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團軍打造聯合戰場“最強大腦”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鞏懷興 郭守偉 陶連鵬責任編輯︰姚遠
2016-03-22 03:10

從軍區到戰區,指揮體制之變呼喚聯合高效的“中軍帳”。第26集團軍緊貼聯戰聯訓要求組織參謀人員集訓——

打造聯合戰場“最強大腦”

■鞏懷興 郭守偉 本報特約記者 陶連鵬

該集團軍參謀比武考核現場。 陶連鵬攝

引子︰從軍區到戰區,指揮體制之變呼喚適應聯合作戰新體制的人才素質之變。

聯戰聯訓需要什麼樣的新型參謀人才?初春,第26集團軍圍繞這一課題進行探索,組織所屬部隊旅團參謀開展業務集訓考核。

考核就是“指揮棒”。技能與謀略並重,突出戰場“精算”,區分層級淬火……一個個新變化在這場集訓考核中陸續呈現,著眼聯戰聯訓的參謀人才轉型升級之路逐步拓寬。

從考查技能到比拼謀略——

觀念之變,立起能參善謀新標準

聯戰聯訓,首長機關是關鍵。如何提升聯戰聯訓效益?該集團軍領導認為,打造一支高素質的新型參謀隊伍,就牽住了提升指揮決策效能的“牛鼻子”。

基礎參謀業務是這次集訓的重點。不過,記者在集訓課目表上看到,在突出一體化指揮平台運用等信息輔助決策系統運用的同時,手工標圖、手工匯算作戰參數等傳統參謀訓練手段依然在列。

“有了信息化,不能忘了老辦法。”該集團軍一位領導對去年的一場實兵對抗演習中暴露出的問題印象深刻︰當時,紅藍雙方激戰正酣,演習導演組臨時對雙方兵力、火力配屬進行調整,將作戰地域改為高寒山地後,雙方卻都因為電腦未存儲該寒區氣象、水文、電子地圖等數據,遲遲未能下達作戰命令……

信息化戰爭中的新型參謀,應當是“電腦”與“人腦”,技能與謀略的多重結合者。如果一味依靠信息系統,難免落入作業技能“傻瓜化”、戰法謀略“簡單化”的誤區。分析當前參謀隊伍存在的素質短板,該集團軍領導心有所思。

此次集訓,他們緊貼聯戰聯訓要求,對參謀“六會”“五通”等基礎業務作了進一步細化明確,糾正官兵中存在的“誰標圖好、槍打得準、體能優秀,誰就是好參謀”等傳統思維和認識偏差,逼著參謀人員動腦想打仗、練戰法。

記者在集訓現場看到,他們將電子對抗、特種作戰、信息對抗等新型作戰方式納入集訓重點內容,提升參謀人員的聯合指揮能力;圍繞分析判斷、火力籌劃、情況處置等環節設置復雜情況,逼著參謀人員找對策、練謀略……

從概略分析到精打細算——

考卷之變,提升用數據打勝仗的能力

上級敵情通報、偵察分隊報告、航空圖片、繳獲敵方部署圖、敵方編成表、戰俘口供……這些是集訓考核中,參謀人員在運用一體化指揮平台標繪首長決心圖時,需要綜合考慮運用的部分信息源。

據了解,此次下發的標圖文書不再是過去簡單的某某地區進攻戰斗命令,而是由多個要素組成的作業條件包,參謀人員要根據平時掌握的知識,綜合運用多重數據,判定信息真偽後才能為首長定下戰斗決心提供參考。

“未來聯合作戰講求數據制勝,再不能‘大概’‘差不多’地概略分析,而要用好每一個數據精打細算。”走下考場,參謀王皓告訴記者,過去電腦標圖許多人都能得滿分,這次考核超過兩成人員不及格,滿分寥寥無幾。

考卷之變,折射該集團軍提升參謀人員數據運用能力的決心。去年6月,該集團軍下發了一份“大數據”參謀考核方案,考核內容不僅有上萬個知識點,還有大量的目標圖片判讀、音頻糾錯等作業內容。

此次考核,記者在現場看到,判定無人機圖像,參考者不僅要迅速判讀出作戰區域8個目標的性質和類型,還要針對每個目標綜合運用炮兵、航空兵、陸航等作戰力量提出精確打擊方案;擬制作戰文書,“該地區少雨風力較小,利于我作戰行動”等作戰環境表述行不通了,取而代之的是詳細到小時的天氣預報,以及部隊機動途中每條道路通行情況的詳細說明。

“聯戰聯訓需要掌握多個軍兵種的武器裝備數據,融合處理多個平台的戰場態勢數據,每名參謀人員都必須練就一個‘最強大腦’。”該集團軍領導感慨地說,要讓參謀人員從“電腦高手”到“數據能手”、從“兵種通”到“體系通”、從“平面簡算”到“多維精算”,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