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修養∣軍人當有大情大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譚志偉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20 07:31

●軍人也有情,只是國有危難時,一片深情當予誰?不只是妻兒父母,更是民族,是國家,是人民大眾——

軍人當有大情大愛

■譚志偉

家書,或柔或剛,或綿或堅,包羅著無數復雜又純粹的人世情感。抗戰家書,則更多了炮火硝煙味、豪邁家國情。立于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的時間坐標點,再次展讀一封封抗戰家書,吉鴻昌、趙一曼、左權、彭雪楓、張自忠……時間讓書頁泛黃,卻掩不住力透紙背的炮火和苦難、思念和牽掛,更抹不掉英雄們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情懷,視死如歸、雖死猶生的民族氣節,不畏強敵、甘于犧牲的英雄氣概。

青山有幸埋忠骨,太行浩氣傳千秋。1942年5月22日,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沒有像往常一樣在作戰室里研究地圖,而是回到房間,借著昏黃油燈,看著桌旁一家三口的照片,心潮難平,遂鋪開信紙,奮筆疾書︰“志蘭,作戰已經爆發,這將影響日寇行動及我國國內局勢……我雖如此愛太北,但是時局有變,你可大膽按情處理太北的問題,不必顧及我。……志蘭!親愛的︰別時容易見時難,分離二十一個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軍人也有情,只是國有危難時,一片深情當予誰?不只是妻兒父母,更是民族,是國家,是人民大眾。

信畢幾日,八路軍總部及後勤機關2000余人被日軍3萬余人合圍于十字嶺高家坡。危急關頭,彭德懷、左權、羅瑞卿決定分路突圍。左權毅然斷後,在指揮最後一批機要人員突圍時,不幸被彈片擊中頭部,壯烈犧牲,時年37歲。

紙短情長,訴不盡將軍壯志;墨淺情深,道不完英雄大愛。左權常常給家人寫信,戰場上烈火峻厲的英雄,在信中卻是溫和慈愛的兒子、丈夫與父親。自1940年11月12日給妻子寄出第一封信,直到一年多後血灑疆場,數十封給母親和妻子的樸素而深情的家書,記載了左權對家人的眷戀,對未來的憧憬,以及誓死赴國難的決心。

“恐十年不能回家”“將全力貢獻革命”,左權在蘇聯學習時常致信其母,然而直到犧牲,他都沒能履行與母親的“十年之約”。1949年解放軍揮師南下,朱德總司令命入湘部隊繞道醴陵看望左權的母親。這個時候,英雄的母親方知日思夜念的小兒子為國捐軀已7年。

如今的醴陵西山,左權將軍的雕像軍衣飛揚,目光如炬。當年他正是從這里告別親人,南下黃埔;入黨從軍,出國深造;離妻別子,投身革命。懷著救國于危亡、救民于水火的抱負,他揮筆給叔父寫下家書︰“我犧牲了我的一切幸福,為我的事業奮斗。請你相信這一道路是光明的、偉大的。”多麼擲地有聲,豪情滿懷!字里行間抒發了一名共產主義戰士為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矢志不移、奮戰到底的遠大志向。左權始終堅定這份信仰、堅守這份信念、矢志這份忠誠,至死不渝。

抗戰英烈的封封家書,情深義重,感人至深。他們對理想信念的執著追求和堅守令人肅然起敬。“能夠為我們黨的主義、為人類的解放而奮斗,這正是我畢生的最大光榮”的吉鴻昌,“吾人事革命,生死本尋常”的彭雪楓,“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實行來教育你……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趙一曼……濁浪排空、檣傾楫摧之時,抗戰先烈選定了主義,站定了隊伍,並為之自豪,為之戰斗,為之獻身。現存的影像資料難以描摹抗戰英烈們年輕勇毅的面龐,幸有家書留存,透過筆尖紙墨,那段往事並不如煙,抗戰英烈熾熱的初心和心懷的大情大愛,永遠感動並激勵著前行的我們。

撫今追昔,理想之火不滅,信念之光長明。如今,我們昂首挺進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征程上,雖然少了血與火的搏殺,卻多了應對艱與險的戰斗。烽火歲月中的抗戰家書,就是給予我們奮斗動力的“精神富礦”,跨越時空、永不褪色。靜心徜徉其中,我們感悟初心使命,汲取智慧力量,澎湃奔涌的熱血,燭照奮進的道路。誠如斯言,我們這一代軍人當自強,聚涓滴之力,護千頃澄碧,衛萬里河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