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歸來︰他們用生命豎起和平豐碑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作者︰呂德勝責任編輯︰楊紅
2016-07-19 19:29

英勇維和戰士用生命豎起和平豐碑

在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時遇襲犧牲的李磊、楊樹朋兩位烈士的遺體,乘祖國派出的軍機即將回到國內。

送走在馬里犧牲的維和戰士申亮亮只有一個多月,我們再次迎接英雄回國,也再次經歷失去戰友的痛苦。自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以來,中國軍隊已有十多名官兵犧牲在異國他鄉的維和一線。

“壯士化雲鶴,長纓安海瀾。”中國維和軍人將自己的青春和熱血獻給了維護世界和平的事業,為書寫大國擔當添上了悲壯而又濃重的一筆。他們的身體倒下了,但他們用自己的鮮血澆灌了珍貴的和平之花;他們的生命終止了,但他們在世界的舞台上豎起了和平的豐碑。

犧牲在戰位,軍人用鮮血書寫忠誠,用生命完成使命。

饋之以國禮,國人用真心傳遞深情,用行動致敬英雄。

我們知道,再高的榮譽、再多的撫恤,也減輕不了烈士家人的悲傷;軍地再多的慰問、戰友再多的探望,也替代不了親人的模樣。然而,這並不妨礙國人將榮譽與敬意獻給自己的英雄。登門慰問、電視直播、網絡熱評……他們傳遞的不僅是正能量,更是對英雄的敬重,對人民子弟兵的深情。

和平是對軍人最高的褒獎,也是軍人存在的最大價值。然而,軍情難料,犧牲難免。戰地前沿,救災一線,海島高原,萬里邊關,都可能潛伏著危險。

解放軍報原社長孫曉青在追記采訪途中犧牲的軍事記者郭天一的文章中,曾描述自己在處理善後的那幾天對自己新聞觀產生的懷疑︰多年來,我一直奉為圭臬的親歷式報道,我一直強調的編輯記者應該深入邊遠艱苦地區部隊的主張,究竟對不對?究竟值不值?究竟能不能、敢不敢承載它可能引發的慘痛代價?

維和戰士犧牲後,也有人提出了類似的疑問︰為什麼要維和?非洲跟我們有什麼關系?軍人犧牲在國外值不值得?

是啊,多少人向往的無非是歲月靜好小確幸。但作為軍人,很多時候我們注定不可能現世安穩度平生。因為,我們肩上扛的是使命,持槍守的是和平。不只是國家的和平,還有世界的和平。

孫社長的問題,在他護送郭天一骨灰回到北京進報社大門時找到了答案︰夜空下,寒風中,軍報同仁列隊肅立,人人手持一支燃燒的蠟燭,像一條光斑點點的長龍。搖曳的燭光,照亮了逝者回家的路,也照亮了社長的心。在路上總會有代價,是軍人豈能怕犧牲。

對于外界的質疑,有位參加過維和的軍人作出了這樣響亮的回答︰當祖國和人民需要的時候,我和我的戰友們就應該是那顆呼嘯而出的子彈,指哪兒打哪兒。

隨著邁向世界舞台中央的步伐不斷加速,中國也承擔起越來越多的國際責任。支持聯合國及其維和行動,成為中國負責任大國形象的重要昭示。

在五星紅旗的映照下,我軍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走過了一條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不斷發展的道路。在派兵地域上,由最初的1個任務區拓展到最多時同時在11個任務區;在派兵類型上,由僅派出軍事觀察員和參謀軍官拓展為派出工兵、運輸、醫療、警衛、步兵等多種類型的分隊;在派兵規模上,由最初的5名軍事觀察員拓展到如今的2800多名軍事維和人員。目前,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兵力最多的國家……

中國維和軍人創造的,是“中國速度”“中國標準”“中國質量”;中國維和軍人受到的,是聯合國、駐在國政府和民眾以及維和友軍的高度贊譽;中國維和軍人留下的,是友誼的橋梁,是和平的希望。

然而,為了這和平的希望,為了崇高的和平事業,中國軍人付出了鮮血乃至生命。而鮮血的映照,不僅使得他們頭上的藍盔更顯崇高,也使得臂章上的五星紅旗更加耀眼。

“待到人間處處紅,淚飛含笑同涼熱。”這是維和英雄申亮亮犧牲之後,一位文人獻上的詩句。曾記得,一名中國維和戰士說過這樣一句話︰希望和平早日來臨,讓藍盔部隊成為歷史的記憶。

這是中國人對天下大同的期盼,這是中國軍人對世界和平的祝福。

然而,在那一天來到之前,我們還會有犧牲,還會承受悲痛,但這一切,都無法阻止我們頭頂使命而出動,為了和平而出征。作為維護世界和平的堅定力量,中國軍隊將有越來越多的官兵戴上藍盔,履行神聖的和平使命,為世界和平與安全付出更多努力,作出更大貢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