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飛行營長到技術室主任,他完成了屬于自己的“轉型突擊”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陳典宏 許浩杰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10-21 07:08

第74集團軍某旅積極拓寬飛行員成長路徑——

一名飛行營長的“轉型突擊”

■解放軍報記者 陳典宏 通訊員 許浩杰

皓月當空,清輝點點。深秋時節,第74集團軍某旅高標準完成了一場戰備拉動演練。演練圓滿落幕,戰鷹相繼歸巢,飛行員們坐上大巴返回宿舍,心情格外放松。然而此時,身著藍色飛行服、手拎公文包的該旅飛行技術室主任許琦則行色匆匆,徑直向機關辦公樓快步走去。在那里,屬于他的那一輪“沖鋒”才剛剛開始……

從馳騁沙場的飛行營長,到運籌帷幄的飛行技術室主任,許琦一直在和時間賽跑,今晚也不例外︰處理文電、完善訓練方案、聯系院校和廠家……整個晚上,許琦的工作節奏就像按下了快進鍵。

突擊、突擊、再突擊,盡管他行事高效、辦文利落,但處理完手頭工作,已是凌晨兩點。

對許琦來說,這只是一個平常的夜晚。自去年6月走上機關崗位以來,他已數不清多少次披星戴月而歸,那條星月照亮的夜歸之路,成為他“轉型突擊”的見證︰一年零4個月,肩章上的“星星”也由2顆變為3顆。

“都正團了,為啥還這麼拼?”“肩頭的責任重了,常感覺本領不夠用。”在反復摔打磨練的過程中,許琦一路追趕,不敢停歇,努力彌補履職新崗位的“能力差”。

“改革前,受編制體制影響,陸航部隊飛行員可以擔任的機關和營連崗位有限,任職路徑相對單一。”許琦回憶,2015年,他還是正營職飛行大隊長,任職年限即將到杠,按照當時的政策,如果不能晉升更高一級崗位,他就要面臨進退去留問題。

許琦坦言,當時也曾考慮過“轉身”,但看著單位和個人獲得的那些榮譽獎章,總感覺心里空落落的。

“得益于我軍政策制度改革釋放的人才培養紅利,旅里為飛行員設立的機關和營連任職崗位增加,以往的部分崗位也按照更高職級配備,大大緩解了飛行員的任職矛盾。”許琦介紹,旅里按規定組織飛行員多崗位交叉任職,選拔優秀飛行員同時擔任政工、保障等崗位的工作,大大拓寬了飛行員的成長路徑。

2016年,許琦在飛行大隊長崗位上選調副團,後顧之憂得到解決,工作勁頭越來越足。2018年,許琦帶隊參加比武,奪得一個單項第一、多個單項第二。當年年底,他所在的飛行營被評為先進,個人榮立三等功。2019年6月,許琦因工作成績突出,從飛行營營長崗位調任飛行技術室主任。

“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一年多來,許琦埋頭鑽研飛行技術,牽頭組織旅隊新機改裝,多次保障大項演訓任務,還帶領團隊完成10余項課題攻關,創新8項飛行戰法,去年底被集團軍評為“十大強軍標兵”。

“改革強軍,對部隊是轉型重塑,對個人是‘鳳凰涅--’,全旅像我這樣經過多崗鍛煉的飛行員還有20多人。”許琦如數家珍︰飛行員賀衛華從飛行參謀轉任指導員後,經過努力,所在連隊黨支部就被評為“基層先進黨支部”,個人榮立三等功;飛行員李浩從指導員轉任連長半年多,組織編寫了2本技術手冊和特情處置預案,帶領連隊解決了近10個飛行訓練難題;飛行員王遠嵩從飛行中隊長轉崗飛行參謀,因工作踏實、成績突出,被提拔為旅作訓科科長……

強軍事業,猶如萬米長跑。這些飛行員一路追趕、轉型突擊的身影,是該旅跨越式發展的縮影,更是我軍政策制度改革釋放紅利,廣大官兵獲得感不斷增強、練兵備戰熱情持續高漲的縮影。

從首次海上實彈射擊到夜間機降課目攻關,從挺進戈壁參加演練到走出國門參加聯訓……近年來,該旅一批經過多崗鍛煉的飛行員在大項任務中大顯身手、脫穎而出。在鐵與火的淬煉中,他們對未來戰場和崗位任職有了更深的思考和更多的實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