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穩健前行】消除絕對貧困︰夯實“全面小康”的根基

來源︰求是網作者︰蔣永穆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09-21 17:32

編者按︰為深入學習宣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科學把握我們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深刻認識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步,中央網信辦與求是雜志社共同組織“中國穩健前行”網上理論傳播專欄,邀請思想理論界專家學者撰寫系列理論文章,在求是網陸續推出,敬請關注。

內容摘要︰徹底消除絕對貧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最低門檻和最基本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脫貧攻堅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提出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目標,強調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要求注重“志”“智”雙扶,構建大扶貧格局。黨的十九大以來,脫貧攻堅進入決勝期,中國共產黨舉全黨全國全社會之力打好脫貧攻堅戰。今年我們將實現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脫貧攻堅將取得決定性勝利。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具有豐富的內涵,其中,徹底消除絕對貧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最低門檻和最基本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沒有農村的小康,特別是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我們不能一邊宣布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另一邊還有幾千萬人口的生活水平處在扶貧標準線以下,這既影響人民群眾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滿意度,也影響國際社會對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認可度。”為完成這一底線任務,中國付出了超常的努力,也收獲了不尋常的成就。

消除貧困,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消除絕對貧困,只有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才真正有了實現的可能。新中國成立伊始,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開啟反貧困之路,著力開展救濟式扶貧,努力解決最困難人群的基本生存需要。改革開放以來,黨領導的農村減貧事業縱深推進,在農業農村全面快速發展的基礎上,接連實施一系列解決農村貧困問題的改革措施和普惠政策,出台了一系列針對貧困群體的特惠政策,農村貧困狀況極大地改變,數億農村貧困人口成功脫貧,為推進全面小康建設打下堅實基礎。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脫貧攻堅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提出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的目標,強調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要求注重“志”“智”雙扶,構建大扶貧格局。黨的十九大以來,脫貧攻堅進入決勝期,中國共產黨舉全黨全國全社會之力打好脫貧攻堅戰。今年,中國面臨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中決勝脫貧攻堅的巨大考驗,中國共產黨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韌勁、“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拼勁和“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擔當,交出了一份令世界驚嘆的答卷。

經過70余年的不懈努力,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的精準聚焦和持續發力,我國實現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快速度和最大規模的減貧,人類歷史上從未解決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在我國得到歷史性解決。我國貧困人口數量從1978年的7.7億減少至2019年底的551萬,貧困發生率從97.5%下降至0.6%。今年我們將實現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脫貧攻堅將取得決定性勝利。

我國堅持開發式扶貧與保障性扶貧相結合、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探索形成了針對不同貧困類型、覆蓋全部貧困群體的扶貧干預體系,顯著緩解了貧困群眾的脆弱性。貧困群眾收入水平大幅提高。2019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1567元,實際增速比全國農村快1.8個百分點。全國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純收入由2015年的3416元增加到2019年的9808元,年均增幅30.2%。貧困群眾自我發展能力顯著提高。中國的扶貧開發堅持以扶志為先,扶智為本,“志”與“智”的集成將貧困群眾自身各要素的自組織性發揮到最大程度,讓貧困群眾有志氣、有底氣實現“弱鳥先飛、至貧先富”。貧困地區生產生活條件明顯改善,各項社會事業快速發展。貧困地區的道路交通、用電用網等基礎設施短板得以補全,教育、醫療衛生等事業較快發展。具備條件的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村村都有衛生室和村醫,10.8萬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辦學條件得到改善,農網供電可靠率達到99%,深度貧困地區貧困村通寬帶比例達到98%。農村社會保障網絡不斷完善,已成為農村扶貧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逐步建立和完善包括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新型農村養老保險制度在內的普惠性社會保障制度以及針對貧困群眾的特惠性社會保障制度,築牢了貧困群眾民生保障底線。

黨的領導是中國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的根本保證,是中國減貧的政治優勢所在。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持續向貧困宣戰,並不斷根據新情況新問題轉變和調整扶貧政策,扶貧對象瞄準愈加精準,方式愈加具有針對性,主體愈加多元,反映出其高超的戰略決策水平。在扶貧過程中,成長起來一批黨的基層干部和基層組織,展現出較強的戰斗力和執行力。到精準扶貧階段,所有貧困村均配備駐村第一書記,全國共派出25.5萬個駐村工作隊、累計選派290多萬名縣級以上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干部到貧困村和軟弱渙散村擔任第一書記或駐村干部,有效增強了黨的組織執行力。

在推進新中國減貧事業的過程中,我們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獨特優勢,從源頭尋找減貧的治本之策,確立了以制度為基礎的國家減貧模式。社會主義制度的確立,確立了人民群眾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生活中的主體地位,明確了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實現社會成員共同富裕的社會生產目的,從根本上消除了產生貧富兩極分化和階級對立的社會基礎,不僅為解放和發展生產力開闢了廣闊道路,也為根治貧困現象創造了可靠的制度條件。

中國減貧不僅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中國減貧有力地推動了世界減貧進程。從理論上看,中國減貧為國際減貧理論的創新和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制度減貧”“精準扶貧”等將成為人類減貧史上的華美篇章。中國的減貧不僅證明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也展示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不僅擊破了西方學者貧困無法消除的淺薄之見,也讓現在仍身處貧困的人們看到了一種現實可能性。

其一,中國減貧加速了世界減貧進程,為人類福祉改善作出了卓越貢獻。中國減貧速度明顯快于全球,對全球減貧貢獻率超過七成,全球範圍內每100人脫貧,就有70多人來自中國。這一成就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贊譽。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贊譽“中國為全球減貧作出了最大貢獻”。世界銀行原行長金墉認為,中國減貧的成就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事件之一。

其二,中國積極參與國際減貧合作,為世界減貧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共建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體現了中國減貧著眼全人類的宏偉視野。一方面,中國以實際行動兌現了對全球減貧事業的承諾。“中國在致力于自身消除貧困的同時,始終積極開展南南合作,力所能及向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援助,支持和幫助廣大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消除貧困。”中國先後共向16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了近4000億元人民幣援助,為120多個發展中國家落實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提供幫助。另一方面,中國的減貧智慧和減貧方案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精準扶貧方略是幫助貧困人口、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設定的宏偉目標的唯一途徑,中國的經驗可以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有益借鑒。聯合國糧農組織經濟與社會發展署負責人喬莫•桑德拉姆也高度贊譽,“中國經驗值得學習,我們也希望中國將經驗推廣到世界,幫助更多國家擺脫貧困。”

成就當然催人奮進,貢獻也值得銘記。但中國仍然“百尺竿頭須進步”,無論是繼續推進我國減貧事業,還是“在國際減貧領域積極作為”,中國都需要繼續探索。一方面,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不是終點,而是起點。絕對貧困能否徹底消除是全面小康社會能否建成的基本標志,而相對貧困能否有效解決則關系到全面小康的成色。因此,解決相對貧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我國減貧的新奮斗方向。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中強調︰“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應把握好貧困的動態變化,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識別機制;把握好貧困的多維表現,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保障機制;把握好貧困的深層緣由,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動力機制。另一方面,消除貧困是人類的共同使命,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作為率先消除絕對貧困的發展中國家,理應引領和開拓全球減貧工作,為共建一個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而不懈奮斗。

(作者︰蔣永穆,四川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