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加強新時代戰斗精神培育︰那場戰爭,那股氣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任學麗、潘艦萍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4 10:54

那場戰爭,那股氣

——怎麼看加強新時代戰斗精神培育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來世再見”,這是志願軍戰士許玉忠留下的最後一句話。說完,他就向著一處高地發起沖鋒,最終倒在朝鮮戰場,埋骨異國他鄉。一枚名章、一粒紐扣、一面失去光澤的小圓鏡,是許玉忠留下的全部遺物。2020年1月,歸國志願軍烈士遺物在沈陽首次展出,透過這些浸染著戰火硝煙的物品,我們仿佛又回到70年前抗美援朝那場可歌可泣、立國立威的戰爭,一股舍我其誰、敢打必勝的血性膽氣撲面而來,傳遞著穿越時空、生生不息的無窮力量。

美國人為什麼把抗美援朝戰爭稱為“最寒冷的冬天”?

美國華盛頓特區,有一個小小的朝鮮戰爭紀念公園,那里有19個士兵雕塑,他們身披雨衣、表情復雜、隊形松散,透出一種緊張的戰地氛圍。這樣的園區在美國並不多見,好萊塢戰爭大片也幾乎不涉及這段歷史。21世紀初,美國戰地記者大衛•哈伯斯塔姆的著作《最寒冷的冬天︰美國人眼中的朝鮮戰爭》面世,把這場戰爭又呈現在世人面前。書名“最寒冷的冬天”,給出了美國人對這場戰爭不忍言說的答案。

這原本是一場賬面實力懸殊的戰爭︰1950年,美國工農業總產值2848億美元、鋼產量8772萬噸,我國分別只有229.6億美元、60萬噸;武器裝備方面,美軍掌握制空權和制海權,地面部隊全部機械化,以火炮為例,美軍一個師除坦克外,有各種火炮959門,志願軍一個軍才有522門。但經過近3年的浴血奮戰,志願軍將士同朝鮮軍民一道,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打到“三八線”以南、打到談判桌前,甚至迫其三易主帥。“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停戰協定上簽字的司令官。據我方公布戰果,中朝軍隊共殲敵109.3萬余人,其中美軍39.7萬余人,擊落擊傷和繳獲敵機12224架,擊毀擊傷和繳獲敵坦克3064輛,擊沉擊傷敵艦船257艘。

面對血淋淋的戰場,恐懼可以說是抗美援朝戰爭留給美國人的集體記憶。在他們看來,志願軍進攻時“很可能服用了一種特殊藥物”,特別是“撕心裂肺的軍號聲”,讓他們膽戰心驚。李奇微在他的《朝鮮戰爭回憶錄》里描述︰“這是一種銅質樂器,能發出一種特別刺耳的聲音。在戰場上,它仿佛就是女巫,只要它一響起,共產黨的軍隊就像著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撲向我軍,每當這時,我軍總是被打得如潮水般潰退。”毛澤東曾說︰“志願軍打敗了美國佬,靠的是一股氣,美軍不行,鋼多氣少。”正是憑著那股氣,志願軍將士一往無前、震懾敵膽,把抗美援朝戰爭打成了美國人眼中“最寒冷的冬天”。

冰雪長津湖上是什麼支撐“原木在移動”?

這是美國老兵約翰講述的“原木在移動”的故事︰1950年底,朝鮮長津湖畔,當約翰鑽進鴨絨睡袋準備就寢時,突然槍聲大作,志願軍出其不意發起了夜襲。慌忙爬出的約翰驚呆了,他看到志願軍戰士披著白布從樹林里沖出來,由于褲腿被凍住無法彎曲,他們跑得很慢,像“原木在移動”。美軍的坦克、火炮和機槍一齊射向他們,他們像原木一樣一排排倒下去,後面的又像原木一樣一排排涌上來……“我被那些不畏死亡的靈魂震撼了,太可怕了。”

“我愛親人和祖國,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冰雪啊,我絕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這是志願軍戰士宋阿毛留在長津湖陣地上的一首絕筆詩。當時,他所在的連隊埋伏在死鷹嶺高地,他們穿著單薄的衣裳,在零下數十攝氏度的雪地里一動不動,最後全連125人以俯臥戰壕的戰斗姿勢全部壯烈犧牲,成為一個個永不後退的冰雕。此情此景,連美軍官兵都肅然起敬。這是慘烈的長津湖戰役的一個縮影。參加這場戰役的我志願軍第9兵團,由于從中國南方急調入朝,一時棉衣供應不上就進入長津湖戰斗。他們的對手美陸軍第7師和海軍陸戰隊第1師,卻是行軍有汽車、睡覺有睡袋、武裝到牙齒的部隊。在生存都難以保證的情況下,志願軍經過五天五夜殊死搏斗,創造了殲滅美軍整團建制部隊的戰績。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從解放戰爭硝煙中走出的志願軍將士們臨危受命,他們知道將要去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將踫到的是世界上裝備最精良的敵人、將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困難挑戰。但為了保家衛國,為了民族尊嚴,這一群最可愛的人毅然“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正是靠著這種“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崇高信念和向死而生的英勇決絕,志願軍官兵哪怕是凍成“原木”,也要堅定前“移”、戰斗不止。

上甘嶺戰役的奇跡是靠什麼創造的?

