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傷“敵人”一兵一卒竟獲勝,原來都靠它!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康子湛 解廷貴責任編輯︰張碩
2017-10-09 04:23

新體制下,我軍作戰指揮模式在末端發生著重大變化,越來越多的指令從合成營部這個最小“中軍帳”發出,改變著傳統的自上而下、依次展開的指揮樣式,描畫出信息主導、體系支撐、整體聯動的戰場新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喜迎黨的十九大”特刊——

在煙幕掩護下,某合成營步戰車快速沖擊。縱觀大江南北的陸戰演兵場,仿佛在一夜之間,合成營來了。韓玄 攝

強軍興軍這五年•記者手記

最小“中軍帳”折射指揮之變

■解廷貴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康子湛

自從當上合成營營長,陳西博感覺大腦時時刻刻在“燃燒”。

不久前,在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一場實兵演練中,從作戰籌劃、定下決心到戰斗展開、諸兵種協同,這些運籌與指揮,均由該旅某合成營營長陳西博帶領營部參謀獨立完成。

眺望沙場,越來越多和陳西博一樣的合成營營長正夜以繼日疾行在轉型路上。

新體制下,我軍作戰指揮模式在末端發生著重大變化,越來越多的指令從合成營部這個最小“中軍帳”發出,改變著傳統的自上而下、依次展開的指揮樣式,描畫出信息主導、體系支撐、整體聯動的戰場新景。

從臨時機構到作戰單元,合成營應運而生——

“營長的戰爭”呼喚指揮更加快捷高效

從陣地攻守到空中“獵鷹”,再到無形的電磁戰場,某合成營營長趙清塵覺得自己的“拳頭”伸得越來越長。

前不久,在一場陣地進攻演練中,趙營長通過對空通信設備,直接向空中直升機下達作戰命令。配屬合成營戰斗的兩架直升機一舉撕開“敵”前沿突破口。

“一線營級指揮員直接指揮直升機實施打擊的行動,這在以往不敢想象。”趙清塵口中的不敢想象,如今已在演兵場上變成現實。

“上有旅團下有連,營在中間好清閑。”該旅旅長郭慶新回憶說,過去多兵種合成演練,營指揮機構主要負責上傳下達,指揮作用不明顯。

進入信息化戰爭年代,戰場更加立體透明,龐大的後方指揮中心不可能“包打天下”,只有賦予戰術指揮員更大的行動自由,才能在瞬息萬變、激烈對抗的戰場上把握先機。

隨著我軍改革潮起,“陳西博們”有幸坐鎮新體制下的最小“中軍帳”,這一變化看似不大,卻是我軍歷史上改革發展的一件大事。郭旅長告訴記者︰如今,營指揮員在作戰中擔負著多兵種分隊的配置、編組任務,從戰場態勢偵察到定下戰斗決心、再到各類勤務保障,指揮運籌完全由合成營獨立完成。

“能夠親歷改革,是我們這一代營指揮員的幸運。”趙清塵坦言,從“接受指令型”到“指揮作戰型”,合成營模塊化編組和獨立指揮新模式,有效提升了戰場感知、兵種協同等能力,使合成營自主籌劃、自主指揮、自主協同、自主保障成為了常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