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中國陸軍>>南京軍區>>正文

南京軍區某炮兵團依托軍網平台盤活閑置資源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海青 朱達責任編輯︰吳昊2014-10-10 03:04

南京軍區某炮兵團依托軍網平台盤活閑置資源

軍網“趕集”,e時代軍營新時尚

二營閱覽室課桌損壞,營部文書王建龍通過“軍營趕集網”,從團文化活動中心調劑來幾張閑置課桌;一營一連戰士楊秀偉參加自考缺少教材,登錄“軍營趕集網”後從兄弟單位戰友那里獲得珍貴學習資料……金秋時節,記者走進南京軍區某炮兵團,欣喜地看到一幕幕軍網“趕集”新景觀。該團保障處處長楊建富告訴記者︰“在社會上,網民依托網絡平台處置交換閑置資產已成為一種時尚。我們適度借鑒這一做法,搭建公用資產調劑使用、私人物品贈送交換的網絡平台,既盤活軍營閑置資源,提高公用資產的科學化管理水平,也為官兵的訓練、學習、生活帶來諸多便利。”

由于缺乏信息溝通,許多好東西成了“雞肋”

一聲呼喚,喚醒軍營的“沉睡資產”

去年老兵退伍後,如何處置他們留下的68台老舊電腦,讓團自動化站站長彭志兵感到為難︰多數老舊電腦都能正常使用,堆在倉庫里實在是浪費,但根據保密規定,這些老舊電腦既不能轉賣,也不能隨意捐贈。無獨有偶,前年團文化活動中心決定“騰籠換鳥”,將原來的游戲室改建成軍營網吧,游戲室里的娛樂器材成為閑置資源坐了“冷板凳”……彭志兵感慨地說︰“很多東西因為各種原因成為‘沉睡資產’,既沒地方存放又不能隨意處置,結果造成了資源浪費。”

官兵們紛紛在網上發帖討論︰資產閑置一方面是因為管理沒有跟上,導致各單位部門間存在信息鴻溝;另一方面是由于各單位固有的權屬意識、界限意識、佔有意識較強,導致公用資產無法正常流動,因此需要搭建資產調劑信息平台,使軍營“沉睡資產”發揮應有效益。

記者在采訪時了解到一個很典型的事例︰師里為推進加榴炮營正規化建設,配發了新式床架、衣櫃和籃球架,一批舊營產營具成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後來,友鄰單位教導隊組織新任班排骨干集訓缺少床架,向加榴炮營借用床架時,舊床架卻因長期無人保養維護,大多�跡斑駁無法使用。無奈,參訓學員只得自帶床架參訓。教導隊領導惋惜地說︰“如果兩個單位早點相互通氣,物資調劑的問題就能早點解決了!”

建設“軍營趕集網”,互通有無方便大家

一次探索,打開資產調劑盤活信息通道

眼前的謎團,催生希望的星火。“互聯網上有‘趕集網’,我們為何不也建一個網絡平台,合力利用閑置資源?”年初,加榴炮營中士戶鑫的意見被采納後,自動化站專門組織技術和網絡管理人員,緊鑼密鼓地展開方案籌劃、數據調試、網頁制作,很快建成“軍營趕集網”。

記者打開這個網絡資產調劑平台,只見管理人員將閑置資源分為公用和私人物品兩大類,並將其細化為生活類、學習類、娛樂類等6個欄目,各單位和官兵可以上網注冊,實現對閑置資源進行調劑、交換和分享,建立高效快捷的“信息通道”使閑置資源實現“物盡其用”。

“軍營趕集網”猶如一陣春風激活一池春水︰二營部分連隊缺乏文體器材,連隊文書侯彥槍通過“軍營趕集網”了解到文化活動中心有閑置的棋牌桌、圖書架,報經團保障處登記備案後,及時獲得所需文體器材;某營想從文化活動中心調劑幾台閑置游戲機,計劃報到團里很快得到批準;指揮一連需要幾張床,通過“軍營趕集網”很快從友鄰單位獲得5張……

“誰想要‘漫步者’音箱請聯系我……”9月底,某營下士徐康發布的一個網帖引發戰友關注。徐康去年購買的電腦因配置偏低影響制圖,原本打算外出購買一塊新顯卡,沒想到在“軍營趕集網”上從兄弟單位那里“淘”到一塊。為感謝戰友、回報軍營,徐康把自己用過的音箱掛到了“軍營趕集網”上。

把好事辦好,建網之後更要管網

一套制度,規範完善網上資產調劑機制

既要讓現有資產“轉”起來、“活”起來,也必須要讓管理“嚴”起來!為使軍網“趕集”活動規範有序開展,這個團為辦公用品、教學資源、文體設備等公用資產建立完整的“電子戶籍”,嚴格登記和統計閑置資產的采購時間、品牌型號、技術參數、使用年限,在網上調劑交流資產的同時,嚴格追蹤各類資產購置、處置、報廢等情況引起的增減變動,確保公有資產不流失。

團機關軍務、保衛等業務股,聯手自動化站建立健全相關規章制度,制訂安全措施。如交換調劑涉密電子存儲載體時,需要有紙質的保密委員會審批表,經過更換硬盤和保密室技術處理方可進行調劑;為保證資產調劑交換平台規範常態運行,統一在每個單位指派一名具體負責人,對本單位官兵登錄“軍營趕集網”實行實名注冊,對物品資料信息發布進行規範指導。

“資產調劑的配套管理服務工作必須及時跟上!”為使閑置資產能有足夠存放空間,這個團專門騰出一間倉庫存儲各種閑置物資,被官兵親切地稱作“互幫超市”。同時,他們還拓展服務功能、優化服務理念,成立“資產調劑辦公室”,完善資產調劑配套服務機制,使資產調劑走上高效規範的軌道。前不久,機關將各單位報廢的百余台舊計算機集中起來拆裝組合,重新組裝成幾十台可使用的計算機,配發給基層連隊使用,既盤活了廢舊資產又節省了辦公經費。

(《解放軍報》2014年10月10日 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