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無人機打了21年交道,他成為首席“放鷹人”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曉杰責任編輯︰張碩
2018-05-25 01:41

在第81集團軍某特戰旅,無人機技師、二級軍士長閆濤是名副其實的首席“放鷹人”。入伍21年,閆濤與無人機打了21年交道。至今,閆濤操縱過13種型號的無人機,飛行時間超過4000小時,多次參加新裝備接裝工作,10多次參加軍以上比武演習。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閆濤正在檢修無人機。李 偉

2次參加國際維和,13次參加全軍重大演習,第81集團軍某特戰旅無人機技師、二級軍士長閆濤——

首席“放鷹人”的凌空突擊

■陳曉杰

漠北深處,大戰在即。一架無人機盤旋高空,“藍軍”防御陣地瞬間暴露在電子眼中。

“後置發動機動力不足,飛機即將墜落!”在某隱蔽地域的控制艙內,無人機發動機缸溫報警燈突然變成紅色,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

在這危急時刻,任何操作失誤都有可能導致昂貴的無人機裝備“打水漂”。有人提議返航。

“現在就是實戰,不能返航。”無人機操作員閆濤盯著顯示屏,邊檢查數據邊說,“開戰在即,指揮部正需要‘敵’部署信息,不能錯失這次偵察機會。”

只見他手眼並用,快速調整配置、抬高機身……一番應急操作,無人機逐漸回到正常航線。2小時後,無人機安全返航,順利完成偵察任務,摸清了“藍軍”前沿部署。事後回想,閆濤感嘆︰“當時無人機如果掉下來,那後果真不敢想象。”

在第81集團軍某特戰旅,無人機技師、二級軍士長閆濤是名副其實的首席“放鷹人”。

入伍21年,閆濤與無人機打了21年交道。至今,閆濤操縱過13種型號的無人機,飛行時間超過4000小時,多次參加新裝備接裝工作,10多次參加軍以上比武演習。

“一旦鑽進去,你就會愛上無人機。”已經40歲的閆濤,提起無人機就興奮得像個孩子,言語滔滔不絕,“掌握飛行狀態,就要對傳感器數據的實時變化非常敏感,練就眼觀六路的本事……”

有一年參加新型無人機培訓,他一頭鑽入廠房,把無人機拆開來鑽研。廠家生怕他損壞裝備,但他硬生生把無人機的每個零件都摸了個透。

在閆濤心中,要想發揮裝備的最大效能,就必須對每個零件都了如指掌。

在一次調試裝備過程中,閆濤發現,某型無人機的導航系統雖然先進,但會在某些極端條件下失靈。對于這個問題,廠家也一時查不出原因。

“裝備的任何瑕疵,在戰場上都可能是致命的。”閆濤沉下心,悶著頭在機庫研究了十幾天。經過逐個零件摸排,他終于找到了該型導航系統偶然性失靈的癥結所在。隨後,他向廠家提出改進建議,最終和廠家技術人員一道解決了這一難題。

這種鑽勁成為閆濤的制勝秘訣。

2013年,閆濤和戰友們赴外地接裝某大型無人機。在沒有專家在場指導的情況下,他帶著戰友,憑著一股鑽勁獨立完成首飛。他們成為該集團軍由士官獨立完成大型無人機首飛的“探路者”。

敢飛的勇氣,源于他21年來對無人機飛行數據的巨量積累。如今,無人機升空後,各種傳感器發回的數據,都會在閆濤腦海中還原成飛行的姿態。

“沉著冷靜、膽大心細。”這是隨閆濤參加多項演習的中士劉真對他的評價。

一次實飛訓練,飛機下降過程中,突然一陣強風從側邊刮過來。眼看飛機即將被刮出跑道,有摔斷起落架的危險,眼明手快的閆濤在5秒內微調十幾次,準確掌控方位角,將無人機拉回到正常角度。

艱難的抉擇,最能考驗官兵斗志。

去年,閆濤所在無人機排奉命轉隸。本來,他已經在原單位分了房子,妻子也已隨軍,一家人剛過上團圓日子。很多戰友勸他,干脆換個專業,繼續留在原單位,免得兩地分居。

“跟著裝備走,感覺踏實。”閆濤毫不猶豫地做出選擇,“我希望能夠多帶出幾批人。”

現在,閆濤已經是旅隊首席無人機飛行教員。他瞄準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努力引導無人機操作新手迅速實現轉型。在他看來,無人機作為我軍新質戰斗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必然需要培養更多的人才,而他責無旁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