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大學教授訪談手記︰英雄回家,淚雨滂沱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劉群責任編輯︰楊紅
2016-07-20 23:55

英雄回家,淚雨滂沱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用之所趨異也。

——司馬遷

今天是兩位犧牲在維和前線的英雄李磊和楊樹朋靈柩回國的日子,今天的北京,大雨滂沱。

劉群教授

我參加中國軍網、國防部網直播的迎接維和烈士遺體回國視頻節目。犧牲的兩名戰友中,一位是李磊,照片中看一臉稚氣的模樣,天真地笑著。李班長曾是他的班長,李班長是四級軍士長,今天在錄制時一臉凝重,談起李磊,他說︰“李磊是個非常好的兵,勤奮好學,總是帶著笑臉,對于修理業務精益求精。”老班長喜歡教他,李磊進步也非常快。手把手帶出來的兵犧牲了,使老班長心情非常沉重。李班長近些日子微信留言幾乎都是悼念留言。有一個帖子留言道︰今晚我哭了N次了。

李班長也是一名維和老兵,話語不多。作為一名技術精湛的老兵,他曾三次赴外執行維和任務。李班長是專門為錄制節目而來,下午四點多錄制完畢,他打算坐晚上的火車回部隊。這位多次派赴任務區的軍人,比我們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更加悲痛,那是一種從內心一直滲透到眼神之中的悲痛。

幾乎所有的聯合任務區都是高危艱苦地區,不同的只是威脅方式和到來的時機。與聯合國維和任務區一樣,南蘇丹是一片貧窮落後且戰火四起的土地,殖民地的歷史給這片土地帶來太多問題,長年的沖突使無數的生命在這里消失。在這里,四五十度的高溫,隨時可能響起的槍炮聲,無時無刻不提醒著人們這是一片仍然被戰火灼熱的土地。我當年在西撒哈拉的歲月,深深體會過那種環境的惡劣︰沒有飲用水,四五十度高溫,厚厚的迷彩,全副的武裝……

22歲的李磊已經在部隊度過了五年光陰,他的人生成長期幾乎都是在軍營度過的,這個一臉淳樸的戰士,還沒有受到社會習氣沾染,就抱著建功立業的想法,匆匆地去了萬里之外的異鄉。出國維和對于這名士兵而言可能是一個浪漫的夢想,李班長回憶說︰我從任務區回來,李磊就纏著我問這問那。說,班長下次維和帶著我唄。經過自身的努力和嚴格的考核,李磊終于踏出了國門。

李磊的犧牲讓我再次深思“生命”這個似乎不合時宜的話題。在這個普遍追求物質利益、理想迷失的時代,李磊這一群年輕人,卻為了世界和平而毅然獻身。相比之下,那些為了升官發財而無所不用其極的貪官污吏,和那些投機鑽營的苟且之輩更顯渺小,我相信︰偉大總在平凡和低微處。李磊雖然年輕,但人格卻如蓮花般高潔。

今天在河南機場,舉行了盛大的接機儀式,當紅色國旗的靈柩緩緩抬起,我感到一陣陣心痛。生者很難理解逝者的意義,和平的環境使我們不習慣面對危險,但是在維和任務區,卻是隨時都面臨著失去生命的危險,生與死之間僅有一紙之隔。李班長回憶,在一次任務中,初次遇到沖突時,腿哆嗦得幾乎站不起來,使勁地用槍托撞了兩下,才站起來,投入戰斗。我也回想起當年在西撒哈拉穿越雷區時的場景,還是能感覺到一陣陣後怕。

活著回來的人談起來都是很輕松的,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能體會出其中的真實。所謂的理解是建立在相似的經驗和體驗基礎上的。世界上最難的就是理解,兩位戰友的犧牲,好像沒有喚起太多的震動,大多數人沒有體驗那種高溫酷暑、疾病肆虐,甚至連水也保障不了的環境。李班長說︰在任務區有一次得了瘧疾,采用當地的辦法喝了羊奶,然後在中午埋在沙里,身體中的虐原蟲就全消滅了。據說,李磊犧牲時,因為戰火重燃,他都沒有能吃上一頓像樣的飯。

生死一瞬,二三十歲的生命,人生之旅才剛剛展開,就落下了。我在西撒哈拉時,埃及隊友曾多次談到生死。但是對于無神論者而言,對于一位年輕的中國士兵而言,生命究竟意味著什麼?究竟是什麼力量使他寧肯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而義無反顧呢?

劉群教授在訪談中

年輕人就像早晨的太陽,朝氣蓬勃,今天參與錄制節目的是一群風華正貌的年輕人,他們都畢業于名牌大學,有著優秀的學歷,懷著美好的夢想,從事著最有創意而挑戰性的新型媒體行業,忙卻快樂著。如果不發生意外,李磊想必也會這樣陽光地生活著。

李磊們走了,我們還活著,我們這些活著的人幾乎沒有時間來想一下生命的意義。記得喬布斯曾在演講中說︰我每天都站在鏡子前問自己,如果今天是生命中最後一天,我應該怎麼度過。他說︰總有一天這句話會得到應驗。如果我們的生命不僅僅是一種存續的狀態,不僅僅是維持活著的需要,甚至追求感官的享受的話,如果我們認為在此之外還有什麼更高的意義的話,那麼這就是兩位烈士能給我們的啟示。這些淳樸的戰士可能並沒有太復雜的想法,卻為一種崇高所召喚,去尋求生命的意義。

訪談期間,節目主持人問李班長,維和士兵是如何入選的。李班長說,首先是個人申請,經過層層的考核才獲得資格。所以,維和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選擇。李磊的這種選擇縮短了生命的長度,但是它卻使短暫的生命發出了耀眼的光輝,使我們這些在日常的瑣碎中斤斤計較的人無地自容。我記得李班長說了一句話︰我對于生死都感到有些習以為常了。這位老兵曾多次出生入死,搶險救災,數次維和,多次面臨生死考驗。這些經歷使他年輕的臉上滿是凝重。

靈車啟動,兩位英雄要回到他們熟悉的軍營了,遺憾的是陰陽相隔,他們再也看不到昔日的戰友了,看不到班長為他哭紅的雙眼……

如果有天堂,願這些崇高而純潔的靈魂在天堂得到安息!

作者簡介︰劉群,海軍大校,經濟學博士,國防大學國防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國防大學優秀中青年骨干。

(注︰文中李班長為四級軍士長李建杰,和犧牲的維和戰士李磊是一個班的戰友,有過3次維和經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