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廣志意外"陣亡",群狼無首為何仍能勝?

來源︰新華社作者︰宋凱征 趙丹鋒 何志斌責任編輯︰張碩
2018-04-16 10:42

“朱日和之狼”

——記“中國第一藍軍旅”、陸軍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

空中戰機轟鳴,地面鐵甲奔流,電磁空間激烈攻防,晝夜不停對抗博弈……組建6年多來,陸軍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先後與30余支精銳部隊“交手”鮮有敗績,讓對手吃盡苦頭、收獲滿滿,引領部隊實戰化訓練邁向更高層次,被譽為“朱日和之狼”。

迎難而上,鍛造剽悍“假想敵”

這個旅前身是全軍成立最早的裝甲兵部隊之一。這個旅成立于2011年,首任旅長周志國和政委楊中印接過軍旗的那一刻,也扛起了建設專業化模擬藍軍部隊的重擔。

次年3月,這個旅千里移防到北疆大漠。面對陌生荒涼的環境,官兵們住進臨時搭建的板房,在肆虐的狂風中白手起家,就連吃飯都成了一種考驗︰剛吃完三分之一就涼了,再吃幾口,碗里都是冰碴。

寒風凜冽、黃沙漫天,馬達轟鳴、通宵鏖戰……官兵們奮戰在工地上,用雙手當工具,拿鍬鎬當武器,雨天當晴天,黑夜當白天,一磚一瓦、一草一木地建起了新家園。

都說“摸著石頭過河”,可他們要過的這條專業化模擬藍軍建設之“河”,連可摸的“石頭”都很少。原旅作訓科參謀徐武韜回憶說︰“打開電腦,硬盤里沒有一點可用的資料,更沒有可借鑒的經驗,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藍軍旅官兵迎難而上,與數十家研究部門建立協作關系,細化3類12個模擬藍軍建設重點問題,編寫制定規章制度30多項,編修整理資料上萬冊,梳理藍軍作戰理論研究課題70個。短短1年多時間,各項難題逐一取得突破,新成立的藍軍研究中心和藍軍圖書館,成了指導藍軍研訓的“資料庫”。

某型榴彈發射最大側風射擊,迫擊炮大裝藥射擊,零下40攝氏度組織適應性訓練……武器練到最大極限,人訓到最強耐力,所有工作都因戰而生、為戰而做、伴戰而行,一支“魂紅、神似、力強”的模擬藍軍勁旅逐步百煉成鋼。

錘煉紅軍,立起實戰“風向標”

在“跨越-2014•朱日和”實兵對抗系列演習中,這個旅先後鏖戰全軍7支勁旅,取得“6勝1負”戰績,打破了“紅軍當猛虎,藍軍當豆腐”的演習定勢,引發全軍震動。紅方部隊不得不深思反問︰我們距離戰場到底還有多遠?

紅方先頭部隊已過,後續部隊本以為不會有“敵”情,大搖大擺機動,結果被埋伏在兩側高地的藍軍反坦克分隊“獵殺”……藍軍旅變幻莫測的戰術,逼著參演部隊定時轉移指揮所、變換通信頻率,利用地形地物隱真示假。

紅軍要過硬,藍軍必凶狠。一次演習中,偵察營排長佘永林帶領7名偵察兵深入紅軍腹地,在斷糧缺水、每天休息不到3個小時的超生理心理極限情況下,連續潛伏108小時,用及時準確的偵察情報確保了作戰決心的實現。

“沒有這樣的藍軍,我們就面對不了這種活生生的‘假想敵’,沒有這樣強悍的‘陪練員’,就鍛煉不出部隊實戰能力。”紅方部隊“戰”後吐真言。

一次次勝利的喜悅並沒有讓藍軍旅的官兵沾沾自喜,他們提出“遇強不能弱,遇弱不過強”原則,以期讓所有參演部隊都能得到全程對抗和充分磨礪。

如今,參演的紅方部隊越打越精,越戰越實。藍軍破襲紅方指揮所的成功率從原來的100%下降到20%,炮兵火力毀傷指數也從78%銳減到21%。

瞄準未來,叫響“勝我才能打仗”

對壘朱日和,同心為勝戰。在藍軍旅官兵心中,演習場上為難紅方不是目的,只有將未來對手的好經驗好做法轉化為紅藍雙方的實戰能力,才是“磨刀石”部隊存在的全部意義。

2016年的一次演習中,正在陣前指揮的旅長滿廣志,被紅軍遠程炮火覆蓋,意外“陣亡”。旅參謀長迅速實施不間斷接替指揮,藍軍最終達成作戰目的。

“群狼無首,為何能勝?”滿廣志表示,這得益于藍軍研訓中總結出的任務式指揮法。實戰中,藍軍指揮員將作戰區域和任務劃分後,明確好“行動時限、目的和達到的效果”,對于下級指揮員如何編組力量、組織部隊行動,不做過多干涉。各級指揮員獨立執行作戰任務,自主展開協同能力很強。因此,即便主將折損,戰力依舊。

組建以來,藍軍旅參加數十場演習,每一場每一個回合,都按照未來作戰對手的作戰思想和典型戰法組織攻防行動,在深學活用中越戰越像,越戰越強。

場上是對手,場下是戰友。一次演習中,某裝甲旅因為對抗成績不理想,就地轉入駐訓狀態。藍軍旅官兵主動靠上去,把自己研究作戰對手的成果、經驗毫無保留地送給他們,並再次充當“陪練”展開對抗,使紅軍獲益匪淺。

“我願意讓你踩著我的肩背,高舉起勝利的旗幟……”鏗鏘的《我是藍軍》旋律回蕩在朱日和荒原。

(新華社呼和浩特4月13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