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王繼才|一座島 兩個人 三生不離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晨 馮開華責任編輯︰張穎姝
2018-08-27 10:46

遠觀開山島。 馮開華 攝

于祖國萬里疆土,大海深處的開山島只是毫不起眼的一個“點”——面積僅為0.013平方公里,卻是扼守黃海的前哨陣地。

32年來,有一面五星紅旗,在這片方寸之地與東方旭日一同升起。只是現在,那擎旗人王繼才,卻孤影遠航……

一島如一城,一望便一生。

(一)

王繼才走了20多天,午夜夢回,妻子王仕花耳畔似乎還縈繞著丈夫喚她的聲音——“王仕花,起來升旗了。”

沒有國歌伴奏,也沒有一根像樣的旗桿,陪著夫妻倆的只有呼嘯的海風和叢生的雜草,一人升旗、一人敬禮,旗升起來了,這荒蕪的海島才有了顏色。

王繼才夫婦在開山島的最東邊舉行向國旗敬禮儀式。 李響 攝

“開山島雖小,但它是中國的東門,國旗升起來,證明有人在這守著!”王繼才總是認真叮囑著妻子。

4年前,夫妻倆走出海島,第一次在天安門前觀看升旗儀式。祖國心髒與邊陲小島,就這樣緊緊連在一起。

王仕花是全村最後一個知道王繼才去守島的人,當看見“野人”一般的丈夫,再多的情緒也只剩心疼——幾排空蕩蕩的舊營房沒水沒電,蛇、老鼠和蛤蟆躥來躥去,髒衣服胡亂堆放著。王仕花想要把丈夫拉下島,可他腳底下卻像生了根一樣……

你守著島,我守著你。

日子一晃,就是32年。可再上島,卻只孑然一人。

一抹晚霞泄在海面上,如同王繼才走時的那天。上島後,王仕花一刻不停地打掃起來,也許這樣做,能讓她感受到丈夫曾留下的些許溫存。

台風過境,吹落了島上的牽牛花,也打破了王仕花心中的幻想——“我總覺得老王沒走,他還在島上的某個地方。”

一個人時,王仕花常常會暗暗抹淚。 馮開華 攝

島上每一處都是他生活過的痕跡——老王腌制的一壇壇黃豆水,用它做肥料的桃子才最甜;被台風吹散枝葉的苦楝樹,是老王一棵棵親手栽下;裂開的塑料水瓢,被老王用魚線縫上接著用;小狗毛毛臉上的毛遮住了眼楮,老王替它仔細修剪;破了洞的毛衣,老王“穿在里面,別人也看不到”……

這是王繼才的毛衣,破了洞也不舍得扔。馮開華 攝

王仕花愛唱《最浪漫的事》,“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每每唱到此處,王繼才便對她說“到了80歲,我還會陪著你。”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卻已不在……

誰都沒有想到,王繼才會以這樣一種方式永遠守在開山島。他兌現了對開山島的諾言,卻對妻子食了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