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性思想工作"常見病"咋治?"藥方"就藏在群眾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胡春華、程小冬 等責任編輯︰張碩
2018-06-12 04:02

軍隊建設的長期實踐證明,經常性思想工作是一項管根本、管長遠的工作,一天不做也許不會有問題,長期不做肯定出問題。因為人的思想時時刻刻都處于變化之中,經常性思想工作的本質,就是時時刻刻引導官兵最大限度地消除和抵制不良現象的侵蝕和影響,不斷吸收正能量、充滿正能量、釋放正能量。這種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鮮明特征,彰顯著經常性思想工作的魅力與個性,看似平平常常,實則不同尋常;看似簡簡單單,實則大有文章。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經常性思想工作一天不做也許不會有問題,長期不做肯定出問題

●拿著昨天的“鑰匙”打不開今天的“鎖”,不對路就必須換思路

●改變,不是故弄玄虛的“亂創”、缺乏調研的“盲創”、改頭換面的“假創”

看似平常不尋常

——對經常性思想工作的再認識

■胡 蝶 羅詞鳳 解放軍報記者 胡春華

(一)

經常性思想工作作為我軍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寫進了軍史,頒布于《政治工作條例》,它伴隨著我軍的誕生而產生,隨著我軍的成長而完善。

軍隊建設的長期實踐證明,經常性思想工作是一項管根本、管長遠的工作,一天不做也許不會有問題,長期不做肯定出問題。因為人的思想時時刻刻都處于變化之中,經常性思想工作的本質,就是時時刻刻引導官兵最大限度地消除和抵制不良現象的侵蝕和影響,不斷吸收正能量、充滿正能量、釋放正能量。這種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鮮明特征,彰顯著經常性思想工作的魅力與個性,看似平平常常,實則不同尋常;看似簡簡單單,實則大有文章。

(二)

時下,不少帶兵人常常發出這樣的感嘆︰過去看似好做的工作,現在難做了;過去看似簡單的問題,現在復雜了;過去看似有效的方法,現在不靈驗了。究其原因,社會的大環境在變,兵員成分在變,官兵成長的背景在變,而我們應對的方法和有效手段並沒有變多少。拿著昨天的“鑰匙”打不開今天的“鎖”,這種感嘆和困惑歸根結底還是對經常性思想工作的本質認識不深,對新特點把握不準,對新規律感悟不透。

觀察不細致。有經驗的帶兵人,常常能從戰士翻來覆去的睡姿中、忽多忽少的飯量中、陰晴變化的表情中、一反常態的情緒中、參與活動的冷熱中,覺察到經常性思想工作的“蛛絲馬跡”。听一听戰士的呼嚕聲,品一品戰士的牢騷話,聞一聞戰士的汗臭味。察之尚細,放矢有的。否則,只會“概略瞄準”,必定脫靶無疑。

時機抓不準。經常性思想工作是有規律可循的,環節點、關鍵點、轉折點、矛盾點,都是做好思想工作的最佳時機。任務轉換時、新兵入營時、老兵退伍時、單獨執行任務時、休假探親時、婚戀受挫時等等,都要及時靠上去,早提醒、早預防,遇到問題早化解。戰士們從入伍到退伍,面臨許多人生的轉折點、岔路口,困惑、郁悶、糾結、彷徨在所難免,渴望理解和幫助。及時伸出手拽一把,及時蹲下來嘮嘮嗑,許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談心不對路。在一些單位,談心次數並不算少,效果之所以不明顯,就是因為把談心當成了說教,往往在不了解對方思想底數的情況下,就先入為主、自以為是,把自己的主張和願望強加在對方身上。這種說教式的談心不僅起不到作用,還會讓戰士反感。談心的有效性,不在于我們說了多少,而在于有沒有談到“點”上、對方理解接受了多少。

過于形式化。一說談心就知道一張桌子兩把椅子,談心一開口就是“老三樣”,一到檢查必翻本子。經常性思想工作要講形式,但不能形式化。很多時候,真正管用的方式方法或許就是一個充滿信任的眼神、一次算不上談心的聊天、一個短暫的電話問候、一件“暖兵心”的實事。僅僅局限于形式上、本子上,效果可想而知。

(三)

反觀歷史與現狀,通過末端看起源,經常性思想工作不僅僅是個方式方法問題。

經常性思想工作要“有思想”。因為教育的本質最終是通過思想感化人的,而有沒有思想則取決于是不是把準了官兵的思想脈搏並打開了心門。然而多年來,那些故弄玄虛的“亂創”、缺乏調研的“盲創”、改頭換面的“假創”,不同程度地抽取和淡化了思想的內核,致使一些單位的教育,調門越來越高、內容越來越空、離官兵越來越遠。有的自覺不自覺地陷入一種誤區,常常熱衷于對教育的意義摳來研去,而恰恰對受眾的主體研究不多、關注不夠,只知道自己“怎麼講”,不清楚官兵“怎麼想”。

經常性思想工作要“講藝術”。曾有哲人說過︰“世界上最難辦的事莫過于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里。”思想工作者恰恰扮演的就是這個角色。正是因為難,才叫使命;正是因為難,更講究藝術。

同一個人面對不同問題,或同一個問題發生在不同人身上,都可能有不同表現。面對這麼多“不同”,如何處理和把好火候,需要藝術;讓深奧的理論從塔尖上落到地,揉爛了,消化了,變成大眾喜聞樂見的口吻,需要藝術。

德國哲學家雅斯貝爾斯說得好︰“教育本身就是意味著,一棵樹搖動另一棵樹,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這種“搖動”“推動”和“喚醒”,無不充溢著藝術的成分。

經常性思想工作更要“有愛心”。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說︰“愛是教育的基礎,沒有愛就沒有教育。”思想政治工作所提倡的“通情達理”“入情入理”,絕不是說說而已,都是有內涵有根源的。當我們埋怨官兵關系難處時,要想想自己是否傾注了真情;當我們要求別人走腦入心時,要想想自己是否觸動了心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