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衡︰一個大黨和一只小船

來源︰"學習小組"微信公眾號作者︰梁衡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01 22:44

10月31日下午,習近平和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在浙江嘉興南湖邊,瞻仰復建的南湖紅船,並參觀了南湖革命紀念館。

1921年7月30日晚,在上海召開的中共一大因遭到法租界巡捕襲擾,被迫轉移到南湖一條小船上繼續進行,在這里完成了大會議程。可以說,這里是中國共產黨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啟航之處。

今天,學習小組推薦《人民日報》原副總編輯梁衡文章《一個大黨和一只小船》,十分動人。

習近平等到浙江嘉興瞻仰南湖紅船

《一個大黨和一只小船》

■梁 衡

中國共產黨現在是一個擁有6500萬黨員的大黨,是一個掌管著960萬平方公里國土、13億多人口國度的執政黨。可是誰能想到,當初她卻是誕生在一只小船上。在建黨80周年之際,我特地趕到嘉興南湖瞻仰這只小船。這是一只多麼小的船啊,要低頭彎腰才能進入艙內,剛能容下十幾個人促膝側坐。它被一條細繩系在湖邊,隨著輕風細浪,慢慢地搖蕩。我真不敢想,我們轟轟烈烈、排山倒海的80年就是從這條船里傾瀉出來的嗎?

因為它是黨史的起點,這條船現在被稱為紅船。1921年7月23日,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法租界的一棟房子里召開,但很快就被巡捕監視上了。不得已,立即休會轉移。代表之一李達,他的夫人王會悟是嘉興人,是她提議到這里來開會。8月1日,王會悟、李達、毛澤東先從上海來到嘉興,租好了旅館,就出來選“會場”。他們登上南湖湖心島上的煙雨樓,見四周煙雨茫茫,水面上冷冷清清地漂著幾只游船,不覺靈機一動,就租它一只船來當“會場”。當時還計劃好游船停泊的位置,在樓的東北方向,既不靠岸,也不傍島,就在水中來回漂蕩。第二天,其余代表分散行動,從上海來到南湖,來到這只小船上。下午,通過了最後兩個文件,中國共產黨就這樣誕生了。

今天,我重登煙雨樓,天明水靜,楊柳依依。這煙雨樓最早建于五代,原址是在湖岸上。明嘉靖年間,當地知府趙贏疏浚南湖,用挖起的土在湖心壘島,第二年又在島上砌樓。有湖有島有樓,再加上此地氣候常細雨蒙蒙,南湖煙雨便成了一處絕景。清乾隆皇帝曾六下江南,八到煙雨樓,至今島上還有御碑兩通。

現在樓頭大匾上“煙雨樓”三個大字,是當年的一大代表董必武親筆所書。歷史滄桑煙雨茫茫,我今撫欄回望,真不敢想象我們這樣一個大黨,當初是那樣的艱難。那時百姓窮無立錐之地,要想建一個代表百姓利益的黨,當然也就沒有可落腳之處。

列寧說︰群眾分為階級,階級有黨,黨有領袖。當時這12個領袖是何等的窘迫,舉目神州,無我寸土。我眼看手摸著這只小船,這些小桌小凳,這竹棚木舷。我算了一下,就是把艙里全擺滿,頂多只能擠下14個小凳,這就是現在有6500萬黨員的中共一大會場嗎?但這個會場仍不安全,王會悟同志是專管在船頭放哨的。下午,忽有一汽艇從湖面駛過,她疑有警情,忙發暗號,船內就立即響起一片麻將聲。他們是一伙租了游船來玩的青年文人啊!汽艇一過,麻將撤去,再低聲討論文件,同時也沒有忘記放開留聲機作掩護。但不管怎樣,工農的黨在這條小船的襁褓里誕生了。距南湖不遠是以大潮聞名的錢塘江,當年孫中山過此,觀潮而嘆曰︰“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共產黨在此順潮流而生,合乎天意。

