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戰地手記︰說者平淡听者揪心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兆秋 羅錚責任編輯︰任爽
2017-08-30 02:04

中國維和部隊巡禮•戰地手記,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8月27日,記者隨中國第13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工兵分隊官兵,前往中蘇友誼小學,看望那里的孩子們。圖為孩子們熱情地迎接中國維和官兵。解放軍報記者 羅 錚攝

達爾富爾,讓我們撫慰你的傷痛

■解放軍報記者 孫兆秋 羅 錚

當我們乘坐的飛機離開蘇丹首都喀土穆後,地面上的房屋和植被漸漸從視線中消失……

透過舷窗望著無垠的撒哈拉沙漠,一幅20多年前的新聞照片不由得浮現在眼前。照片上,一名骨瘦如柴的女童身後,是一只虎視眈眈的禿鷲……這就是凱文•卡特那張引起強烈反響的作品——《饑餓的蘇丹》。

大約3個小時後,我們抵達達爾富爾尼亞拉國際機場。達爾富爾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戰亂不斷。

走出機場,最先引起我們注意的,是兩輛架著機槍、滿載荷槍實彈士兵的皮卡車。

“他們是尼日利亞步兵營的友軍護衛。”中國第13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工兵分隊隊長王星告訴我們,7月下旬以來,部落武裝在達爾富爾東部地區持續激烈沖突,已造成約400人喪生。因此,聯非達團最近特別強調,維和人員離開營區必須有護衛。

以前,我們看過很多關于達爾富爾維和部隊的報道,“天氣惡劣”“高溫酷暑”等詞語頻頻出現。到了達爾富爾後,這些字眼成了我們真實的感受。

從機場回營區的路上,盡管車內的空調已經開到最大,但坐在里面還是汗流浹背。而且我們注意到,這台外觀有七八成新的越野車,中控台已經被曬得有些融化了,看上去就像被潑了一盆冒著泡的熱瀝青。

“我們分隊120多台各型車輛全都是這個樣。”王星向我們介紹,達爾富爾年均氣溫在40℃左右,最高時超過50℃,而且沙塵暴頻發。“這樣極其艱苦的工作環境,要不是我們有厲害的修理工,車輛早就趴窩了。”

王星所說的修理工名叫劉成華,和這名三級軍士長握手時,我們看到他的手上疤痕累累,追問下,劉成華向我們道出了這些傷疤的來歷——

在施工現場,裝備一旦出現故障,必須馬上排除,不然就會影響工程進度。由于太陽暴曬和機器運行,有些地方燙得要命,再加上有的裝備內部空間狹小,手難免踫到管線或其他零部件。排除一次故障,手被燙出十幾個水泡很正常,用針刺破就沒事了……

說這番話時,劉成華語氣平緩,可我們听著都覺得揪心。

通過幾天的采訪,我們發現在中國第13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工兵分隊中,類似的故事比比皆是——駕駛員杜麗豐的一個腳趾甲蓋不慎被砸掉,休息不到2天就返回施工現場;警衛三班戰士張凌雲牙齦發炎,臉腫得像饅頭一樣,在嘴張不開只能吃流食的一周都沒有請過假;操作手侯振芳患腎結石,強忍疼痛堅持上崗,最後被戰友們從挖掘機上抬了下來……

“你們為什麼這麼拼?”

面對這個問題,中國第13批赴蘇丹達爾富爾維和工兵分隊政委于亮的回答,深深打動了我們︰“來到任務區,我們每個人都目睹了太多的苦難。作為和平的使者,我們必須盡最大努力,撫慰戰爭給當地民眾帶來的傷痛……”

“中國工兵非常專業,他們的到來,讓我們具備了很多以往沒有的能力。中國工兵不僅為達爾富爾的和平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也為當地的發展創造了條件。”在與聯非達團南戰區高級民事官員尼葛的對話中,他多次提到尼亞拉機場升級改造和格瑞達大橋修復等中國工兵今年以來完成的工程任務。

時至今日,王星仍清楚地記得5月26日格瑞達大橋修復通車時的情景︰“當時,附近村里的人來了好多,他們特別高興,手舞足蹈,嘴里不停地喊‘China good’……”

在采訪期間,我們也有了一次類似的體驗。

27日下午,我們跟隨維和官兵,帶著禮物,前往營區附近的中蘇友誼小學看望那里的孩子們。這所學校由中國出資,在中國維和工兵分隊的幫助下于2009年建成。從那以後,一批批維和官兵陪伴著一代代學子茁壯成長,不間斷地進行愛心接力。

來到校園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超乎我們想象——全校1200多名學生在門口迎接維和官兵,孩子們笑著和他們打招呼,還不停地豎起大拇指……

在尼亞拉采訪的幾天,我們看到,無論是趕毛驢車的婦女,還是騎著駱駝的牧民,抑或是田野上的農民,他們的臉上經常帶著樂觀的笑容。從中我們似乎看到了和平的曙光。

28日,我們乘機離開尼亞拉。透過舷窗回望這片土地,腦海中不由得又出現一幅畫面,這一次,是中蘇友誼小學那些孩子們的一張張笑臉。而這,也將成為我們對這片土地最深刻的印象。

(解放軍報蘇丹法希爾8月29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