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解放軍報探月特刊∣上九天攬月︰人類夢想之旅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張新 張未 發布︰2020-11-27 06:36: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奔月︰人類夢想之旅

■解放軍報記者 張 新 特約記者 張 未

未來月球基地想象圖。資料照片

嫦娥五號探月任務地月往返示意圖

月球是離地球最近的星體,也是人類探索太空的第一站。千百年來,上九天攬月一直是人類的夢想。

步入21世紀,隨著航天科技快速進步,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探月俱樂部”,人類迎來新一輪探月熱潮。

望月,只是人類美好幻想

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觀察月球,它的清幽與美麗給人以無限遐想。在古老傳說和文學描寫中,月球是吸引人類的殿堂和迷宮。

那時候,人們把對月球的痴迷與贊美,寫成優美灑脫的詩句,廣為流傳——張九齡寫過︰“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李白寫過︰“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蘇軾更是對明月情有獨鐘︰“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人類對月球的探索,還常常具象為令人浮想聯翩的神話故事。嫦娥奔月、吳剛伐桂、玉兔搗藥……不但中國有許多關于月亮的傳說與典故,西方人也同樣對夜空中的這個銀盤充滿了想象。

在英國小說《月中人》中,作者描述了這樣一個月亮︰那里沒有絕望,沒有動亂,也沒有戰爭;月球上的居民們講著音樂一般的語言,有著和地球人相似的長相……

在1865年法國出版的科幻小說《從地球到月球》中,極富想象力的作者預言了火箭發射、失重、變軌飛行、海上回收等航天活動的諸多環節,同後來航天科技發展的實際情況有著驚人的相似。

最初,人類只能站在夜幕下用肉眼遙望遐想。每當月圓之夜,人類不禁會對著黃色“圓盤”上分布的暗黑色區域議論紛紛。在中國古代,人們將這些區域稱為嫦娥居住的宮殿——廣寒宮。

有了天文望遠鏡,人類才一睹月亮的真容。

第一個系統觀測月球的是意大利天文學家伽利略。1609年,伽利略用一架直徑不到3厘米的自制望遠鏡瞄準了月球。盡管非常不清晰,伽利略仍然發現,月球完全不是完美球面上那樣的圓滑,而是一個凹凸不平的球體。

後來,人們才知道月球是一個靜寂的荒涼世界,那些暗黑色區域,實際上是顏色較深的玄武岩,而那些比較亮的地方,則是顏色較淺的斜長岩。

千百年來,人們對月球的向往與探索從未止步,人類一直懷著飛出地球的想法,並用行動續寫著神話與詩篇。從風箏、氣球到飛艇、飛機、火箭、衛星,人類對飛天夢想一路追尋。

繞月,站在宇宙鳥瞰月宮

神話詩詞賦予了人類對月球的美好願景。人類真正的探月之旅,時刻充滿危險,走得異常艱難。

《從地球到月球》早早地預言了人類探月的初始場景︰探險家們飛往月球的工具是一枚容納3人的巨型空心炮彈。

那個年代探月,受限于早期火箭運載能力和航天器設計水平,第一代月球探測器的“長相”如同形狀各異的“炮彈”。這些探測器對月球只能有兩個想法︰要麼從她身邊飛過,遠遠看一眼;要麼就一頭撞上去。

人類渴望到達月球的願望是那樣的強烈︰就在美蘇兩國相繼成功發射人造衛星不久後,一枚枚火箭攜帶各式各樣的探測器開始了向月球進發。

不過,這一時期火箭發射的失敗率高得驚人,每一次成功的“出發”都顯得彌足珍貴。

從1958年到1960年,美國共發射8枚“先驅者號”探測器,只有“先驅者4號”從月球“近旁”60000千米處飛過;1959年1月,蘇聯經歷了“月球計劃”3次任務失敗後,才成功發射“月球1號”,拉開了人類探月的序幕。之後,“月球1號”從5000多千米外掠過月球,成為人類首個飛越月球的探測器。

美蘇兩國科學家的艱辛探索,獲得了一些重要的探月成果——

1959年9月,蘇聯發射了“月球2號”,飛行2天後撞擊月球,成為世界首個在月球表面硬著陸的航天器。1個月後,“月球3號”發射成功,並傳回了月球背面的照片,覆蓋了月球背面約70%的面積;

5年後,美國“徘徊者7號”月球探測器在月球上硬著陸。在撞擊月球表面前10多分鐘里,“徘徊者7號”拍攝了4000多張照片……

這些照片數據,為後續人類登月、無人采樣返回任務奠定了堅實基礎。自此,人類探月進入了一個全新階段。

落月,與月球的親密接觸

“我們選擇去月球,不是因為它很容易,而是因為它很難。”曾經有人對探月做出過這樣的評價。

國際航天界也流行一種說法︰“成功是差一點點失敗,失敗是差一點點成功。”

