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智能化作戰體系特點的認識︰脆弱性與反脆弱性並存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聶曉麗 李翔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8 17:08

脆弱性與反脆弱性並存

——對智能化作戰體系特點的認識

■聶曉麗 李翔

要點提示

●系統論原理表明︰系統既有1+1>2的功能,也存在100-1=0的脆弱。某些功能的相對強大與某些功能的相對脆弱相伴而生。

●智能化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大大增加了戰爭突變的可能。任何時候,戰爭勝負的天平總是偏向利用對手脆弱性來把握戰爭不確定性的一方。

●對于作戰體系反脆弱性能力的理解,不應該認為是遭受打擊後能夠快速恢復,而應是針對可能的不確定性打擊實施的先期調節能力。

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智能化技術對現代戰爭產生了深刻影響,並催生作戰體系發生新變革。美軍提出2035年初步建成智能化作戰體系,俄羅斯在敘利亞戰場首開成建制無人作戰先河。透過這些動態,我們發現在體系對抗的優勢爭奪中,敏銳認知戰場中的不確定性,洞察並把握智能化作戰體系的脆弱性與反脆弱性特征愈發重要;制勝的關鍵越來越表現為抑制對手反脆弱性的發揮,並同時提升己方反脆弱性能力。唯有敏銳洞察這一趨勢和特性,才能成功打開未來戰爭勝利之門。

正視智能化作戰體系脆弱性

從哲學上講,任何事物都處于向對立面的轉化之中,都是強與弱的辯證統一,因而都不是無懈可擊的。系統論原理亦表明︰系統既有1+1>2的功能,也存在100-1=0的脆弱。某些功能的相對強大與某些功能的相對脆弱相伴而生。巴列夫防線是以色列為抗擊埃及軍隊進攻而修築的堅固防御陣地體系,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建成的最大防線,卻被埃軍以高壓水泵沖刷輕易攻破,打破了其不可逾越的神話。在作戰中,通常認為後勤保障系統的重要性與脆弱性也是並存的。據統計,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上,美軍燃料運輸遇襲近3000次,僅2010年一年就高達1000次以上,因後勤系統被攻擊,美軍整體戰斗力被極大削弱。

隨著戰爭形態的發展,信息對作戰體系的支撐作用越來越明顯,但同時,對網絡信息系統的過分依賴也帶來致命的脆弱。在中東,也門胡賽武裝對決信息化程度較高的沙特正規軍隊,按理說沙特軍隊應當擁有壓倒性優勢,但由于未能充分發揮信息化裝備的威力同時對信息化裝備過于依賴,優勢並不明顯。倒是胡塞武裝由于實施了機動靈活的戰術,找到了沙特軍隊的弱點給予猛擊,在對抗中反而經常處于上風。智能化作戰中,無人機“蜂群”成為改變戰爭規則的顛覆性作戰力量。其集群數量龐大,類型多樣,每架無人機可以互補位置,因而攔截毀傷無人機集群十分困難,但一旦對其指揮通信實施干擾,則能夠有效限制其作戰效能。

智能化作戰體系反脆弱性特征明顯

通常情況下,機械體很強韌,但在壓力下容易產生折損。有機體則不同,能夠自我修復、自我改良。而有機體與機械體之間的區別是復雜系統與非復雜系統之間的區別。作戰體系是各種作戰系統按照一定的指揮關系、組織關系和運行機制構成的有機整體。智能化作戰體系與機械化作戰體系之間的區別在于是否具有反脆弱性,是否能自我修復、自我改良。智能化作戰體系具有態勢自主認知、自主決策、自主協同、自主行動等新特點,在作戰中可以自我進化和升級,已成為具有自我組織、自我愈合能力的高級有機體。

智能化作戰體系具有較強的生存力。利用大量無人化、小型化、低成本武器裝備,實施空中“蜂群”、水中“魚群”、陸上“狼群”的集群作戰,將極大地增強生存優勢。現代戰場上,世界各國軍隊都在探索有人無人結合的戰術運用方式。敘政府軍在俄軍戰斗機器人的強力支援下,成功攻佔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控制的拉塔基亞高地,幾乎沒有人員傷亡。美國陸軍組建了有人無人混編陸航營,為戰斗航空旅的攻擊直升機營編配無人機排,也是為了發揮“人機一體”的抗毀能力。

智能化作戰體系具有敏銳的感知力。智能化裝備的廣泛部署,提高了作戰體系的態勢感知能力。深度學習技術的應用,則有效提高了作戰體系的智能認知能力,能夠主動識別分析作戰環境、作戰對手、作戰規則及作戰體系之間的關聯關系與制勝機理,實現“打一仗進一步”。在智能感知與認知的基礎上,決策向智能終端分配轉移,帶來作戰重心的前移,從而有利于優算決策、集群釋能、無人自主行動,最終形成先敵而動的優勢。