2019年5月,央視電影頻道播放影片《上甘嶺》後,93歲的老英雄張計發再次走進人們視野,他就是影片中8連連長張忠發的原型。據老英雄回憶,當時運輸員劉明生把一個撿到的隻果,帶進坑道交給了他。盡管已經7天沒有喝水,但大家誰都不願意吃,隻果從他手中傳出去,傳來傳去又傳回到他手中。“這麼多人,連個隻果都消滅不掉,怎麼打敵人?”于是,他帶頭咬了一小口,並命令大家每人咬一口,一個小小的隻果,在8個人中傳了整整3圈才吃完。一個隻果一面鏡,生死相依戰友情;官兵團結如一人,哪場戰爭打不贏?

上甘嶺,一個僅3.7平方公里的高地。美軍原計劃用2個營、5天時間、傷亡200人以內將其拿下。然而最終卻動用了6萬余人、300多門火炮、170多輛坦克、3000多架次飛機,打了43天,發射了190萬發炮彈,付出傷亡和被俘2.5萬余人的沉重代價。在這樣的狂轟濫炸下,志願軍一度被迫轉入坑道作戰,這是比陣地戰更艱苦、更困難的作戰︰強烈的沖擊波撞擊著坑道、震撼著人體,不少人磕破了舌頭、嘴唇;坑道內彈藥、糧食、藥品等物資越來越匱乏,陽光、水甚至空氣,都稀缺到使人難以生存的地步。堅守上甘嶺主峰的志願軍某部8連,奉命組建“坑道臨時黨支部”,在臨時黨支部領導下,8連官兵打不垮、拖不爛,在斷糧缺水的絕境中堅守坑道作戰14晝夜,3次打光3次重建,最終殲敵1700余人,被打出381個彈孔的戰旗始終飄揚在上甘嶺主峰,創造了世界陣地防御戰史上的一個奇跡。

面對美國首席談判代表哈里遜“讓大炮和機關槍去辯論”的驕狂叫囂,志願軍第15軍軍長秦基偉的回答是“抬著棺材上上甘嶺”,第45師師長崔建功的態度是“打剩一個營我當營長,打剩一個連我當連長”。各級指揮員的以身示範,鼓舞和激勵著每名戰士奮勇殺敵。世人都知道黃繼光,但鮮為人知的是,就在黃繼光犧牲的那場戰斗中,拉響手榴彈、爆破筒與敵同歸于盡,舍身炸碉堡、堵槍眼的英雄,留下姓名的就有38位!“不上英雄榜,便涂烈士牆。”志願軍第15軍先後涌現出各級戰斗英雄12347人、英雄集體200余個。

歷史告訴我們,戰爭不僅是物質的較量,更是精神的比拼。美國人用電腦模擬得出的結論始終都是︰憑借美軍強大的機械化裝備,志願軍無論如何是抵擋不住的。可是中國軍隊做到了,電腦只能模擬常識性的東西,它永遠無法模擬出我們“謎一樣的東方精神”。這個“東方之謎”的謎底,就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

為什麼現在鋼多了,氣要更多、骨頭要更硬?

20世紀90年代以來,以美國為首的軍事強國主導的幾次戰爭,高新技術武器裝備成為戰場新寵,超視距作戰、遠程精確打擊已成常態。面對戰爭形態加速演變,智能化戰爭已經來臨,人們不禁要問︰現代戰爭還需要刺刀拼殺、人肉相搏的戰斗精神嗎?

應當承認,與傳統戰爭相比,現代戰爭短兵相接、刺刀見紅的場面越來越少,但戰爭的毀傷性、殘酷性空前增大,特別是精確制導武器給人帶來的震撼和摧毀超過以往,對軍人的意志品質和心理耐受度考驗更甚。現代戰爭讓更先進的武器裝備大顯身手,也讓更頑強的戰斗精神鋒芒閃耀。2018年9月,一架以色列F-16戰機以己為“餌”,躲在一架俄軍伊爾-20偵察機後方實施機動,並始終保持在敘利亞海岸線外側飛行。這使得敘地面防空部隊錯判為是空襲,發射導彈誤將俄伊爾-20擊落,造成14人遇難,以戰機卻揚長而去。敢在精確制導下玩這一手,沒有戰斗精神是做不到的。

氣為兵神,勇為兵本。在戰爭制勝問題上,人是決定因素。無論時代條件如何發展,戰爭形態如何演變,這一條永遠不會變。以前,我軍以劣勝優,以弱勝強,用“氣”彌補了“鋼”的不足,彰顯了“氣”的威力。如今,大量新裝備、新武器列裝部隊投入使用,為我們贏得戰爭提供了更好的物質技術基礎。我們在用“鋼”鑄造雄師勁旅的同時,更需要傳承和強化我們“氣”多“氣”強的優勢。只有“鋼”強“氣”更盛,才能在未來戰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執筆︰任學麗、潘艦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