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時節:願你行走萬里,歸來仍是戰士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郝欣欣 蔡婉責任編輯︰伍行健
2018-09-04 06:53

下士農文朗

灶台邊上 幾分惆悵

“退伍前真的給戰友們做不成一頓飯了嗎?”慢慢擦著灶台,農文朗心情沉重。

他撫摸著陪伴了自己五年的“老伙計”,鼻頭一陣酸澀,它們陪伴自己把近兩千個日夜過得有滋有味。農文朗有點不舍。

拿起馬扎,坐在灶台邊,農文朗想起自己最忙碌的那段日子。2015年夏天,單位組織海訓,農文朗擔負炊事班值班。當其他戰友都去海里訓練時,他一個人需要保障110個人的伙食。洗菜、配菜、炒菜、上菜一氣呵成,看著結束訓練的兄弟吃得狼吞虎咽,農文朗用手一抹滿是汗珠的額頭,咧開嘴笑了。

想著當時利索的自己,再低下頭看著仍舊伸不直的右手,此時的農文朗有些懊悔。

兩個月前的一個上午,農文朗和往常一樣把面團放進壓面機。“今天的面團咋有點硬?”農文朗正想得出神,突然一陣劇痛打斷他的思緒。

“壞了!”只見他的右手和面團一起滑進壓面機,小指和無名指被壓面機牢牢壓住,動彈不得,指腹硬生生被掰成兩半,白骨隱約可見。

縫了28針後,農文朗的右手拿不起菜刀,顛不了勺。班長趙臣宗讓他在宿舍休息,可他閑不住。

“這次肉炖得有點膩,加塊橘子皮試試。”“這個蠔油生菜,耗油放少了,下次多半勺。”白天,受傷後的農文朗舉著被紗布包得嚴嚴實實的右手,一邊用左手整理著灶台,一邊 “----嗦嗦”地指導著李昊令這個“小徒弟”。

“熱鍋放油,油半開後放糖炒至棗紅色,加肉炒勻,兩勺老抽,半盆水,水開後再放肉蔻、香葉、桂皮、白芷、八角。”農文朗清晰地記得紅燒肉的制作步驟。“一百個人做紅燒肉有一百個味道,文朗你得好好琢磨!”剛入炊事班時,班長趙臣宗手把手帶他的點滴還歷歷在目。馬上就要走了,農文朗要把這門手藝傳下去。

無名指右側神經斷裂,手指再也伸不直。這次受傷,給農文朗的右手刻下了一生的“印章”。離退伍的日子越來越近,前兩天,農文朗受傷的右手拆線了,剛從醫院回來的他又馬不停蹄地干起給養員的老本行,訂菜、收菜忙得不亦樂乎。

立秋過後,夜半涼爽。迎著月光,農文朗再一次看著自己的右手出神。入伍前的那個毛頭小伙子已經變成現在這個“顛大勺、嘗百味”的“大廚”,摸著手掌上一塊塊的老繭,農文朗感嘆著曾經能一口氣拉20個單杠的過往。

手指頭上兩條紫得發黑的傷疤,是這五年留給他最耀眼的“印章”。也許,退伍後的每個夜晚,當農文朗每次看到這枚不同尋常的“印章”,就會想起當兵的故事。

心聲

軍旅嘗百味

■農文朗

清蒸、水煮、爆炒、紅燒、油燜,不同的做菜方法帶來不同的味道。軍旅匆匆,但有百味。短暫的五年,故事不多,卻記憶深刻。手上這枚“印章”,就當成故事里的一劑調料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