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連里一個月就生擒藍軍,他演繹著"巴茅"傳奇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詹志鵬 梁建才責任編輯︰張碩
2018-02-13 04:01

芒草,俗稱巴茅,在南方紅土地的溝坎坡梁,懸崖石縫,隨處可見,生命力極強。芒草像無畏的勇士,不擇地域,不懼艱險,隨處扎根,隨遇而安。

21歲大專畢業,22歲去鄉村支教,23歲參軍入伍,24歲士兵考學,27歲任職排長……身邊戰友說起他的故事,都忘不了帶上這樣一句話,“老萬,老萬,一棵瘋長的芒草。”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巴茅”傳奇

■詹志鵬 梁建才

萬首新喜歡奔跑,他覺得奔跑的感覺就像自己的人生,總是在和時間賽跑。 陳 亮

透過茂密的樹林望去,天空沒有一絲白雲,明晃晃的日光灼人,流動的空氣也仿佛停滯了下來。

“老萬,藍軍怕是不會來了吧?”草叢里,中士班長和家輝一邊用手抹掉臉上的幾只小蟲,一邊對身邊的老萬說。

“不可能!”老萬嘴里叼著根芒草低聲回答著。他語氣里帶著篤定,眼楮卻盯著前方,如同等待獵物的獅子,始終沒有移開。

老萬,原名萬首新,貴州清鎮人,是第75集團軍某旅新下來的“大齡”排長。他帶著排里的戰士在這里已經潛伏了一天一夜,目的就是阻擊可能來犯的藍軍。

突然,遠處的小山包上幾個若隱若現的人影讓大家瞬間緊張起來。“來了!”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等待著目標一步步走進埋伏圈。就在敵人快到面前時,老萬一個手勢,戰友們紛紛沖了出去,把毫無防備的藍軍包了餃子。

“好你個老萬,才到連里一個月就生擒藍軍!你咋就認定了他們會從這里偷襲營部呢?”和家輝有點不解。

“這里是通往營部最隱蔽的捷徑,只要他們想偷襲不可能不經過這里。”老萬嘿嘿一笑,道出了個中原委。

21歲大專畢業,22歲去鄉村支教,23歲參軍入伍,24歲士兵考學,27歲任職排長……身邊戰友說起他的故事,都忘不了帶上這樣一句話,“老萬,老萬,一棵瘋長的芒草。”

芒草,俗稱巴茅,在南方紅土地的溝坎坡梁,懸崖石縫,隨處可見,生命力極強。芒草像無畏的勇士,不擇地域,不懼艱險,隨處扎根,隨遇而安。

從地方青年到軍官,老萬每一步都在和時間賽跑,就如同大山里的芒草一樣,哪怕再平凡,哪怕被生活壓彎了脊梁,也依舊迎風而長。

1990年老萬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小山村,拮據的家庭差點讓他輟學,最後還是靠著鄰里鄉親的幫襯才勉強地讀完了大專。所謂山里的孩子早當家,從小老萬就要為生活不停奔波,每個寒暑假都是老萬最忙的時候,刷盤子、搬磚、架設通信光纜……只要能賺錢,不管再苦再累他都干。長沙、金平、合肥、鄭州、昆明……那些老萬漂泊過的城市都給他留下了烙印,有的是往事,有的卻是傷疤。

生活讓他經歷著同齡人不曾有的艱辛,同時也練就了他咬石嚼鐵的堅韌性格。

2012年6月,老萬那時在懷化支教,暴雨導致洪澇災害突發,差點讓他和學生一起被困死在教室里,最後是前來搶險救災的解放軍救了他。

在救災安置區里,老萬看著一個個為了救人不眠不休的解放軍,一個念頭在心底悄悄萌發。

那年12月,23歲的老萬去了長沙當地的武裝部,兜里揣著的是一張填寫好了的入伍申請表。老萬說,當時的他沒有一點猶豫,也沒有多想,只覺得有種無形的力量驅使著自己——如果再不去參軍,年齡就超了,到了自己老去的時候一定會追悔莫及。入營後的老萬成了新兵營里最老的“新兵蛋子”,甚至比很多老班長的年齡都要大。也許從那時起就注定了他的從軍路必將充滿挑戰。

有人嘆息道︰“老萬,老萬,你起步太晚,在這一個蘿卜一個坑的軍營里,你得付出多少努力才能消除年齡的差距。”他總是笑著說︰“軍旅本該跋涉,年齡豈能阻擋?”

正如老萬說的那樣,從進入軍營的第一天起,他就從來沒有因為年齡煩惱過,有的是比別人更多的努力。

听說考學能提干,他便買來書自學,熱血滿滿地“啃”起了,殊不知買來的竟是幾本盜版書。在當兵的第二年,老萬硬是憑著這幾本盜版書考上了他夢寐以求的軍校。接到錄取通知書那天,在戰友眼中一向摳門的老萬特地買了塊手表,來激勵自己不斷與時間賽跑。

快點,再快點,他玩命的奔跑,只為能在5公里上縮短與“小鮮肉”們的差距。在他眼中,年齡大永遠不是可以屈居人下的借口。

快點,再快點,他起早貪黑地練習裝備操作,為的是熟悉所有功能模塊把裝備發揮到極致,只有這樣才能在演習時抓住轉瞬即逝的戰機。

快點,再快點,他發瘋般汲取知識,拜身邊能力出色的人為師,只為能全方位補齊自己的短板。

“時間是生命的本質。”老萬說,他想走得遠點,想有點作為,如果不只爭朝夕,怕是難以實現自己的心願。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