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車被俘一棄了之?小心與"敵"共享戰場情報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黃超 周遠 張雅東責任編輯︰張碩
2018-04-09 04:22

4月上旬,某合成營對抗演練復盤檢討現場,盡管硝煙已散去,但官兵心中的狼煙仍在升騰。細究之下,起因竟是一輛戰損突擊車。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

以打仗姿態向和平積弊開刀

——中部戰區陸軍某師扎實開展練兵備戰系列報道之二

■解放軍報記者 黃 超 周 遠 通訊員 張雅東

對中部戰區陸軍某師官兵來說,“勝利”和“反思”始終是縈繞心頭的兩個關鍵詞。

4月上旬,某合成營對抗演練復盤檢討現場,盡管硝煙已散去,但官兵心中的狼煙仍在升騰。細究之下,起因竟是一輛戰損突擊車。

演練中,雙方反復爭奪前沿陣地,陷入相持,盡管“紅軍”局面佔優,但導調組裁定“藍軍”獲勝,這一結果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多次參加演習的“紅軍”合成營營長李志超不服氣,要求進行“仲裁”。“仲裁”時,雙方各執一詞——

“紅軍”感到,勝負關鍵是看戰損比例,僅因一輛戰車被“俘”就被判輸,有些小題大做;另一方認為,戰車被“俘獲”時,車組沒做任何處理便一棄了之,“藍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破解“紅軍”指揮信息系統。

“丟了一輛車,毀掉一張網!”導調組長、該營所在團參謀長林磊昌態度鮮明︰數字化部隊萬人千車一張網,戰損戰車未銷毀密鑰、清零數據、破壞電台,豈不是與“敵”共享戰場情報!

一輛戰損裝備所暴露的,正是我們頭腦中的和平積弊!記者不禁想起恩格斯曾說過的話——他們往往“對一條褲子或一條衣領的式樣爭論不休,而對軍隊中二十來種不同的野炮口徑和差不多數不清的各種小型火器口徑安之若素”。

從訓練內容到訓練流程,我們到底還有多少類似的“戰損裝備”?盤點近幾年的實戰化訓練,從師團領導到基層官兵,感觸最深、做得最多的是,向和平積弊開戰,讓訓練場到戰場的距離近些、再近些。

比如,個別單位強調手榴彈投擲要投得遠、投得準,往往忽視手榴彈的作戰運用;訓練時片面追求米數、環數和彈藥消耗量,訓練實效卻不太深究;實彈射擊往往靜態化,甚至只設置100米固定距離。

又如,個別指揮員感到一體化平台使用不靈活,沒有手機對講機用著順手;個別帶兵人排兵布陣時,忽視測繪、導航、氣象等保障力量;研究作戰對手時,只比裝備戰技術指標,不注重己方和對手的訓法戰法優劣。

一場場演練、一個個細節,折射的是種種和平積弊。對此,該師黨委態度鮮明︰緊盯未來戰場,絕不給和平積弊留半寸滋生的土壤。

結合“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主題教育,一場破除和平積弊專題討論活動隨即展開——

“作為機關股長,關注自身業務多,聚焦備戰打仗少”“作為連長,專業訓練未能按照作戰流程組織,要負主要責任”“作為車長,不習慣運用一體化信息系統,有時還依賴肉眼”“單兵綜合演練考核,只關心動作是否到位,不關心能否達到作戰效果”“修訂戰備演練方案,攜行運行物資仍是‘一鍋煮’,沒有針對不同作戰背景細化”……從黨委機關到基層營連,每名官兵結合專題討論,自上而下從細節入手深挖,從末端著眼糾治,以準備打仗之姿向和平積弊開刀。

一段時間下來,參訓率不達標、訓練標準降低、訓考脫離實戰等30多個問題被曝光亮相、嚴查問責、掛號銷賬。就連每周一次的師團交班會,也成為和平積弊的“曝光台”。

以前,各火力單位往往是上級要求怎麼打就怎麼打,而且往往“單打獨斗”,導致兵種協同配合錯位、作戰行動脫節。“很多訓練上的積弊看似在訓練場,實則是在指揮員的腦子里。”正在駐訓的某團副團長陳永峰在深入剖析問題時說,戰場沒有旁觀席,每個戰位都連著戰斗力。

一路采訪,記者發現,該師通過清倉起底,種種和平積弊的表現正得到有效糾治。

以某團組織步槍射擊為例,他們把射擊距離設在90米、110米、160米等不同距離上,靶子也是時隱時現,打破“定米數”“出死靶”的訓練慣例。這種“不同天候、任意距離、任意出靶、靈活射擊”的模式,讓很多習慣把百米當作“基準線”的官兵直冒冷汗。

盡管全團射擊成績優秀率驟降,但團黨委態度堅決︰“寧要實戰化的及格,也不要注水的優秀!”

“戰斗今夜就打響,你做好上戰場的準備了嗎?”“‘二八現象’‘五個不會’在你身上解決了沒有?”……前不久,為檢驗各單位及官兵立查立改效果,該師黨委因勢利導提出“打贏十問”,引導官兵對和平積弊進行徹底掃除,所屬某團1名常委、5名干部因參訓時間不夠、考核成績不及格被嚴肅問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