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氣節,照亮心靈的燈塔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忠波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8 11:28

不朽的精神,照耀民族復興的道路;不屈的氣節,賡續民族精神的譜系——

民族氣節,照亮心靈的燈塔

■王忠波

風雨如晦,使命如山;國家有難,英雄出發!

當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優秀的中華兒女們挺起胸膛,用血肉之軀築起新的長城,人人抱定必死之心,奮力驅日寇于國土之東。成千上萬的英雄們,冒著敵人的炮火奮勇前進,面對侵略者的屠刀慷慨赴義,彰顯出中華民族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氣。

今天,當我們矚目鮮艷的五星紅旗,耳邊響起鏗鏘的《義勇軍進行曲》,胸中涌起激昂澎湃的熱血,不僅是對那段民族苦難史的深刻銘記,還有對英雄精神的永遠傳承。

今年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14年抗戰,艱苦卓絕,千千萬萬人前僕後繼,或戰死沙場、或毀家紓難,一個人倒下了,千百人站起來!中華民族視死如歸、寧死不屈的民族氣節,在抗戰這一特殊時期空前爆發,為近代以來反抗外敵入侵的第一次完全勝利注入了強大精神力量。

氣節,凜然正氣、高風亮節也。氣節乃生命之脊梁、民族之魂魄,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一支軍隊排除萬難、壓倒敵人所依仗的重要精神氣質。從“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到“寧願站著死,不願跪著生”;從“英雄生死路,卻似壯游時”到“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氣節”二字經過世代培育、弘揚和傳承,成為數千年來支撐中華民族歷經磨難而頑強屹立、生生不息的靈魂,被一代又一代心懷正義、心系家國的中國人奉為做人的脊梁。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1940年9月6日,在冀西井陘,婦救會主任呂秀蘭帶領的抗日隊伍,不幸被日軍包圍在掛雲山。突圍失敗後,她和5名戰士縱身跳崖,壯烈犧牲,其中兒童團員康三堂年僅15歲。1943年5月5日,在晉西和順,日軍重兵合圍八路軍總部,後勤部參謀主任曾仁文帶領警衛部隊戰至剩下6人。彈盡糧絕後,他們跳下壁立千仞的陽曲山,英勇捐軀。抗戰艱難之時,安縣青年王建堂請纓參軍殺敵,老父親王者誠送給兒子一面白布大旗,旗的正中竟是一個斗大的“死”字!旗子左邊的小字寫道︰“賜旗一面,時刻隨身,傷時拭血,死後裹身……”“寧以義死,不苟幸生”。這義,就是民族之氣節。

節之所具,力之所趨。打光最後一顆子彈的任常倫,用刺刀同敵人展開搏殺,直至壯烈犧牲;第41軍代軍長王銘章苦守孤城,血戰4日,身中7彈,以身殉國;山東滕縣城破,300多名重傷的川軍子弟,拉響手榴彈,寧死不落于敵手;馬本齋母親絕食7天,寧願活活餓死也不願寫信勸子投降;湖南湘鄉人楊讓德堅守民族氣節,拒絕出任縣維持會長,一天之內楊家8條生命為國殉難……浩然之正氣,懾匪寇而立威名;崇高之氣節,動蒼穹而震寰宇。正是這些英烈們的凜然之氣概、不屈之節操,詮釋了中華民族敢于斗爭的風骨、氣節、操守和膽魄,書寫了感天動地、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

恩格斯說過,我們根本沒想到要懷疑或輕視“歷史的啟示”,歷史是我們的一切。在抗戰勝利75周年這個時間節點鑒往察今,中華民族無數英雄兒女在抗日戰爭中所表現出的崇高氣節,回首望去仍令人血脈僨張、心懷激蕩。無私無畏、正氣浩然的民族氣節,震古往以爍今,驚天地而泣鬼神,歷劫不滅、經難彌堅。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說,“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我們才能不畏凶險、以弱勝強,最後迎來勝利的曙光。

不朽的精神,照耀民族復興的道路;不屈的氣節,賡續民族精神的譜系。氣節對于革命軍人須臾不可或缺,具有強烈的民族自尊心和維護國家利益的責任感使命感,革命軍人才會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到旗幟鮮明,以堅定的政治立場和鮮明的政治態度勇于亮劍,敢于斗爭;才會在面對艱難險阻和風險挑戰時,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勇于擔當,敢于勝利。今天,我們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而奮斗,更應砥礪民族氣節,傳承英雄之志,從抗戰精神中汲取前行力量,在新的征程中奪取新的勝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