4師10團28大隊擊傷美機一架,從大隊長李漢的射擊照相膠卷上看,被擊中的是F-84轟炸機。此時,他們與蘇聯空軍共同升空、學習實戰僅僅一個月。

孫維韜(時任空軍司令員劉亞樓秘書兼翻譯)︰連那個蘇聯專家都不敢相信,就你們這飛行員上去全部送死的。劉(亞樓)司令員說我們等不及了,戰爭就是要在邊打邊建,在戰爭中學習戰爭。

李漢旗開得勝,他在東北老航校的同學們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劉玉堤(時任志願軍空軍第3師7團1大隊大隊長)︰劉亞樓參加會議,他指著名,指著你劉玉堤、你牟敦康、你王海、你林虎這幾個人,你們幾個人,你們能不能像李漢一樣啊?能不能打下飛機來?當時我們不說話,不敢說話,那大會上怎麼說。後來,開完會了,在一塊吃飯喝酒,喝兩杯酒就壯壯膽,酒能壯膽,我去給劉亞樓敬酒去,我說劉司令,李漢能打下飛機來,我們也能打,只要叫我們上,我們就能上,就能打下飛機來!

劉玉堤,空軍一級戰斗英雄,創下一次空戰擊落敵機4架的紀錄。

孫維韜(時任空軍司令員劉亞樓秘書兼翻譯)︰劉玉堤大膽到什麼程度呢?對敵機開炮的時候,不能低(近)于600米,劉玉堤400米就開炮,近距離開炮。那個彈片就眼前爆炸,到那個程度,蘇聯教官感到驚訝,太勇敢了,太勇敢了,他說太勇敢了,你再不打就撞上了。

李漢、王海、林虎、劉玉堤、張積慧、趙寶桐、魯 ……人民空軍的第一代飛行員們,佔位快、攻擊猛、不怕死,用大無畏的“空中拼刺刀”精神,和蘇聯空軍一起建立了著名的“米格走廊”,那就是清川江以北、鴨綠江以南的空域。在200英里的“米格走廊”,制空權不屬于美軍!

趙寶桐,人民空軍歷史上的“空戰之王”,擊落美機7架、擊傷2架,創造志願軍飛行員個人最高戰績。

王海,後來的空軍第五任司令員,率隊與美國空軍激戰80余次,擊落擊傷敵機29架。1952年12月3日,在清川江上空,王海率12架米格-15,對陣美國空軍王牌飛行隊——第51大隊,以6:1的戰績贏得勝利。

王海(時任志願軍空軍第3師9團1大隊大隊長)︰我們膠東有一句話,老子不怕死,腦袋瓜子別在褲腰帶上,只要不怕死,你還死不了,越怕死的人,就先死。我的意思就是這個。對不對?我就想的是,你美國的也是一個人,我們中國人也是一個人,而且我們那個時候是毛澤東思想培育成長起來的,對不對。老子不怕死,什麼都沒有,所以說我帶著的大隊,沒有一個孬種。

2020年8月2日,94歲的王海將軍離我們而去。最後的歲月里,他這樣勉勵年輕的飛行員們。

王海(時任志願軍空軍第3師9團1大隊大隊長)︰哦,飛殲-20啦,希望年輕人,好好飛!

在向蘇聯空軍學習和美國空軍戰斗的過程中,中國空軍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浴火成長,越戰越強。他們在實戰中提出了“一域多層四四制”戰術,高低配合,梯次攻擊,靈活作戰;1951年11月,空8師已能配合志願軍第50軍轟炸大小和島,實施空地聯合登島作戰。到朝鮮戰爭結束時,中國空軍先後有殲擊機航空兵10個師又1個團、轟炸機航空兵3個大隊參戰,擊落敵機330架、擊傷敵機95架。自身損失231架。而到了1953年底,人民空軍已發展到28個師70個團,擁有各型飛機3000余架。

剛才提到,志願軍空軍第一個打下美軍敵機的是英雄飛行員李漢,他來自赫赫有名的空4師。這支英雄部隊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五次入朝作戰,1956年3月,被中央軍委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第一師”榮譽番號。我們來看看傳承這支英雄部隊的年輕飛行員們現在的日常訓練和執行任務情況。

空戰勝利王牌部隊繼續捍衛祖國空天安全

上午9點,一場2對2“空戰”即將展開,代表紅方出戰的特級飛行員姚凱駕駛戰機升空,然而剛剛起飛不久,戰場態勢就發生了變化。

空軍航空兵某旅副參謀長 姚凱︰我的僚機被對手已經鎖定,已經進入不可逃逸區,直接就被對手命中了。

僚機被擊落,意味著姚凱要同時與兩架藍方戰機對峙,想在1對2的情況下取得勝利,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憑借豐富的經驗與默契的配合,僚機在被擊落之前的一個舉動,讓態勢瞬間明朗起來。

