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難興邦”的多維解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馮靈芝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9 16:48

“多難興邦”的多維解讀

■馮靈芝

“多難興邦”一詞,出自《左傳•昭公四年》中“或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一部中華民族文明史,既是炎黃子孫與災難的抗爭史,又是不斷戰勝天災人禍的英雄史。面對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習主席強調︰“中華民族歷史上經歷過很多磨難,但從來沒有被壓垮過,而是愈挫愈勇,不斷在磨難中成長、從磨難中奮起。”這一重要論述,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戰勝疫情的信心與勇氣。我們要從多重維度深入把握“多難興邦”厚重深沉的意蘊,凝聚起同心奮斗、共克時艱的磅礡力量。

文化之維——中華傳統文化的精粹命題。作為傳統文化的精粹命題,多難興邦有著豐富的意蘊。首先,人定勝天是我國神話傳說的鮮明主題。無論是女媧補天、後羿射日,還是精衛填海、愚公移山,乃至大禹治水、神農嘗百草,都反映了華夏先民與自然抗爭、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其次,憂患意識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命題。《易經•系辭下》說︰“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先賢一再告誡我們,在享受安逸中易走向衰亡,在憂心禍患的環境中方能求得生存。再次,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是中華民族精神的核心內涵,精闢揭示和概括了民族精神的“深層內核”。回首歷史長河,“多難興邦”融入了中華民族文化基因,鑄就了我們百折不撓的血性品格,滋養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民族性格。

哲學之維——唯物史觀的理論內蘊。一個國家或民族在其成長發展的過程中,難免遭遇曲折和坎坷。列寧曾說,把世界歷史設想成一帆風順地向前發展,不會有時向後作巨大的跳躍,那是不辯證的,不科學的,在理論上是不正確的。習主席指出︰“我們的事業之所以偉大,就在于經歷世所罕見的艱難而不斷取得成功。”向災難學習是人類進步的重要路徑之一。災難與“興邦”不存在必然的邏輯關系,但它提供了人類反思災難的契機,從而科學地認識災難,做到防患于未然。因此,恩格斯說︰“一個聰明的民族,從災難和錯誤中學到的東西會比平時多得多。”縱觀中國歷史興衰,大災大難並沒有讓中華文明頹廢與沉淪,反而讓華夏文明之花綻放得更加鮮艷。轉危為機、化險為夷是歷史發展的辯證法。中國革命艱苦卓絕,但是共產黨人信仰如磐、初心不改,終于“殺出一條血路”,走過了山重水復,迎來了柳暗花明。同樣,面對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習主席強調︰“我們要科學分析形勢、把握發展大勢,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看待當前的困難、風險、挑戰,積極引導全社會特別是各類市場主體增強信心,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

歷史之維——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真實寫照。在民主革命時期,我們黨對中國革命道路的探索歷經坎坷才走上坦途。1945年毛澤東在黨的七大上,面對抗戰即將勝利的大好形勢,一口氣列舉了可能遭遇的“十七條困難”,並告誡與會代表說︰“艱難困苦給共產黨以鍛煉本領的機會,天災是一件壞事,但是它里頭含有好的因素,你要是沒有踫到那個壞事,你就學不到對付那個壞事的本領,所以艱難困苦能使我們的事業成功。”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在探索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上,我國也經歷了嚴重的曲折。鄧小平深刻地指出︰“沒有‘文化大革命’的教訓,就不能制定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思想、政治、組織路線和一系列政策。”

制度之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強大優勢。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黨中央統籌全局、果斷決策,堅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上下同心、全力以赴,采取最嚴格、最全面、最徹底的防控舉措,全國疫情防控阻擊戰取得重大戰略成果。這些成就的取得,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政治優勢。全國一盤棋,前所未有地采取大規模隔離措施,前所未有地調集全國資源開展大規模醫療救治,彰顯了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上下一條心,彰顯我國強大的社會動員力,14億中國人民,不分男女老幼,不論崗位分工,攜手並肩、眾志成城,自覺投入抗擊疫情的人民戰爭,構築起群防群治的銅牆鐵壁。

(作者單位︰江蘇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基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