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們在戰位報告|“強軍精武紅四連”︰習主席為咱命名!

來源︰中國軍網 作者︰孫智英 王旭 池俊成 發布︰2020-10-10 09:53:3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強軍精武紅四連”︰習主席為咱命名!

■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王旭 通訊員 池俊成

 

“廖榮坤、李恩祿、孫玉清……”在“強軍精武紅四連”連史館的門口,巨幅花名冊詳細記錄著該連歷任連長、指導員的名字和任期。從1927年到2020年,102個名字記錄傳承著“紅四連”厚重的連史。

連隊現任指導員陳思宇的名字,也會在不久的將來以第51任指導員之名列陣其中。于陳思宇而言,是榮譽,更是沉甸甸的責任。

2015年8月,習主席簽署命令,授予連隊“強軍精武紅四連”榮譽稱號。七個大字,承載著領袖的囑托,激蕩在“紅四連”每一個官兵的胸膛。

2015年8月,中央軍委授予連隊“強軍精武紅四連”榮譽稱號。中國軍網記者孫智英 攝

這個誕生于1927年、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同齡的連隊,從硝煙中走來,歷經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參加了夜襲陽明堡、決戰孟良崮、西方山反擊戰等百余次戰役戰斗,涌現出一級人民英雄劉繼禎、一等功臣王俊才等數十名戰斗英模和“神槍手”宋世哲等大批先進典型。

2003年,第15任連長田永泉重回連隊,帶回來的還有一個小小的紅色日記本。

2003年,第15任連長田永泉(中)回到連隊(翻拍資料)。

第15任連長田永泉撰寫的《西方山反擊戰回憶錄》(翻拍資料)。

“接到團的戰斗命令,我連的戰斗任務是配合227團一營攻打西方山,擔任第一梯隊,為主攻方向上的步兵連迂回到敵人側後發起沖擊……”

西方山反擊戰是抗美援朝戰爭的一場重要戰斗。四連官兵接到任務後,不辱使命,成功奪取西方山第二峰,把紅旗插在了高地上。四連全連170余人,經過這場激戰最後只剩下7人。

當年的日記本已經泛黃,靜靜躺在連史館,等待下一個再下一個四連的兵。“這後面的空白,就是留給我們的。”陳思宇說,“我們要繼續寫下去,寫好新時代四連人的日記。”

“強軍精武紅四連”指導員陳思宇在連史館講述紅色日記本的故事。中國軍網記者孫智英 攝

作為“紅四連”的老兵,李俊逸仍清晰記得那個無上光榮的時刻。

2014年7月30日,習主席到原第31集團軍某師看望慰問官兵。習主席來到“紅四連”,走進連隊宿舍,參觀榮譽室,听取情況介紹,詳細了解戰士們學習、訓練、工作、生活情況,並語重心長地勉勵官兵︰發揚光榮傳統、當好紅色傳人,苦練打仗本領、爭做精武標兵,在完成重大任務中當先鋒、打頭陣,為實現強軍目標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彼時的李俊逸剛入伍不久,能夠站在方陣中接受主席檢閱,讓李俊逸興奮得徹夜難眠,“這是天大的榮譽,想都不敢想。”

李俊逸新兵下連即被分到“紅四連”,在這個強手如雲的隊伍里,他鉚足了勁兒突破重圍,“雖然成績達到訓練大綱優秀標準,但在四連卻可能是墊底。”

苦練打仗本領、爭做精武標兵。這是統帥的殷切期望,也是每名四連官兵的價值追求。

上士唐公建被任命為炮長技師,負責全連炮長訓練和武器檢修。從零開始,唐公建每天在戰車上一待就是一天,裝備保養時雙手被步戰車並列機槍的稜角踫得盡是血痕。憑著這股勁兒,唐公建武器分解結合的時間從開始的1分多鐘練到了12秒。上龍虎榜、進榮譽室……那一刻,唐公建覺得自己終于成為了一名合格的“紅四連”兵!

