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藍盔”用青春熱血擦亮祖國的名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田順柱責任編輯︰菅琳
2016-07-26 02:03

(原標題︰壯哉,和平使者)

“瞬間/我竟成了土地的一個器官/眼楮里鋪展一片平原/手上流過寬廣的河流……”這樣的詩句,分明寄寓著對維和英雄的深刻追悼。在他們最後的眼眸里,想必是陽光和煦、大地靜美,家鄉的莊稼與當地的森林一起豐茂;在他們尚有余溫的掌心里,白尼羅河與祖國的長江、黃河縱橫交織,澎湃著生命的激情。

犧牲,自古以來就與軍人相伴左右;犧牲,也是世界各國軍隊須臾不可回避的課題。中國軍人,可能犧牲在英勇殺敵的戰場上,也可能犧牲在支援祖國生產建設的一線,還可能犧牲在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抗洪搶險、抗震救災、抗擊雨雪冰凍災害戰斗中。但近些年,我們的戰友也不斷犧牲在國土之外,鮮血灑在維和的現場。自1990年中國根據聯合國有關決議和國際法準則派出維和人員以來,在柬埔寨、伊拉克、剛果(金)、利比里亞、黎巴嫩、馬里、南蘇丹等國家和地區,都有中國維和士兵流血甚至獻出寶貴的生命。他們在維和工作中,或遭受武裝分子襲擊,或感染當地疾患,或遭遇突發事件,可謂犧牲得雄渾壯烈,被祖國和人民以“烈士”譽之。就在李磊、楊樹朋犧牲一個多月前,中國駐馬里維和部隊遭到火箭彈襲擊,年僅29歲的三級士官申亮亮不幸遇難。正是由于這樣一個又一個不畏艱辛、不計生死的維和士兵,這個從來也沒有停止過硝煙、炮火和爭斗的世界才乍現和平之光。

“我和你/心連心/同住地球村……”歌聲似乎猶在耳畔,人類會當心心相連。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無論任何國家、任何民族、任何信仰的人們,在內心深處都必然熱愛和平。曾經繁榮富強,也曾飽受戰爭之苦的中國人,對和平與幸福更有著深刻獨特的理解。“親盼親好,鄰盼鄰安”,這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和文化底色。因此,當“地球村”一些角落和平幸福的生活出現障礙時,中國政府在聯合國框架內一次又一次派出自己的部隊,在國際護航、國際救災、國際反恐、聯演聯訓中把責任和義務扛在肩頭。中國維和部隊,在執行所駐國家和地區巡邏、警戒、醫療和恢復重建任務中更是成績豐厚、業績突出。“不為戰爭和毀滅效勞,而為和平與諒解服務”。“藍貝雷”“中國藍盔”,作為中國軍隊的優秀代表,映現出一個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對于世界和平的勇敢擔當和無私奉獻。而那些在執行國際維和任務中光榮犧牲的烈士們,作為國際同行的驕傲,作為中國軍人的楷模,用青春熱血擦亮了祖國的名字,也在世界範圍內為祖國母親贏得了尊嚴和地位、掌聲和支持。

“世界在這里失去了一個軍人,而他的母親在這里失去的卻是整個世界。”每一個戰友的離去都令人痛惜,令人嘆惋。他們正值青春年華,正可建功立業;他們有的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頂梁柱;他們有的走出校門步入營門,還未來得及品嘗愛情的滋味……可能在母親心中他們還是孩子,在長輩看來他們還沒長大,但就在穿上軍裝走出國門的那一刻,他們已經成為國之驕子、民之菁華;就在倒下的那一刻,他們已經成為軍中烈士、時代英雄。牽掛他們的何止是鄰里親朋,思念他們的何止是親爹親娘。為迎接維和烈士回家,黨和政府派來了專機,軍地雙方舉行了隆重莊嚴的儀式,雄壯的軍樂、潔白的花環、懷念的熱淚、崇高的榮譽,無不昭示著一個東方古國對生命的尊崇、對英雄的景仰。“你走了,留下完整的你”;你走了,身後是千萬個你。“我沒啥子文化,但我磊娃是英雄”,這是李磊烈士的母親楊彬悲痛之中的心聲;“還讓孩子去當兵,繼承烈士遺志”,這是烈士家鄉人質樸豪壯的心願;“今年我也要去當兵了,希望能和亮亮哥一樣,為國家爭得榮譽,成為家鄉的驕傲”,這是烈士的同齡人最真摯的向往。

“英雄,也許從沒想過被歌頌。但我們不可以忘記他們的頑強與英勇。”這是榮立一等功的“維和士兵”管泰然寫下的軍旅感悟。是啊,正是由于不忘初心,不忘犧牲的悲壯,不忘英雄的榮光,不忘親人的養育和人民的厚望,我們的隊伍才越來越穩操力克強敵的勝券,越來越具有捍衛和平的力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