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環境日∣邊關,動人綠色風景後的綠色身影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陳小菁 段青 楊磊 等責任編輯︰喬夢
2018-06-03 16:36

6月5日,世界環境日。今年,我國確定的世界環境日主題是“美麗中國,我是行動者”。眺望一座座邊關軍營,從三江源頭到南海島礁,從西北大漠到藏北高原,一茬茬戍邊戰友“像保護眼楮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他們在創建綠色營院的同時,積極參加地方生態文明建設,留住自然生態美景,造福邊疆群眾。今天,我們采擷一組邊防軍人保護駐地生態環境,為建設美麗中國作貢獻的生動鏡頭,以此向那些“為老百姓留住鳥語花香田園風光”的生態文明建設推動者、實踐者致敬,共同迎接第47個世界環境日的到來!

南沙永暑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喬宇飛 攝

■邊防官兵參加生態文明建設特別報道

邊關︰綠色的風景最動人

與美麗同行

■陳小菁

6月5日,世界環境日。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習主席發表重要講話,向建設生態文明的“美麗中國”發出了進軍號角。

今年,我國確定的世界環境日主題是“美麗中國,我是行動者”,再次向世人闡釋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好理念。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讓我們把目光投向祖國的邊陲。

初夏,青藏高原可可西里,藏羚羊成群結隊,神態安詳地前往棲息地產仔。上世紀80年代,一種叫做“沙圖什”的奢華披肩走俏歐美市場。不過,制作一條披肩,要付出3至5頭成年藏羚羊的生命。這帶著血腥味的美麗,一度助長了肆無忌憚的獵殺行為。如今,在藏羚羊遷徙的途中,一群群邊防軍人日夜巡守,呵護著它們的安全。

內蒙古阿拉善邊防,一排排綠樹挺立在沙漠邊緣。上世紀90年代,這里的沙漠迅速擴張,仿佛“懸”在京津冀頭頂的巨大“沙盆”。今天,這里風沙少了,植物多了,一路綠色一路景。這“綠肥黃瘦”的變化背後,有著邊防軍人愚公移山般播種綠色的身影。

眺望一座座邊關軍營,從三江源頭到南海島礁,從西北大漠到藏北高原,一茬茬戍邊戰友“像保護眼楮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他們在創建綠色營院的同時,積極參加地方生態文明建設,留住自然生態美景,造福邊疆群眾。

美麗青山,幸福藍天。今天,我們采擷一組邊防軍人保護駐地生態環境,為建設美麗中國作貢獻的生動鏡頭,以此向那些“為老百姓留住鳥語花香田園風光”的生態文明建設推動者、實踐者致敬,共同迎接第47個世界環境日的到來!

玉樹騎兵連冒雪在三江源參加植樹。文明 攝

1、三江源

你扎根的地方,已綠樹成蔭

■段青 楊磊 解放軍報記者 賈保華

5月中旬,三江源雪花紛飛,西部戰區陸軍某旅玉樹騎兵連官兵在結古河畔的“軍民林”揮鎬揚鍬,在灘涂上植下一片新綠。

三江源被稱為“中華水塔”,長江、黃河、瀾滄江發源于此,孕育了燦爛輝煌的中華文明。然而,這里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地表下不到半尺就是凍土層,樹木成活率低。

為保護三江源生態環境,玉樹騎兵連官兵數十年如一日,扛鐵鍬、抬樹苗、上荒山、入牧區,在訓練執勤之余播種綠色。

連隊司務長廖偉入伍15年,在植樹方面特別用心。他總結出一套能大幅提高樹苗成活率的種植方法︰先用火烤融化凍土層,再深挖樹坑,然後將牛羊糞和腐熟土深埋進坑里,樹苗栽好後,再用棉絮和布料包裹起來保暖。

“連隊有個傳統,每年新兵入伍,都要栽下‘扎根樹’。隨著一茬茬官兵接力種植,這片綠色如今向更遠的荒原延伸。”廖偉說。

在植樹隊伍中,一位兩鬢斑白的老兵格外引人注目。

他叫苟忠孝,已經退伍30多年了。這次,他專程從咸陽老家趕回老連隊,與官兵一同參與植樹。

苟忠孝清晰記得,30多年前,自己第一次來到玉樹時,目之所及只有“枯草黃”和“雪山白”。除了夏季到駐訓地能看到短暫的草原美景,一年里大部分時間都看不到綠色。

如今,看到營區內外生態環境的變化,苟忠孝不勝感嘆︰“是一代代高原官兵用青春和汗水澆灌出了這片林子,戰友們就像這些樹一樣,把自己的根深深扎進這片土地里!”

連長王育龍說,多年來,連隊先後組織官兵在三江源頭和江河兩岸的宜植區,累計栽種各類樹木5萬多棵。在官兵與當地群眾的不懈努力下,營區周圍植被覆蓋率明顯提高。

在現場的植樹隊伍中,還有一些來隊探親的官兵家屬,指導員範文秀的妻子黃珂珂,就是其中的一位。

7年前,黃珂珂第一次來隊探親,就趕上了植樹活動。那天,在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紀念碑下,她和丈夫攜手種下一棵“同心樹”。

“此後,這一做法成了連隊的傳統,每一位來隊探親的官兵家屬,都會和丈夫一起種下‘同心樹’,讓‘愛的種子’在江河源頭生根發芽。”她說。

2010年,玉樹發生地震,連隊營房受到損毀。在重建營房時,10多棵官兵早年栽種的樹,被規劃到新建營區營房地基內,需要砍伐。

得知消息,連隊戰士們流淚了︰“寧願不住新營房,也不能砍伐一棵樹!”

後來,上級修改了規劃方案,保住了大樹。如今,這些樹長得越來越粗壯,春夏秋冬與連隊官兵做伴。

連隊營區里最大的樹,樹齡已有50多歲了。這棵大樹的背後,承載著一個感人的故事。

上世紀六十年代,連隊軍馬衛生員趙文昌隨隊參加剿匪。不顧高原缺氧,不管風雪嚴寒,他和戰友拼死與匪徒戰斗。不幸的是,在連夜追擊匪徒的戰斗中,趙文昌壯烈犧牲。

為了紀念烈士英靈,在趙文昌長眠的地方,戰友們含淚種下一棵樹苗,給它起名為“文昌樹”。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玉樹騎兵連官兵先後在營區種活了黑刺、紅柳等7個品種的樹木3000余棵,使營區綠化率達到80%。昔日寸草不生的營區,而今變成“春有花、夏有蔭、秋有果”的生態家園。

“守衛在江河源頭,我們有責任守護好這里的一草一木,讓祖國的母親河更加清澈、美麗。”連長王育龍說。

一道道綠色屏障,固鎖著三江兩岸,給雪域高原注入了生命與活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