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之夜,這三封維和戰士的家書,讓我不再迷茫……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先鋒 劉明利 張昌立 馬嘉隆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3-02 17:42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千古游子之殤,恐盡在這寥寥十四字間。又是一度元宵佳節,不知多少游子在這個本該團圓的日子獨對一輪滿月……

羈旅之思,突然于此時“引爆”,大年三十子夜的一句句新春快樂,多少沖淡了一份鄉愁;千里之外的那桌熟悉的年夜飯,亦只是讓我為家人的團聚感到欣喜,反倒沒了太多的哀怨。可當春節的氛圍即將歸于平淡,當月上中天、輝映萬家燈火,當想到這個春節,我真的未能回家時,那份思歸之情再也抑制不住。

淚彈不盡,就硯研墨。提筆時,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訴羈旅之苦、伶仃之愁?或是抒發些秋風起、思“蓴鱸”,“不如歸去”之類的逸志?或者,說說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冥思良久,卻總覺得有些不對。或許,可以參考些其他人的家書吧……

若說戰友中條件最為艱苦、離家最遙遠的,莫過于遠在非洲的維和隊員了。恰好,由于5個小時的時差和通信困難,寫信,真的是他們和家人聯絡的一種重要方式,于是,我輾轉求來三封家書,想看看那些遠赴非洲的戰士,都向家人傾訴了什麼——

家 書

中國第八批赴南蘇丹(瓦烏)維和醫療分隊

張先鋒

親愛的女兒︰

听你媽媽說,有天她抱著你問爸爸呢,你思索著抬起小胳膊指著牆上的結婚照“咿咿呀呀”地喊著爸爸,然後深情地望著照片,就這麼一直看著。雖然你現在只有一歲,並不知道爸爸所在什麼地方、做什麼工作、生活好不好,但是你對爸爸的羈絆,爸爸感受暖暖。已近年關,是夜,爸爸看著手機上你的照片久久不願鎖屏,起身給你講講爸爸的維和故事。

2017年的七月份,爸爸有幸成為中國第八批赴南蘇丹(瓦屋)維和醫療分隊的一員,在遠離家鄉萬里之外的非洲任務區執行維和任務,雖然沒有親人和朋友的陪伴,時常倍感寂寞,但醫療隊是個大家庭,把我們五湖四海的同志聚集在一起,戰友之間不管年齡和文化差異有多大,彼此都會像親人朋友般相待。

南蘇丹的孩子和維和戰士間的互動。

非洲的南蘇丹,是爸爸執行維和任務的國家,這里酷熱高溫、毒蟲肆掠、風沙彌漫……氣候環境可想而知,而且特別缺水,爸爸是醫療隊的司機,外出拉水是爸爸一項特別重要的工作。爸爸拉水的地方距離營區五公里左右,是聯合國在任務區的唯一一個供水點,緊挨著瓦屋二號難民營,二號難民營也是聯合國南蘇丹任務區人口密度最大的難民營,住了近四萬難民,南蘇丹內戰五十多年,幾十萬人命喪槍口,仇恨早已替代了法制,一個普通人基本命如螻蟻,能活著便是最大幸事。每次外出執行拉水任務,沿途一片片廢墟記錄著戰爭的無情,一座座殘埂訴說著沖突的殘酷,飛機的殘骸和燒毀的汽車等戰爭痕跡隨處可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多年的戰亂給南蘇丹留下如此創傷。水車經過的路上,路兩旁的灌木叢里總能看見光著腳奔跑的小孩兒,他們隨著我們來到供水點,幫我們指揮倒車、拖水管抽水……看著這些如果在國內,本應該在教室里讀書習字的孩子,爸爸心疼萬分,每次外出拉水時,都會帶上一些餅干、面包分發給他們,這些孩子用生澀中文的說著“謝謝!”,興奮的吃著手上的食物,待我們回轉時,他們高舉著雙手揮舞,高喊著︰

“China,China,China……”

從倒車鏡看著他們隨車奔跑的身影,爸爸深深的體會到戰爭對于人太殘酷了,和平是多麼的珍貴。

在之後的外出拉水中每天都重復著這樣的事,唯一變了的是他們不再像第一次見到我們時那樣生疏,而是大老遠看到我們來了,跑過來沖我們大聲喊著“噠幗,噠幗(大哥 大哥),China,good! China,good!”。每每回想這些景象,爸爸慶幸你能在一個和平穩定、繁榮富強的國家里出生、成長,也為我們的祖國感到驕傲和自豪。同時,也更加的思念你,思念家人,記得爸爸出征時,你尚在蹣跚學步、咿呀學語,現在通過媽媽發來的視頻里,你已經走得很穩,也能哼哼唧唧地哼著小曲。更讓我驚喜的是,你時不時還會喊聲爸爸,我知道這都是你媽媽教你的,我不在家,媽媽一人撐起了這個家,照顧你成長,媽媽是我們家最辛苦的人。

張先鋒的妻子和女兒。

親愛的女兒,雖然我看不到媽媽抱著你看著照片叫爸爸的場景,但一想到你那萌萌的眼神,我的心很快就被融化了,從你尋找父愛的心里,爸爸看到了你的思念、媽媽的期盼還有家人的牽掛。

放心,爸爸一定能不辱使命,圓滿完成任務,榮耀凱旋。待到那時,爸爸牽著媽媽,抱起你,親耳听你叫“爸爸”。

爸爸

二一八年二月十一日 南蘇丹 瓦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