洞察並利用對手的脆弱性

戰爭實踐表明,不確定性是戰爭的基本屬性之一。智能化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大大增加了戰爭突變的可能。任何時候,戰爭勝負的天平總是偏向利用對手脆弱性來把握戰爭不確定性的一方。毛澤東在《論持久戰》中提出︰自古無不犯錯誤的將軍,敵人之有岔子可尋,正如我們自己也難免會出岔子,乘敵之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洞察並利用對手的脆弱性是爭取主動、制勝敵人的關鍵之招。

洞察對手的脆弱點。研究表明,只要有5%至10%的集散節點失效,就足以搞垮整個體系。作戰中,應善于找出對手作戰體系的脆弱點,諸如擊毀10輛坦克不如擊毀一部雷達,擊落10架戰斗機不如擊落1架預警機或干擾1顆衛星。采取“斬首行動”“點穴行動”等積極、靈活的作戰行動,精確打擊敵人的力量體系、保障體系、戰場體系中的關鍵點和薄弱點,達成打一點而動全局的效應。

抓住對手的恢復期。敵恢復期就是我實施有效打擊的窗口期。如敵孤立無援或指揮中斷時,就是其脆弱期。一戰中的凡爾登大捷,就是法軍的炮彈引爆德軍秘密彈藥庫,法軍迅速向缺乏炮火支援的德軍猛攻,最終大勝。而伊拉克的“黑暗24小時”,是信息系統被破壞、指揮中斷,造成戰斗力跌入谷底的實例。

干擾對手的修復鏈。古希臘神話中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殺死九頭蛇怪的方法是,對被砍下後的蛇頭脖頸傷口進行灼燒,以此來阻礙蛇頭再生,而後再給予致命一擊。戰爭中,最大限度地制造混亂,增加不確定性,可以阻斷對手作戰系統恢復的進程。如近幾場局部戰爭和武裝沖突中,通過實施電子干擾和信息摧毀,力求使對方雷達迷盲、通信失靈、信息過載、指揮混亂,使對手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正常能力。通過對敵重要交通樞紐持續打擊,使其作戰力量長時間處于難以整合的狀態之中。

通過軍事訓練提升反脆弱性能力

對于作戰體系反脆弱性能力的理解,不應該認為是遭受打擊後能夠快速恢復,而應是針對可能的不確定性打擊實施的先期調節能力。通過軍事訓練來提升作戰體系的反脆弱性能力,是除戰爭和沖突外,實現作戰體系成長、進化和升級的最有效途徑。

適度試錯,敢于暴露問題。按照減法認識論,對認知最有力的貢獻在于,知道什麼是錯的比知道什麼是對的更有價值。通過控制成本的高頻試錯性訓練,可以校準人員裝備的邊界數據和極限數據,驗證作戰概念和戰法,以局部的錯誤嘗試換取整體反脆弱性能力的提升。從近期發展需要來看,盡早暴露問題,不斷完成體系自我重塑和升級,理應是訓練的功能之一;從長遠角度來看,人工智能亟待嵌入院校教學、部隊演訓之中,進行人機結合的協同訓練,為走向未來的智能化戰場積累可供機器學習的數據。

極限訓練,提高訓練效益。對于具有反脆弱性能力的系統來說,在一定限度之內,刺激越強,收益越大。舉重運動員一次舉起100公斤,要比分若干次舉起幾十公斤帶來的益處多,顯然更比一次舉起1公斤、舉100次更有效,這就是非線性效應。按照這個理論,有的放矢的極限訓練要遠好于高頻次的中低強度訓練。因此,要統籌控制好有限訓練時間內的訓練強度和節奏,避免訓練在低水平徘徊。以算力為支撐的人工智能系統恰恰具有突破強度限制的優勢,可晝夜連續實施嵌入式訓練,進行人機協同訓練模式的創新。人工智能的抗風險能力也可開發到極限,在訓練中充分試驗人類所無法突破的極限戰場環境、極限難度、極限對抗等。

放開限制,激活訓練體系。訓練中,適度的風險是有必要的,甚至是可以從中獲益的。資料顯示,海灣戰爭前後,美軍死于平時訓練的人數是死于實戰人數的20倍以上。這說明,適度放開風險限制的訓練,對提升戰斗力是有益的。增加訓練的不確定性,創造更加自主的訓練環境,可激活作戰體系應對不確定性的能力。如空軍演習中,適度放開飛行高度差,實施自由空戰,則能有效釋放對抗訓練的活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