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的威信從哪里來?他們靠“非權力影響力”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張碩 
2017-04-19 03:17

在生死考驗面前敢于挺身而出,這樣的士官誰不心生敬佩?官兵們說,之所以對他們心悅誠服,不是因為這些士官有多高地位、多大權力,而是基于他們的“非權力影響力”。

隨著時代變化,士官群體在部隊建設和戰斗力生成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如何把他們的“非權力影響力”匯聚成強軍興軍的共同“正能量”,是一線帶兵人必須思索和解決的重要課題。

請看今日《解放軍報》的文章《士官“非權力影響力”告訴我們什麼》——

南部戰區陸軍某團八連五班士官支曉明在連隊人緣特別好,戰士們說他啥時候都是正能量“爆棚”。這不,拉練途中戰友們筋疲力盡,支曉明(左三)在休息時給大家伙講起了笑話,緩解大家的疲勞。周俊誼

看到化學武器彈體的第一眼,四級軍士長胡建明心里還是“咯 ”了一下。

2016年11月,某部防化營官兵,被上級抽調參加清理侵華日軍遺棄在華化學武器的任務。這些“罪惡而危險的東西”在地下已經埋藏了幾十年,�跡遍布彈體,是否會發生泄漏甚至爆炸?誰也拿不準。

“我經驗最豐富、技術最熟練,誰都別和我搶!”部署任務時,胡建明第一個“搶”任務。而在下士劉暢的印象里,胡班長是出了名的“不愛搶”︰立功受獎,他主動往一邊站;春節探親,他把機會讓給有急事的同志;就連晚上洗熱水澡,他都等到最後一個……但面對這個“生死任務”,胡建明罕見地爭紅了臉。

測量彈體、采集毒劑樣本……胡建明像對待嬰兒一樣輕手輕腳,生怕一個不小心就驚醒了“它”。完成任務,脫下防護服,汗水已經濕透了他整個衣背。“說一點不害怕那是假的,但這里我兵齡長,又是班長,我不站出來誰站出來呢?”事後,劉暢問胡班長是否害怕時,他如是說。

“在生死考驗面前敢于挺身而出,這樣的士官誰不心生敬佩?”正是由于這種沖鋒在前的精神,胡建明在連隊里有著很高的威信,說一句頂一句。在該部,像胡建明這樣有“影響力”的士官為數不少。官兵們說,之所以對他們心悅誠服,不是因為這些士官有多高地位、多大權力,而是基于他們的“非權力影響力”。

“非權力影響力是一種個人基于自身素質形成的影響力,與權力影響力不同,它既沒有正式的規定,也沒有組織的授予,而是以個人的品德、能力、感情等因素為基礎形成的。”該部領導談到。隨著時代變化,士官群體在部隊建設和戰斗力生成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如何把他們的“非權力影響力”匯聚成強軍興軍的共同“正能量”,是一線帶兵人必須思索和解決的重要課題。

士官“非權力影響力”告訴我們什麼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周鈺淞 特約通訊員 李岸偉

投票風波——

“對事,我有好話壞話。對人,咱們永遠是戰友。”

其實,說起士官“非權力影響力”,某團修理連的官兵們首先想到的是“謝大俠”——

下士謝曉俊,小寸頭,圓圓臉,眼珠子滴溜轉,笑容從沒“下過線”。雖然素質一般,但出手闊綽、為人大方,喜歡呼朋引伴,牌局、飯局上都是行家,人稱“謝大俠”。

“謝大俠”人氣不俗,連里戰友大多抽過“大俠”讓的煙、受過“大俠”請的客,遇事都要賣個面子幫把手。有吃有喝還會玩,不少戰士也喜歡跟著“大俠”一起“逍遙”。

連隊有一個人對此“不來電”——四級軍士長羅宇。半年前,連隊研究入黨人選。為了能入黨,“謝大俠”煞費苦心,不僅對連里幾名老骨干殷勤備至,更是一改往日的疲沓,髒活累活搶著干。

沒承想,支委會上,羅宇坦率直言,指出謝曉俊並不是真心實意向黨組織靠攏,而是為了得到黨員身份而故意表現……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讓多數支委轉變了態度,投出反對票。

入黨夢碎,謝曉俊心中頗為不滿,工作標準直降。一天夜里上哨,他打起了瞌睡,被前來查哨的上級領導抓了個正著,一級一級通報下來。連隊研究處理意見時,不少同志表示得從重從嚴,起碼一個記過處分,才能向上級作個交代。

讓人意外的是,又是羅宇提出︰謝曉俊雖然違反了紀律,但根據條令條例,不至于記過處分,不能因為是上級領導親自抓的,就“罪加一等”。他把自己的意見通過政工網實名向團領導反映。謝曉俊最終免于記過。

“班長,對不起,我誤會了你,一直以為你對我有意見。”事後,謝曉俊主動找到羅宇敞開心扉。

“我對你個人沒意見,從來都是對事不對人。對事,我有好話壞話。對人,咱們永遠是戰友……”一番真誠話語,讓謝曉俊徹底放下心中的芥蒂。

隨後的日子里,官兵們發現,“謝大俠”變了,變成了內務標兵,變成了訓練尖子……剛剛結束的支委會上,他全票通過,被納入“入黨積極分子”。

不僅如此,謝曉俊還帶著平時跟他要好的“牌友”苦練修理本領,技術不斷提升。

“謝曉俊的轉變充分說明了一名品德正直的士官影響力有多大。”該連指導員黃名華頗為感慨。

而謝曉俊自己的體會是︰“士官的威信從哪里來?我服羅班長,不是因為他是班長,而是因為他站得正、行得直,以德服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