月球探測是一項非常復雜並具高風險的工程。不少探測器都在著陸前發生致命故障,導致月球軟著陸技術成為這些新興航天勢力的“嘆息之壁”。

從1958年8月11日到2007年9月11日,人類共發射了122個月球探測器,成功和基本成功59個,成功率僅48%。

探月試驗,本身就是在無數次失敗的基礎上堆出來的成功。失敗不會放緩人類進軍太空的腳步,反而更加激勵著人類的斗志與勇氣。上世紀60年代,在美蘇激烈的登月競賽中,他們頻頻交出新的答卷——

1961年,蘇聯航天員加加林駕駛著“東方一號”載人飛船遨游太空,成為人類歷史上首位“太空人”;

1966年,蘇聯“月球9號”和“月球10號”探測器,首次實現了月球軟著陸和環繞月球飛行;

1969年7月20日,人類迎來了航天史上的重要一刻。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同伴奧爾德林,成功登上了月球,並留下了人類在外太空的第一個腳印。從1969年開始的3年里,共有12名美國宇航員登上了月球;

1976年,隨著蘇聯最後一個從月球帶回月壤樣品的探測器“月球24號”成功返回,長達18年的美蘇探月活動畫上了句號。美國和蘇聯分別實現了人的月面漫游和無人采樣返回,他們各自邁出了一小步。而這,是人類邁出的一大步。

返月,迎來新一輪“探月熱”

當時,航天界有一種說法︰“每發射一艘用于登月的‘土星五號’重型火箭,相當于燒掉一艘航空母艦。”

那個年代,在這場高頻率探月活動中,相關國家投入的資金如同天文數字。當熱度降溫後,卻又是近20年的沉寂。

終于有一天,人類迎來新一輪“探月熱”。1994年,美國宇航局發射了“克萊門汀”號月球探測器,發現月球南極可能存在水和冰。

隨後,人類探月計劃再度“上馬”。美國“月球勘探者”號、歐空局“智能1號”月球探測器相繼登月,試圖尋找水和冰;2007年前後,日本、中國和印度先後發射了“月亮女神”、嫦娥一號和“月船1號”,掀起了“亞洲探月”的小高潮。

近些年,人類對月球的探索再度升溫——

美國提出重返月球計劃,並以希臘神話中的月亮女神“阿爾忒彌斯”為其命名。現在外界好奇的是,美國能否如願在2024年前利用新的火箭和飛船把宇航員再次送上月球。除了登月外,美國還計劃在月球軌道上建立一個叫“月球門戶”的平台;

2018年,俄羅斯宣布計劃在2年內發射“月球25號”探測器,重啟從蘇聯時代算起已中止了40余年的月球探測計劃。同年,俄羅斯能源火箭太空公司公布了俄羅斯月球基地計劃的建設路線圖,根據該計劃,俄羅斯宇航員將在2030年後登上月球;

印度于2019年7月發射第二個月球探測器“月船2號”, 嘗試在月球南極軟著陸時突然失去聯系,“月船2號”離最後成功只有“一步之遙”。

如今,探月已不只是“國家隊”的行動。2019年2月,由以色列一家私營機構主導制造的“創世紀”號月球探測器搭乘美國“獵鷹9”火箭,開啟奔月之旅。這一世界上首個非國家發起的探測器登月任務雖然因技術故障失敗,但拉開了民間機構探索月球的序幕。同年5月,美國航天局宣布,已挑選出3家商業公司制造月球著陸器,它們未來3年內將把美航天局的科學和技術載荷運送至月球表面,為2024年美國宇航員登月鋪路。美國航天局還選擇11家美國公司為“阿爾忒彌斯”計劃研發載人登月系統。

“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從探月出發,探索浩瀚宇宙亦是中國人長久以來的偉大夢想和不懈追求。

站在嫦娥五號任務的新高度,回望歷史,人們習慣把“2004年國務院正式批準繞月探測工程立項”作為中國探月事業的起點。

按照中國探月工程“繞、落、回”三步走戰略目標,短短16年,中國探月向世界提交了一份優異成績單︰

從嫦娥一號拍攝的全月球影像圖,到嫦娥二號首次實現我國對小行星的飛越探測;從嫦娥三號成功實現落月夢想,到嫦娥四號實現首次月球背面軟著陸,再到此次嫦娥五號將首次實現地外天體采樣返回……月球探測工程,是繼人造地球衛星、載人航天飛行取得成功後,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又一座里程碑,開啟了中國人走向深空探索宇宙奧秘的時代。

未來幾年,隨著多個新興國家加入“探月俱樂部”,38萬公里外的月球會更加熱鬧。我們期待,在世界探月的征程上,五星紅旗更加耀眼,人類探月迎來更加輝煌的明天。

嫦娥五號探月,劇情格外精彩。解放軍報聯合“我們的太空”公眾號運用全息技術,呈現可視化的“探月大戲”。掃描上方二維碼,觀看嫦娥五號探月的相關新聞。

我們的太空

三十四號軍事室

 

責任編輯︰劉秋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