列兵黃碩入伍10個月,已經可以獨自熟練駕駛步戰車。他在訓練場待的時間比在宿舍待的時間還長。數不清的操作練習,讓他的雙手磨出了繭子,也變得更加有力。當熄燈號響起,黃碩和連隊戰友們如約定般再次走進連隊訓練場,開始新的夜間訓練。“不想被超越,四連的兵,就要扛紅旗爭第一!”

“習主席的囑托,是我們煥發斗志不斷進步的動力源泉!”該旅領導介紹說。時光荏苒,習主席的諄諄教誨和殷殷囑托,如洪鐘大呂、似戰鼓催征,內化為廣大官兵維護核心、听從指揮的政治信仰,推動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基層落地生根、開花結果,不斷推進部隊戰斗力水平在轉型重塑中節節攀升。

2017年,部隊改革重塑,享譽全軍的第73集團軍某旅“強軍精武紅四連”從摩托化步兵連改編為裝甲步兵連。把“鐵腳板”練就成“鋼履帶”,連隊官兵不忘初心,再次向轉型“高地”發起沖擊,在轉型升級中實現“彎道超車”。

某次紅藍對抗演練,閩北某綜合訓練場,硝煙彌漫處,步兵協同裝甲突擊群以排山倒海之勢迅速奪佔“敵”要點,呼嘯而來的直升機在預定空域低空懸停,10余名特戰隊員滑降而下,跨壕溝、穿叢林,直搗“敵方”縱深據點……四連官兵的精彩表現又一次“驚艷”了現場的觀摩人員,陣陣喝彩聲不絕于耳。

“這是連隊成功轉型的縮影。”該旅領導介紹說,為適應部隊轉型發展需要,上級賦予四連由傳統單一型步兵向裝甲步兵轉型的任務。

然而,四連的蛻變也經歷了轉型的陣痛與挫折。

剛接到裝備不久的一次野外訓練中,一輛步戰車熄火了,全連官兵沒有一個人能搞明白原因,2個小時過去了,步戰車還在原地“趴窩”。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官兵撥通了旅隊修理工的電話,維修人員來到訓練場,鑽進戰車不到1分鐘就讓戰車重新啟動了,出來帶著埋怨的口吻說道︰“以後這種幾秒鐘就能搞定的小毛病,就不要打電話叫我們過來了,你們得學會自己解決。”全連官兵听後羞愧難當。

那天夜里,四連官兵沒有一個人能安然入眠,很多人暗下決心,要用最短的時間掌握基本操作。

從零起步、從頭學習。學理論、練技能,沒有條件就創造條件……接到新裝備不到30天,“紅四連”全體官兵已經掌握基本操作;新裝備列裝不到百天,旅里組織戰斗射擊考核,“紅四連”實彈射擊成績合格率達100%。

一次紅藍對抗考核,導演部帶著“藍軍”與7個步兵營逐個展開較量。時任連長章星偵察發現,藍方依山布陣、易守難攻,正面強攻不行,但迂回穿插風險太大,需要形成前後夾擊態勢才行。章星果斷決策,由時任指導員李純組織正面進攻,自己帶著一個小分隊大膽穿插。經過幾個小時翻山越嶺,他們順利迂回到藍方背後,對藍方形成夾擊之勢。最終四連所在營成為7支參演“紅軍”中唯一取勝的單位。

“心中時刻有戰場,打仗人人有硬功。”在強軍征程中,連隊官兵把練兵打仗視為自己的精武追求,把打贏制勝作為自己的履職本分。他們積極探索步兵特戰化訓練路子,組建“藍軍班”開展實戰化對抗訓練。全旅特戰課目比武競賽紀錄,至今有8項由四連官兵創造和保持。

8月13日,即將赴某地駐訓的“強軍精武紅四連”官兵組織開展出征儀式。中國軍網記者孫智英 攝

今年8月13日,炎炎烈日下,四連官兵在車場展開一場外訓出征儀式。“紅四連”又要馬不停蹄地征戰下一個“高地”——赴西北某訓練基地展開千里機動駐訓。

從沿海的繁華城市向西北戈壁機動,是四連在部隊改革重塑後的第一次。在強軍征程中,四連還將面對一個又一個“第一次”,四連人就像先輩們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的表現一樣,以強軍精武的沖鋒姿態向新的目標發起沖擊。

 

責任編輯︰孫智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