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即使在界碑前"倒下一百次",也絕不在國境線上"後退一步"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鄭蜀炎 發布︰2020-10-26 09:50:18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雛鷹剛張開的翅膀,離不開山風的力量。”這句塔吉克族的民諺,許多駐西北地區的邊防軍人都耳熟能詳。

傲擊長空、翱翔藍天的雄鷹,一定是在疾風驟雨的磨礪中、峰巔橫絕的峻險間,開始了生命中的第一次飛翔。

又至暮秋,剛剛踏上邊關寥廓大地的新一代戍邊人,無一不是懷著一顆期盼的心,睜著一雙好奇的眼,他們身上最打動人的,是那股朝氣蓬勃、蓄勢待發的沖勁兒。

一切故事莫不是時間的故事。第一次佩戴上肩頭的列兵軍銜,擁有了生命中的新刻度。踏上邊關路,老兵們更願意把他們比喻為雛鷹——盡管羽翼未豐、翅膀稚嫩,但已開始嘗試揚翮振羽。

列者,行列也。新戰士、新排長的軍旅“初見”,總有激越旋律伴隨的青春詩行。

位列戍邊方陣,他們軍旅的“千里之行”將始于滄桑凝重的邊關,他們青春的詩行亦將融入縱馬仗劍、吹角連營的情懷與意境。——編 者

鷹將擊,必振羽,迎風而上可沖天。戎衣新,志向堅,千難萬險若等閑。請听一位“老邊防”的邊關寄語——

飛吧!雛鷹

■鄭蜀炎

邊關的路,使命之路

新兵老兵同樣責無旁貸

披一身斑斕色彩,與蒼白人生區別開;走一條峻險的路途,向平庸的生命說“拜拜”——這是我在雲南一個邊防連隊的黑板報上,抄錄的一首題為《迷彩服》的詩。

這個連隊擔負著近50公里國境線的守衛任務。

幾十年來,新兵的第一課都是在斑駁的界碑前莊嚴宣誓。而我,也有幸曾是該連一名新兵。

新的戰位上,來自西藏軍區某部的新排長們朝氣蓬勃。

剛入伍時,指導員用他的指導員傳下來的一句誓言,點燃了我們的青春熱血,而這句話今天依然在連隊薪火相傳︰“士兵可以在界碑前倒下一百次,但絕不可以從國境線上後退一步。”

據說,康德關于仰望與敬畏“頭頂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的表述,是人類思想史上最氣勢磅礡的名言。那麼,這句震撼人心的話亦如邊防軍人的最高法則,被我們這支連隊一代代官兵高高舉過頭頂。

當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進西藏時準備了130頭騾馬和犛牛,走到最後僅剩下3頭。他栗栗危懼地寫道︰“我們對地球上的這條路與對月球同樣的一無所知。”

然而,對于來到西藏邊防的新戰士而言,這卻是一條必須熟知其一沙一石、一草一木的使命之路。

墨脫邊防曾被稱為“有巡邏線而無巡邏路,腳踩到哪里,哪里就是路”,最遠最險的防區,需要在險路湍流間徒步往返8晝夜。

新兵姚剛向連隊提出參加巡邏時稚氣未脫︰再過一星期我就滿18歲了,讓我把巡邏當一次“成人禮”。

沒想到就在生日的那一天,他在巡邏路上被卷進滾滾浪濤,身後的戰友只抓住了他那個綠色未褪的背包。

戰友們把他出發前寫好的《入黨申請書》遞交給黨支部,將他的背包莊重地安放進烈士陵園。因為那一天恰是他的生日,墓碑上鐫刻著他永遠的18歲、永恆的邊防新兵履歷……

邊防線上有各式各樣的路,召喚著一代代新兵去踏行。

雲南、廣西邊防部隊首次執行大面積掃雷任務時,一批剛剛結束新兵訓練才20天的新兵,經過反復申請後被分到掃雷隊。

雖然耳畔“故鄉飛鳥尚啁啾”,而今每天听到的卻是隆隆的爆炸物引爆聲。為了徹底清除雷障,讓邊疆百姓放心地恢復和平生活,排雷部隊有一個特殊的移交儀式——排雷官兵手拉手,從昔日的雷區過。

在這個“與死神同行”的時刻,原本考慮到新兵心理素質尚不過硬,只安排老兵和干部參加。可新兵們不干了,幾十個新兵署名的“決心書”寫得是那樣豪邁︰“穿上軍裝,誰也不是和平‘觀光客’;擔當使命,新兵老兵同樣責無旁貸。”

