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角色咋轉換?從一位教導員的休假之旅說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田建忠 湯文元責任編輯︰張碩
2017-09-12 03:04

從穿上軍裝那天起,每一名軍人都經歷著一種角色轉換。休假,是角色轉換的現實途徑。這個軍人的特殊“節日”,在軍營與社會之間建立起了某種聯系。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軍營觀察”版,聚焦陸軍某旅四營教導員姜洋的休假之旅,感悟軍人的家國情懷。

版式設計︰梁 晨

★特別關注︰軍人“休假季”觀察

一頭連著國,一頭連著家

——透視駐新疆部隊一位教導員的休假之旅

■田建忠 湯文元

從穿上軍裝那天起,每一名軍人都經歷著一種角色轉換——

在軍營,他們是干部,是班長,是士兵。國家安危于他們而言,是肩上一份沉甸甸的擔當。每天,他們堅守在自己的崗位,在一個又一個平凡的日子里演繹著使命這個詞的偉大。

在家里,他們是兒子,是丈夫,是父親。他們有自己的“小目標”,渴望創造一個屬于自己的多彩人生,渴望成為可靠的家庭支柱,渴望走遍天南海北,擁抱這個日新月異的新時代。

休假,是角色轉換的現實途徑。這個軍人的特殊“節日”,在軍營與社會之間建立起了某種聯系——所有關乎軍營外的夢想與現實、奮斗與挫折、經歷與感悟以及親情、友情、愛情等都交融在一年中短短的幾十天內。

休假就像一片莊園,軍人是莊園里爭奇斗艷的花,不管扎根之地或陷泥濘、或長青草,他們始終承載著軍人特有的品質向陽而生,綻放出千姿百態的人生。

本期觀察,讓我們跟隨陸軍某旅四營教導員姜洋的休假之旅,感悟軍人的家國情懷。

軍營外,姜洋和妻子朱玉幾乎沒有任何旅行記憶——除了2015年在青海高原駐訓時參加部隊組織的軍嫂夏令營活動。姜洋深感遺憾,朱玉卻表示︰她需要的僅僅是陪伴。徐 輝

只有休假回家,兒子、丈夫、父親等角色才會被徹底激活。回歸血肉親情,不需要大包小包衣錦還鄉,唯一需要的是陪伴——

回家,為家人站崗

“媽,我回來了。”

點香,燒紙,磕頭,敬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把父親和妻子支開,坐下來陪母親說說悄悄話。

從2009年開始,每年休假回家,給母親上墳是姜洋的頭一件事——對他來說,看一眼母親,才算回過家。

“她總盼我有出息,等我有出息了,卻沒來得及孝敬她。”對過了一輩子苦日子的母親,姜洋心里滿是遺憾。

2008年12月,母親被診斷為淋巴癌晚期。他火速歸家,每日每夜守在母親身旁,給她講在特種部隊歷練的點點滴滴。可惜假期有限,他沒能陪母親走完她生命的最後一程。

他本想把對母親的遺憾彌補在父親身上,卻又不得不面對聚少離多的現實。好在,當過兵的父親理解兒子,從未向他表露過孤獨、寂寞。

父親勤儉持家,舍不得花錢。姜洋每次回家都會給家里添些“大件兒”。他還會強硬地拉著父親到市里的商場買幾件好衣服,好讓他和小區里的老友們打牌時“有面子”。

“我兒子在特種部隊當軍官,誰還能比我有面子?”盡管舍不得“花錢”,老人家試衣服時還是滿心歡喜。

爺爺奶奶的家在鄉下,路不好走,來回要3天。這麼多年,姜洋每次休假都會去,因為他是老兩口拉扯大的,因為“他們實在太盼了”。

鄉下農村保留著幾世同堂的風俗,老兩口和後輩一大家人住在一起。姜洋回家,這里就像過年,殺豬宰雞,平時舍不得吃的稀罕貨都拿了出來。

“今年有沒有拿到軍功章啊?”“你啥時候能當團長啊?”爺爺關心姜洋在部隊的發展,有問不完的問題。事實上姜洋已經拿過5次三等功,可老爺子一點不嫌多。奶奶不操心“大事”,一個勁往孫兒碗里夾肉,她只怕姜洋“在外面吃不飽”。

往往住不到3天,姜洋就要離開鄉下到縣里朱玉的家看望岳父岳母。

一年沒見面,無論回哪個家,家人都有一肚子話要說,聊著聊著又必然會扯到“啥時候能要上孩子”這個話題。某種意義上說,姜洋和朱玉屢戰屢敗卻從不敢放棄,因為身後還有一大家人想要“抱孫子”“抱重孫”。

夫妻倆自己的家在信陽,但姜洋回去的時間聊勝于無。對于夫妻二人來說,關于“家”的更多記憶都留在了600多公里外西安市灞橋區一棟陳舊的樓房里——這里住滿了前來做人工受孕的病友,一群命運相似的人在一起總會多一些溫暖。

為了要孩子,每年休假剛過半,姜洋就要帶著朱玉趕赴那里。朱玉不能著涼、不能疲累,姜洋把做飯洗碗、掃地拖地這些家務活全包了;為了讓白天睡眠過度的朱玉晚上能睡著,他每晚還要給朱玉洗一次熱水腳,給她按摩放松直到她入睡……

姜洋經常覺得自己做得不夠,但朱玉卻說︰“有你陪著,就足夠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