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男兵女兵都點贊,這個指導員有啥“魔力”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仇成梁 楊旭棟 發布︰2018-04-13 09:38:12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軍營故事多,男兵連有故事,女兵連有故事,男女混編連更有故事。如果是男女混編連的指導員,而且是女指導員,又會有怎樣的故事呢?今天,听听陸軍第80集團軍某勤務支援旅通信值勤連女指導員武虹妃的故事。

武虹妃︰讓每個夢想都走在奮斗的路上

■特約記者仇成梁  通訊員楊旭棟

武虹妃指導員坐在對面,兩手交叉疊放膝上,齊耳的短發似乎剛洗一般,透明鏡片後閃著炯炯有神的目光,說起話來短句成篇,干脆利索。

故事都有前綴,武虹妃的故事也不例外——

我父親是個老兵,從小听軍人故事長大。2009年,我從地方考入軍校,4年後,成為通信團通信連排長。

到部隊報到那天,太陽很毒熱,我換上迷彩服就上了訓練場。

我記得當天訓練課目是攀登固定。我對專業一頭霧水,像個傻子站在那里,連袖子怎麼卷都不會。一個叫李可娜的班長走過來,對我說,排長,是這樣的。接著,一下一下教我把長袖卷成短袖。

下連第一課從卷袖子開始,你說有意思不?

學完卷袖子,接著練爬桿。爬桿和爬樹差不多,比爬樹難。爬樹,樹干上有墊腳的地方,可以借力上去,而線桿很光滑,蹭不住腳,往上一竄,就滑下來了。李可娜班長在下面托我往上推,桿沒爬上幾步,手上倒扎進不少刺。我坐在地上,眼淚在眼眶打轉。李可娜拉過我手說,排長,我幫你挑刺。

爬桿,體力消耗大,我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撐過那個下午的。到了晚上,胳膊發麻,腿都練成了羅圈腿,渾身酸疼。要命的是,夜晚的宿舍也那麼熱,每個毛孔都出汗。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輩子也沒那麼熱過。屋里有個搖頭扇,搖頭晃腦的,還  響,心里煩躁得很。我好想給媽媽打個電話,可是,手機上交了。到了周末,我才給媽媽打了第一個電話。

連隊組織手榴彈投擲,合格是20米,剛到部隊的我扔了7米。戰術訓練,合格是40秒,我爬了1分40秒。班長走過來安慰我說,排長沒事,慢慢來,我當初也是這樣,後來就及格了。

初入軍營,戰士就是我的老師。從那時起,我對自己今後的帶兵有了目標和方向。

1 2 3 4 5

責任編輯︰張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