那天,新兵老兵們一道,手拉手地過曾經的雷區。

那一刻起,“稚嫩”這個詞,將永遠不復屬于他們。

也是在那一刻,我想起了郭小川的詩歌《山中》︰“一個新兵入伍了,我們很快就把他引進戰斗的人生。”

新疆軍區某師的新排長們積極參加適應性訓練。

一聲“到”,一生到

演繹軍人特有風骨與品質

雲南邊防某連駐守一眼望得見越南、老撾、緬甸三個國家,兩條跨境河流的邊關要地。

自1953年奉命開進至今,已記不清來了多少批新兵。但官兵們清楚記得,連部門口的一副對聯,是剛駐守邊防的那個春節,一位大學生新戰士所寫下的。從此,連隊有了一個不成文的規矩——每年春節的對聯,都由剛到邊防的新兵揮毫。

許多年過去了,對聯的字跡書法年年在變,但其上的內容從來沒動過一個字——“眼望三國兩條江,胸懷祖國保邊疆”。

不變的當然不僅是對聯。去年新兵剛到連隊,講述對聯背後的風風雨雨、山高水長,依然是戍邊老兵們迎接新戰友的第一課。

“一聲‘到’,一生到!”這是邊防軍人在告別邊防時常說的一句話。

每年新兵入伍前,正是老兵淚別軍營的時節。這些即將返鄉的老兵,第一次面對邊防喊出的那聲“到”,猶在耳邊。

說來也巧,今年有一位西藏退伍老兵,他叫謝全治。20年前,為了寫一組“新的世紀新的兵”稿件,我曾在新兵營采訪過他。

記得當初他尚有幾分青澀,可談及青春和人生,以及那句關于將軍和士兵的名言,是何等的神采飛揚。

今夕何夕,已經被高原陽光烤曬出老兵“制式”膚色的謝全治,總在揉眼眶。听說,他成為部隊技術最過硬的駕駛員,被稱為邊防運輸線上的“全能兵王”。可面臨離隊,他和所有老兵一樣,都在重復同樣的動作——擦拭裝備、移交槍械、暗抹淚花。

同樣,他們也幾乎都是用這句話揮別邊關︰如果需要,此生依然願意歸來當一個新兵。

將出生年代作為人生標識是一種時尚。大家是否還記得, 80後、90後、00後都曾是軍營里一代代年輕的身影。

然而,時代的驕傲總是與歷史的擔當同在。歲月不能拷貝,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獨特的訴求與表達。就如一棵大樹擁有自己的年輪,無論你屬于什麼“前”、什麼“後”,邊防軍人始終擁有體現自己特質的精神譜系和價值取向。

我們說青春不朽,其實是說精神血脈的薪火相傳;我們說青春永駐,其實是說忠誠熱血的秉持激揚。在西北邊防某部榮譽室,一個特殊的展板上的四個大字總是讓新兵們熱血沸騰——“浴血新兵”。

這支部隊的前身,在解放邊疆作戰中,血戰14個小時、所剩不到200人——全部是入伍不到半年的新兵。新兵們知道自己是怎樣存活下來的,更知道應該怎樣接過老兵血染的戰旗。

在接下來的一場場戰斗中,他們以輝煌戰果獲得“浴血新兵”榮譽。而這面沾滿硝煙的錦旗,幾十年間見證了無數邊防新兵的淚花與決心、光榮與夢想。

西藏邊防一位軍分區司令員,一家四代人都曾是雪域高原的新兵。

這位司令員的父親,是西藏邊防部隊第一批正式從內地征召入伍的新兵;他本人,是作為義務兵入伍的新兵;他的兒子,是邊防院校定向招收的新兵學員;他的孫子,從名牌大學畢業到了邊防,成為操控現代化裝備的新一代戍邊人。

在天遙地遠、冰雪封凍的邊關要塞接過上一代的槍,從來都不是一件浪漫的事。因為無論邊防建設怎樣發展,自然條件的艱苦、承擔任務的危險,永遠都是構成邊防的基本要素;犧牲奉獻,永遠都是戍邊守邊的主題詞。

然而,那一場場“老邊防的榮光,點亮我的兵之初”演講、一次次“分享戍邊榮光,追尋邊關發展、代代使命相傳”專題授課,猶如特殊的因子,從新兵開始就血脈延續、繼火傳薪,在萬里邊關演繹著軍人特有的風骨與品質。

許多新聞已經成為歷史,許多歷史正在續寫新的篇章。

今年新兵入伍離開家鄉前,各地開展一系列活動為子弟兵壯行。

一批從江西入伍即將奔赴西藏高原的新兵,是從“八一紀念館”宣誓出發的。當地駐軍領導的一番話不僅讓新 兵們激奮不已,就連我這個老邊防也深受感動︰“這里是軍旗升起的地方,今天新兵們從這里出發,風雪高原的海拔再高,也擋不住軍旗的飄揚。”