空軍航空兵某旅副參謀長 姚凱︰被擊落之前,已經把對手引誘到我的一個最佳發射距離之內,當時我就回轉的時候,我發射一枚導彈,把對手擊落。

1對2的局面瞬間變成了1對1,姚凱經過一連串大載荷的戰術機動,向藍方戰機發動了最後的進攻。

空軍航空兵某旅副參謀長 姚凱︰我找到了我的一個最佳攻擊窗口,發射了一枚導彈,也把他擊落。

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姚凱來自我國第一支航空兵部隊,它的前身就是抗美援朝戰爭中一戰成名的空4師。從2014年起,這支和抗美援朝有著特殊淵源的部隊,已經連續7次執行志願軍烈士遺骸專機護航任務。

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員 余昌義︰我們單位是抗美援朝打出來的王牌部隊,在去迎接烈士遺骸歸國的路上,又去走了一遍這個歷程,心里是很沉重的,但是能迎接他們回家,也是很自豪的。

每次執行護航任務,對官兵來說都是心靈上的洗禮,而這種洗禮,也讓這支部隊的每一個人對保衛祖國和平安寧有了更深切的認識。

雷達上的亮點不斷逼近,一架急速駛來的外軍戰機讓座艙的告警信號持續不斷,但是羅威絲毫沒有退縮的打算。

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員 羅威︰已經看清楚了他的機徽、機號,對方飛機立即向我們壓坡度,壓縮間隔,干擾我們對其進行跟蹤監視。我立即在他尾後做S轉彎,始終在他尾後跟蹤監視,當對方發現通過盤旋、壓坡度等方式無法擺脫我的時候,他們就遠離我方的海岸線,飛向公海。

在最危險的地方維護祖國和平,在九天國門捍衛祖國空天安全。伴隨著人民空軍戰略轉型的不斷深入,這支“王牌”部隊的飛行軌跡越來越遠、任務清單越來越多︰整建制跨區機動、遠海警巡任務、高原實彈打靶……他們創造的“第一”數量屢屢刷新,這些第一也見證著他們在“實戰空軍、轉型空軍、戰略空軍”能力建設中的使命擔當。

剛才,我們還提到了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唯一一次空地聯合登島作戰,就是登陸大小和島,當年執行空中任務的,是空軍另一支英雄部隊空八師。戰爭期間,空八師組建不到一年,就執行我軍首次轟炸任務。如今,在信息化時代,他們的戰斗力怎麼樣?跟隨記者一起走進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團。

“大和島精神”激勵空軍王牌部隊制勝空天

當年在執行轟炸大小和島任務時,空八師經歷過空中作戰九分鐘的極限時刻。

原中國人民志願軍空八師飛行員 楊注魁(87歲)︰我們活著的,我們的戰友在一塊整理的時候,都叫九分鐘的,一般的空戰在一兩分鐘就要解決戰斗,你作為一個空戰來說,打到九分多鐘,這個時間是相當長的,在歷史上都很少見。

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團飛行大隊飛行員 孫起超︰70年前我們轟炸大和島這樣一個英雄事跡,還有這些年我們前出島鏈、前出西太、南海戰巡,現在已經成為常態,這些都是我們這支部隊新時代的作戰使命,所以說在這樣的一支部隊我還是感覺到光榮和自豪的。

70年前,這個師不畏強敵,保家衛國打出了國威軍威,今天,捍衛國家主權和利益,“大和島精神”傳人的底氣變得更足了。在空軍航空兵某師的停機坪,被譽為戰神的轟-6K戰機緊張有序地掛載彈藥,他們將奔赴數千公里之外的陌生地域,對預定靶標展開實彈突擊。

宋春濤從大學畢業就一直在轟戰機作戰部隊服役,執行過多項重大任務,已經安全飛行4000多個小時。

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團團長 宋春濤︰單純去打一枚彈,打某一個目標已經不適合我們當前的一個作戰環境也好,或者將來要面臨的一個戰場也好,這個已經不適應了,更多地考驗我們飛行員是融入體系,我知道我怎麼打、我有什麼能力、我能打什麼樣的目標、我在我打不了情況下,有其他協同的部隊來幫我去完成,彌補我的不足,來達成這一作戰目的。

空軍轟炸航空兵某團副團長 孫陸宇︰對于我們來說,升空就是作戰,只有上去了,即便就是簡單的訓練,也要把它當成實戰化的訓練,去執行這個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