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西藏,38歲的“列兵”用雙腳丈量邊防巡邏路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尹威華、李斌、王兆宇責任編輯︰喬夢
2018-07-23 07:07

莊稼要想收成好,離不開墩苗;年輕干部的成長,離不開基層沃土。只有經歷過基層鍛煉,年輕干部才能在摔打歷練中長本事,在豐富經歷、積蓄能量中逐漸成熟。

一位作家說,在基層沉澱的厚度,將決定一個人未來發展的高度。一位指揮員說︰“在基層淌的汗水、流的淚水,都是促人成長的肥水。”

年初以來,來自陸軍14所院校和科研機構的748名軍官走出校園,分赴500個榮譽連隊見習鍛煉。他們中有不少人下到邊防一線連隊,參加巡邏執勤。

本文的主人公,就是一位自願赴西藏高原邊防當兵鍛煉的代職干部。一條巡邏路,一生邊防情,雪山巡邏的經歷讓他真切感悟︰人之所以感到幸福,不是因為生活得多麼舒服,而是因為生活得有希望。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一條巡邏路,一生邊防情,作為一名38歲的“列兵”——

我用雙腳丈量巡邏路

■尹威華

盛夏,高原腹地,晨光熹微。

西藏軍區某邊防團一連駐地,鮮艷的五星紅旗迎風招展,蜿蜒的河水奔涌而去,墨綠色林海雨霧繚繞,與遠處的雪山遙相呼應。

一幅美麗的畫卷在眼前呈現。此刻,我卻無暇欣賞這美景,因為我和戰友們已整裝待發,目標︰扎日雪山。

官兵巡邏到點到位,拍照留存資料。

(一)

此次巡邏的目的地,是位于扎日雪山深處的一條邊境通道。這一路,海拔落差大,叢林密布,異常艱險。對于守防不久的新戰士來說,參與這次巡邏任務是一種挑戰。

點名時,第一次執行巡邏任務的列兵王明張,雙手緊握鋼槍,臉上寫滿興奮,答“到”的嗓音高亢而略帶顫抖。

同樣懷著忐忑而激動心情的,還有站在隊尾的我。

徒步前往扎日雪山邊防巡邏,除了道路艱險,可能還會遇到其他意想不到的險情。

對于連隊老兵而言,這段巡邏路也許都不足以稱之為“難”。但對于已經38歲、來邊防鍛煉僅2個多月,且不熟悉邊防情況的我來說,執行這次任務絕對是一次考驗。

幾周前,我就開始加大訓練強度,並向連隊老兵了解路上情況和巡邏注意事項。做了充分準備後,我向連長旦增旺久提出要參與扎日雪山巡邏。

旦增連長面龐黝黑,不苟言笑。常年戍守邊防,讓這位藏家漢子看上去沉穩而干練。

“連長,讓我去吧!”看我一臉焦急,旦增連長點頭同意。

巡邏官兵踏碎石、踩枯木,謹慎前行。

(二)

出發!

一路上懸崖千仞,山路崎嶇,河中巨石枯木橫臥,湍急河水傾瀉而下。

行進在河邊小道上,四級軍士長段棋宏帶領“尖刀組”前出偵察。

“注意落石和枯木!”每過一處危險路段,他都要抬頭向山上觀望,大聲提醒戰友們。

刺眼的陽光直射刀削般的懸崖,光滑的岩體反射著金屬般的光澤。

這條巡邏路,段棋宏已走過近百次,對每一處路段可能遇到的險情都“心中有數”。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那年,段棋宏和戰友們在巡邏途中遭遇暴雨天氣。山上不時有石頭滾落,一棵棵樹被砸中,發出刺耳的斷裂聲。

有了那次驚險的巡邏經歷,段棋宏走在這條路上更加警覺。為了確保戰友們的安全,每次巡邏他都在隊伍最前面負責偵察。

穿過河流,巡邏隊快速插入茫茫林海。

由于剛剛下過一場大雨,原始森林中的參天大樹不停往下滴水,地面泥濘不堪。官兵們時而在青苔滿布的小徑疾行,時而在橫臥地面的枯木上跋涉,腳下盡是濕滑碎石……大家深一腳淺一腳,用盡各種姿勢保持身體平衡。

風險無處不在。看似結實的枯樹一踏即斷,走在我前面的列兵石嘉偉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小心……”我剛要伸手去扶,不料腳底打滑,腰部重重撞在石頭上。

我和石嘉偉爬起來,互相看看並無大礙,立即檢查裝具,趕緊追趕隊伍。

老兵楊聯津一聲不吭,搶過我身上的裝具,扛在肩上。他弓著腰艱難前行,豆大的汗珠滑落臉頰。

沒多久,巡邏隊來到一處深谷,大家必須手腳並用攀爬一面懸壁。旦增連長站在谷底,一個一個地護送官兵攀崖。

終于,攀上了懸崖,到了一處平坦地域。休息間隙,下士王鴻給我們講起一個故事。

那是一年秋季,連日暴雨,這片深谷被上漲的河水淹沒。他們砍斷樹木搭起獨木橋,時任連長文中華與6名老兵跳進冰冷的河水中,護送戰士快速通過。

輪到王鴻時,他腳下打滑掉進河里……文中華眼疾手快,一把將他拽住。

當時,王鴻只有19歲,經歷了生死一劫的他,記住了文中華連長告訴他的話︰“軍人字典里沒有服輸兩個字,跌倒了再爬起來,擦干眼淚往前沖……戰友的命就是我的命!”

鮮艷的五星紅旗飄揚在邊境線上空。李斌  

(三)

正午,氣溫驟升,迷彩服被汗水浸濕。

我剛想脫帽擦汗。副連長洛松多吉上前制止︰“叢林蚊子雖小毒性卻大,一咬一大片,奇癢無比,噴防蚊劑都不頂用。”

此時,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山里的山虱、螞蟥也不少。

半小時後,戰友們都“中招”了——脖子、手上被蚊蟲叮咬,紅包一大片。

老兵告訴我,被山虱叮咬後,必須立即將其扎進皮膚的“觸手”挑出來,否則極易發生感染。

對于原始森林的險惡,中士吳文超深有體會。

6年前的一次巡邏,他被草叢中的毒蛇咬傷,情況緊急。戰友張禹毫不猶豫地為他吸出毒液。

“我的命是張禹幫我撿回來的。”吳文超說,一起巡邏的戰友都是生死兄弟,這份情誼值得一生珍惜!

抵達目的地,官兵們立即對通道進行勘察和清理。洛松多吉帶著幾名骨干,拿著砍刀在前方開路。

一路跋涉,終于來到目的地。檢查完點位,大家展開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合影拍照……

扎日雪山腳下,仰望藍天,看著身邊一個個年輕的戰友,我禁不住捫心自問︰

從軍10余載,是否一直保持“保家衛國”的初心情懷?是否像新兵時一樣時刻保持沖鋒戰斗的姿態?是否因為個人得失而停滯了前進的步伐?

這次扎日雪山巡邏的經歷,讓我找到了繼續奮進的力量。

(李斌、王兆宇參與采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