在黑龍江省,即將奔赴新疆邊防的女兵們,來到“八女投江”紀念地。武裝部同志的動情介紹,讓即將成為戍邊女兵的姑娘們淚流滿面︰“在8位抗聯女戰士中,除了指導員冷雲外,都是新兵,最小的才13歲,血紅雪白、雪冷血熱。”

一句熟稔的青春名言,驟然撞擊在心頭︰“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

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旅的新排長們正在進行強化體能訓練。

祖國邊防與我們有關

請不要在能吃苦的年齡選擇安逸

馬克思17歲時寫的一篇文章《青年在選擇職業時的考慮》中曾說︰青年人應“選擇一個使人類趨于高尚的職業”。

毫無疑問,當兵來到天邊邊,便是這樣一種高尚的選擇。

“從老百姓到軍人是一個根本的轉變。”對于剛剛跨入軍營來到邊防的新兵來說,已然不是從前“一事能狂便少年”的地方大學生、高中生了。

記得20年前寫過一篇《大學生入伍到邊防》的報道,如今這種情況早已司空見慣。來自國防部征兵辦公室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今年,部隊備戰打仗需求的人才崗位,多達64類、270余種。其中不少與邊防相關,並對學歷提出了相關標準。

今年初,湖北武漢市應屆大學畢業生李健雄加入志願者車隊,為火神山醫院運送防疫物資。他說,看到那些忙碌的迷彩身影,特別想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如今,他如願以償,成為2020年成千上萬應征入伍大學生中的一員。

他們的到來,如同內蒙古邊防的一句諺語︰“好雨把草原澆得更綠,好風把雄鷹送得更高。”

詩經傳道,書劍養士。兩年間,雲南邊防某旅迎來800名大學生新兵。通過錘煉,他們大部分成為班長和技術骨干。

萬里邊關一路行,這樣的新景觀、新故事比比皆是——來自清華大學的新兵成為軍校參考集訓小教員;來自南開大學的新兵為軍官專業培訓授課;來自體育專業的新兵帶來的“法特萊克跑法”“金字塔間歇性訓練”等現代訓練方法讓人耳目一新……

從廣西邊防某部,我了解到一個最新的數字——經過初步摸底,今年到邊防的新兵持有各類證書的達50%以上,自己填寫擁有某項特長的則多達90%以上。盡管剛剛邁入邊關軍營,但部隊已經“相中”了30余名在軍事體育、散打、電腦等領域中表現出色的他們,這些新兵入伍即成為各類專業“小教頭”。

一茬兵有一茬兵的特點,邊防軍營對于有理想、有追求、有才華的新兵來說,無疑是一片廣闊的天地。

既然選擇了做一名邊防軍人,天高任鳥飛,紀律的弧線正在校正著他們振羽的方位;海闊憑魚躍,使命的召喚正在引導著他們遨游的航向。

一位在大學足球隊踢過主力的新兵憑著良好的體能素質,一開始新訓時滿不在乎。可當他在紅土地背負全副裝具、戴起防毒面具,揮汗如雨參加匍匐、投彈、射擊時,他不由感慨萬千,“這就是戰爭與游戲、鋼槍與書本的距離。”

萬里邊關,少年輕夢。剛剛踏入軍營的新兵雖然與一個稱職的戍邊軍人尚有不小差距,可是,他們的選擇和追求不容置疑。東北邊防某部在新兵集訓隊的教育中,讓每個新兵寫出自己10個最喜歡的成語,結果排序是︰“金戈鐵馬、枕戈待旦、義無反顧……”

在對這批新兵進行的一份調查中表明︰80%的新兵“沒有吃過太多苦”,新兵家長最擔心的也是“孩子吃不了邊防的苦”。但新兵營剛剛貼出的一些充滿時尚感的標語,讓人如春風釋懷︰“請不要在能吃苦的年齡選擇安逸”“若想酷,先吃苦,酷從苦來”……

“與你有關的才叫未來。”新兵們激情的話語,如同邊疆特有的勁風撲面而來。邊防即國防,祖國的邊防當然“與我們有關”,即使在界碑前“倒下一百次”,也絕不在國境線上“後退一步”,這是因為——我們是中國新時代的邊防軍人。

卓拉哨所,新排長孫強(左)在晚飯後為戰友彈吉他。

駐高原某訓練場,新戰士們一起做月餅。

王添昊、羅運飛、張中強、杜 帥攝

 

責任編輯︰于雅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