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功的“含金量”有多高,關鍵看這份榮譽的“含戰量”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楊從榕 趙治國 段江山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10-20 07:17

和平時期,一等功“含金量”有多高?

2018年夏,國際軍事比賽“蘇沃洛夫突擊”步戰車組項目競賽,新疆軍區某合成團炮長馬帥靶靶命中,助力我軍參賽隊摘得金牌,榮立一等功。

馬帥在收獲掌聲和鮮花的同時,也听到了一些質疑聲︰“賽場上都是高手角逐,能不能奪冠有時候也看運氣”“賽場上的一等功終究還是要靠戰場上的表現才能掂出斤兩”……

馬帥明白,在戰爭年代,那些榮立戰功的前輩個個殺敵神勇,他們的戰功確實更有分量。但想起獲得這個一等功自己的付出,他心里也倍感自豪。

面對質疑聲,馬帥選擇繼續埋頭苦練,在一次又一次實戰化演練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後來,他帶出來的徒弟也榮立了一等功。

有了越來越多的實戰化訓練成績加持,不再有戰友質疑馬帥的一等功“含金量”。時至今日,他早已對那些質疑聲釋然,並對此有了新的認識︰“一等功的‘含金量’到底多高,關鍵看獲得這份榮譽的人為戰斗力建設貢獻了多少。”

掂一掂一等功的“含金量”

■楊從榕 趙治國 解放軍報記者 段江山

新疆軍區某合成團上士炮長馬帥在進行實彈射擊訓練。

吃盡苦頭才摘得金牌,這個一等功的“含金量”怎麼就不高了

新疆軍區某合成團上士炮長馬帥在進行實彈射擊訓練。

至今,馬帥還時常想起自己軍旅生涯中那個高光時刻。

2018年夏天,庫爾勒賽場,奪得“蘇沃洛夫突擊”步戰車組項目單車賽冠軍,他和戰友們登上步戰車頂,展開國旗,迎接觀眾席上涌來的歡呼聲。

“坦克兩項”和“蘇沃洛夫突擊”兩項比賽,都是俄軍緊貼戰爭實踐設計的,其比賽強度和難度之大,已被參賽各國軍人公認。作為新疆軍區某合成團上士炮長,馬帥的奪冠之路可謂披荊斬棘、千磨萬礪。

更早前,還是中士的馬帥就報名參加國際軍事比賽-2016“坦克兩項”,並憑借過硬軍事素質進入備賽集訓隊。然而,在高手如雲的集訓隊,他的摸底考核成績僅處于中等水平。

為了盡快提高射擊精準度和穩定性,馬帥反復進行瞄準訓練,在本子上記錄了集訓隊所有炮手的實彈射擊數據,每條數據下面都有他推算的射擊修正量。

那是一段浸滿了汗水、耗費了巨大精力和心智的錘煉過程。馬帥也從集訓隊的“中等生”,逐步進階為集訓隊“尖子”。

經過層層考核選拔,馬帥最終以替補身份奔赴俄羅斯賽場。3場坦克單車賽,他坐在“冷板凳”上當觀眾。不料,一名炮長接連發揮失常,馬帥這個替補意外獲得出場機會。

半決賽中,馬帥擔任中國隊首發車組炮長,命中4個目標。決賽中,他一舉命中6個目標,助力中國隊奪得團體銀牌。

戰場無亞軍。心懷“冠軍夢”的馬帥心中滿是遺憾。

2017年,馬帥很早就開始準備迎戰新一屆“坦克兩項”比賽。在集訓隊,他迅速成為當年的頭號奪冠種子選手。

然而,那一年是其所在團首次組隊參加“蘇沃洛夫突擊”步戰車組比賽,步戰車參賽隊急需1名有國際賽事經驗的隊員。作為當時全團唯一參加過國際軍事比賽的戰士,馬帥主動放棄了“坦克兩項”參賽機會,轉而申請參加“蘇沃洛夫突擊”項目比賽,成為某型步戰車炮手。

步戰車與坦克的火炮系統存在巨大差異。面對相對陌生的步戰車,想到即將到來的賽事,馬帥沒有畏懼,心目中的“冠軍夢”越燒越旺︰他想在新的戰位證明自己的實力。

一周之內,馬帥翻遍相關訓練教材,把炮長操作部分的零部件拆裝了十幾遍。

為了摸清彈道規律,隊友打曳光彈時,馬帥拿著望遠鏡蹲在步戰車上觀察,劇烈的炮聲震得他耳膜發疼。他甚至在距離靶標不遠的地方挖了個掩體,時常隱蔽其中,近距離觀察其他優秀步戰車炮手打出的炮彈彈道。

兩個月後的集訓隊考核中,馬帥奇跡般地進入前3名。然而,上級敲定“蘇沃洛夫突擊”參賽陣容時,優先選擇了友鄰單位具備連續2年參賽經驗的選手,馬帥再次被定為“替補”。

那一次,中國隊發揮出色,馬帥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

“不突破自己,不為國真正爭一次光,這輩子都不甘心。”2018年,馬帥再次報名參加“蘇沃洛夫突擊”步戰車組比賽。

集訓隊備賽,馬帥再次全力以赴。那段時間,戰友們經常在深夜被背誦火炮射擊參數的聲音吵醒。都知道是馬帥說夢話,大家只好把耳朵堵上。

一天凌晨,馬帥忽然爬起來往車場跑,等檢查完火炮可以正常擊發後才返回宿舍。被吵醒的戰友問起緣由,他說,夢見自己在賽場上突遇火炮不能擊發的故障,只有確認清楚了才放心。

戰友們開玩笑說,馬帥為了比賽都快著魔了。

經過那次集訓,馬帥的射擊技能不斷精進。他可以用火炮遠距離擊中胸環靶靶心,戰友們說他“用炮彈打出了狙擊槍的感覺”。體感估測風速,他報出的數據與橫風傳感器測算的數據偏差極小,戰友們送他“人體測風儀”的綽號。

憑著這一身硬功夫,馬帥終于苦盡甘來,不僅在那年比賽中圓了“冠軍夢”,還創破該項賽事最好成績紀錄,為國爭了光。因此,馬帥對上級隨後授予的一等功榮譽無比珍視。

面對一些人對和平時期一等功“含金量”的質疑,馬帥一時想不明白︰吃盡苦頭才摘得金牌,這個一等功的“含金量”怎麼就不高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