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時節:願你行走萬里,歸來仍是戰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郝欣欣 蔡婉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09-04 06:53

 

下士寧春麗

比武場上 意猶未盡

台風正在擦肩而過,給這個炎熱的夏季帶來難得的涼爽。

“……只是潮起潮落,別到最後你才發覺,心里頭的野獸,還沒到最終就已經罷休。”寧春麗站在窗前,思緒隨著歌聲鑽進了過往。

2016年3月,上級要選拔女兵赴俄羅斯參加軍事比賽,寧春麗很想參加,但由于她因訓練導致膝蓋輕度滑膜炎,連隊沒有推薦她去參加選拔。

可寧春麗不覺得那點炎癥是傷病。因為1個月之前,她剛剛在單位舉辦的“十大鐵人”比武中取得女子組冠軍,成績證明了她的實力。她極力爭取,但最終未能如願。

5個月後,與寧春麗同一個連隊、也是同年兵的戰友楊葉在俄羅斯“國際軍事比賽-2016軍醫接力賽”中,與小組成員共同努力,摘取一金兩銀。寧春麗得知消息,在替戰友楊葉感到驕傲的同時,也為自己感到遺憾。

其實與楊葉一樣,寧春麗也很要強,骨子里始終透著一股硬氣,訓練起來滿身狠勁。當兵第二年,原濟南軍區組織創破紀錄比武。備戰比武中,寧春麗在爬桿接線訓練時,右手無名指被碎木刺扎傷,傷口因感染,指肚上長起了肉瘊。

“還有一個多月就要比武了,不能放棄。”寧春麗忍著疼痛繼續訓練。5米多的線桿,寧春麗抬腿一跳,雙手一環,兩腳一扒,像個壁虎一溜煙兒爬到桿頂。迅速打好線結,兩手扒住線桿下滑,快到地面時,右手一陣劇痛讓她徑直摔在地上。抬手一看,肉瘊紫得發黑,底部被擦破,鮮血直流。

班長硬拉著寧春麗去醫院做手術。回到連隊,寧春麗得知比武名單里沒有自己,便“氣哼哼”闖進連部︰“連長,比武我要參加,不能爬桿我就纏線!”拗不過眼前的這個倔女子,連隊只得允許她手上纏著繃帶練習收放線,備戰比武。

“29秒30,破紀錄!”那年,比武場上的寧春麗抱著戰友轉起了圈,烏漆墨黑的右手在太陽下閃著光,指肚上的血痂悄然脫落,疼痛不再。

“人生如果沒有裂縫,陽光如何照射進來。”天空的烏雲望不到邊際,暴雨依然如注。听著歌曲,寧春麗在日記本上寫下自己的心緒。

沒能參加國際比賽選拔,是寧春麗當兵這五年最大的遺憾。她想登上更大的舞台,並非渴望那些隨之而來的榮譽,而是為了證明自己。

要退伍了,寧春麗盤算著回去後要不要去上警校,畢竟,她還是喜歡追求相似的職業。當初的她在警察和軍人之間選擇了後者,現在的她要做出人生的另一種選擇。

這天,侵擾了幾日的台風漸漸遠去,暴雨驟停,濃厚的雲層裂開一道縫隙。正在听歌的寧春麗摘下耳機,望向窗外。一束陽光打在臉上,她眯了一下眼楮,回應陽光一張笑臉。

心聲

總會有遺憾

■寧春麗

“人生不會只有收獲,總難免有傷口,不要害怕生命中不完美的角落,陽光在每個裂縫中灑落。”過往總會有遺憾,未來也有不完美,不如退一步,心底便灑滿陽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