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坦克"轉行干偵察,200天他上演潛行追擊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潤澤責任編輯︰張碩
2018-05-08 03:14

剛從坦克分隊轉到偵察排,他從零開始。心中有夢,腳下生風,張玉磊的訓練成績伴隨著汗水突飛猛進,不僅格斗、攀登、武裝泅渡等課目全部達標,還利用業余時間自學掌握了營隊8種夜視器材的使用方法。這次轉型讓他心中亮堂,他的軍旅傳奇遠未畫上休止符。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偵察班長張玉磊

潛行追擊

■張潤澤

天還沒亮,魯中腹地某演訓場內靜悄悄的,負責警戒的藍軍哨兵瞪大了眼楮,不敢絲毫大意。

合成營對抗演習早已打響,擔負紅軍任務的三營卻仿佛轉了性,一改往日“打七寸”的霸道作風,藍軍指揮所旁邊一連兩天不見風吹草動。

“是不是知難而退了?”哨兵心中直犯嘀咕,這次為了防止紅軍“斬首”,他們特意將指揮所設在了斷崖旁,眼前只有一條通向密林的三岔小路。可哨兵一扭頭,卻發現不知從哪殺出一個“泥人”,兩三下把他摁在地上繳了械。

“泥人”咧嘴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腦袋發懵的哨兵仔細一瞧,“班長,就是場演習,你們從斷崖爬上來,不要命啦?”

“泥人”本名張玉磊,要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這個黝黑壯實、迅捷狡猾的偵察兵“轉行”才不到兩百天。

兩百天,是張玉磊浴火重生的刻度。

去年,不少營連面臨調整裁撤,張玉磊所在的坦克營就是其中之一。得知自己被調整到保障連偵察排的那天,當了10年坦克車長的張玉磊在車場給自己的那輛127號坦克保養了一遍又一遍。

“其實,你的情況我可以向上級反映。”站在一旁的指導員馬慧敏聲音有些動情。多年的相處,他和這個老兵更像是無話不說的兄弟。馬慧敏深知兩年前那次冰窟救人讓張玉磊的腿腳落下了後遺癥,一遇風吹雨淋關節處就刺痛難忍。此次調整改革,張玉磊又被分到了最苦最累的偵察排。一想到這,他心里就泛起一絲愧疚。

“不缺胳膊不少腿,干啥要組織照顧。”張玉磊嘴上硬氣,其實心里也沒底。論技術,他是坦克營的“兵教頭”;論榮譽,更是從優秀士兵到一等功樣樣不缺。他有從零開始的決心,可畢竟是三十好幾的人了,和小年輕比“沖山頭”的確不是件容易事。

當天晚上,他打起背囊來到偵察排報到,下士宋健看到自己的新訓班長來到自己麾下,一時有點不適應。“班長,你在我這里‘當兵’不合適吧?”

“有啥不合適的,你說咋干就咋干。”盡管張玉磊當場拍胸脯表態,但宋健還是覺得別扭,偷偷往連部跑了好幾趟,想把張玉磊“擠走”。張玉磊知道後二話沒說,把自己的四級軍士長軍銜換成了“一道拐”。

在種類繁雜的訓練課目中,攀登算是偵察兵的“招牌”,也是公認的硬課目。第一次參加抓繩上訓練時,張玉磊手腳並用還未過半,同組的戰友已經登頂。

“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嘛!”營長原本想給“老坦克”個台階下,卻燃起了張玉磊心中一團火。

腰腹力量不夠,又沒有專業的訓練器械,他就在小馬扎上練“兩頭起”,兩個月練出了六塊腹肌;手掌握力不足,他就自費從網上買來握力器,一雙滿是機油味的粗糙大手硬是握得掉了繭子;腿腳有風寒痼疾,他每次訓練結束後就跑去衛生連“烤電”……

“不怕苦不怕累,就怕對不起這身軍裝。”心中有夢,腳下生風,張玉磊的訓練成績伴隨著汗水突飛猛進,不僅格斗、攀登、武裝泅渡等課目全部達標,還利用業余時間自學掌握了營隊8種夜視器材的使用方法。

戰斗打響,正名的機會就在前方。張玉磊第一次在沒有坦克陪伴的情況下,出現在了演訓場上。

“有蹊蹺!”透過夜視器材的微光,隱蔽在草叢中的張玉磊發現不遠處斷崖上的兩根“樹枝”的擺動幅度與旁邊的樹枝有細微差別——這很可能是藍軍為了隱蔽天線所設的偽裝,藍軍的指揮所就在附近。張玉磊竭力按捺住越來越快的心跳,帶戰友趁黑摸了過去。

“紅軍到底會怎麼打?”指揮方艙內的藍軍指揮官盯著眼前的地圖眉頭緊鎖,突然方艙門被拉開,幾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看著一臉錯愕的藍軍指揮官,張玉磊的嘴角微微上揚,這次轉型讓他心中亮堂,他的軍旅傳奇遠未畫上休止符。

心聲

心態決定成敗

■張玉磊

剛從坦克分隊轉到偵察排,我也很擰巴。後來發現,轉崗變的是陣地,不變的是擔當。心態調整好,往往更容易成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