西方人信上帝,我們認馬克思主義。也許是馬克思在冥冥中的安排,專門讓我們這個大黨誕生在一只小船上。于是黨的肌體里就有了船的基因,黨的活動就再也離不開船。

宋人潘閬有一首寫大潮中行船的名詞︰“來疑滄海盡成空,萬面鼓聲中。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共產黨就是敢立于濤頭的弄潮兒。一大之後,毛澤東一出南湖便買船西行湖南組織農民運動。大革命失敗,他振臂一呼,發動秋收起義,上了井岡山。這時全國正處在白色恐怖之中,許多人不知革命希望在何方。他挺立井岡之巔大聲說道︰革命高潮“是站在海岸遙望海中已經看得見桅桿尖頭了的一只航船”。這時,周恩來也領導了南昌起義,兵敗後南下廣州,只靠一只小木船,深夜里偷渡香港,又轉道上海,再埋火種。誰曾想到,驚濤駭浪中,那只小木船上坐著的就是未來共和國的總理。

蔣介石曾希望借中國大地上的江河阻滅革命,但革命隊伍卻一次次地利用木船突圍決勝。天險大渡河曾毀滅了石達開的10萬大軍,但是當蔣介石圍追紅軍于此,只見到遠去的船影和岸邊的草鞋。抗戰八年,共產黨在陝北聚積了力量,然後東渡黃河,問鼎北平。而東渡黃河靠的還是老艄公搖的一條木船,船仍然不大,以至于連毛澤東心愛的白馬也沒能裝上。中國革命的整個司令部就這樣在一條木船上實現了戰略大轉移。不久就有百萬雄師乘著帆船過大江,解放全中國。中國歷史上秦皇漢武們喜歡說他們是馬上得天下,中國共產黨真正是船上得天下。是船上生,浪里走而奪得天下的啊。

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歷史長河的巨浪也顛簸著最早上船的12名領袖。第一個為革命犧牲的是鄧恩銘,這位從貴州南部大山中走出來的水族革命家,在山東從事工人運動,兩次被捕,1931年被殺害。接著是何叔衡,紅軍長征後,他在一次突圍中,為不連累同志跳崖而死。以後脫黨的有劉仁靜,叛黨的有陳公博、周佛海、張國燾。毛澤東則成了黨最長期的領袖。12個人中只有董必武再回過故地。毛澤東1958年到杭州時,專列經過南湖,他急令停車,在路邊凝望南湖足有40分鐘。想偉人當時胸中濤翻雲涌,其思何如。

中國古代有一個最著名的關于船的寓言故事︰刻舟求劍,是講不實事求是,不會發展地、辯證地看問題。我們不諱言曾犯過錯誤,也曾做過一些刻舟求劍的事。我們曾急切地追求過新的生產關系,追求那些在本本里看到的模式,硬要在我們自己的刻舟之處去找主觀上想要的東西。因此也曾有幾次盡興放舟,“爭渡,爭渡,誤入藕花深處”。最危險的一次是“文化大革命”,險些翻船。但是我們也敢于承認錯誤,改正錯誤。這時中國共產黨早已是一條大船,都說船大難調頭,但是鄧小平成功地指揮它調了過來。在我們干社會主義數十年後,又敢于重新問一句“什麼是社會主義”,敢于說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至少需要100年。這勇氣不下于當年在南湖煙雨中問蒼茫大地,船向何處。

紅船自南湖出發已經航行了80年。其間有時“春和景明,波瀾不驚”;有時“陰風怒號,濁浪排空”。80年來,黨的領袖們時時心憂天下,處處留意行船的規律。歷史上第一個以舟水關系而喻治國馭世者,大概是荀子,後來魏征也把這個比喻說給唐太宗。他說︰“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當我們這只小船航行到第24個年頭,時在1945年7月1日,中國共產黨開過七大,勝利在即,將掌天下。民主人士黃炎培赴延安,與毛澤東有一次著名的談話。黃問,如何能逃出新政權“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毛澤東答︰“靠民主,靠相信人民群眾。”依靠人民群眾,我們打造出一只共和國的大船。後來,紅船航行到第71個年頭,1992年,鄧小平南巡再指航向︰“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發展才是硬道理”。我們揚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風帆,又一次勇敢地沖上浪尖。浪里飛舟八十年,心憂天下三代人。我們的事業蒸蒸日上,興旺發達,中國共產黨已是一個偉大的、成熟的黨。

南湖邊上現在還停著這只小小的木船,煙消雨停,山明水靜。游人走過,悄悄地向它行著注目禮。這已經是一種政治的象征和哲學意義的昭示。6500萬黨員的大黨就是從這里上岸的啊。從貧無寸土,漂泊水上,到神州萬里,江山紅遍。黨在船上,船行水上,不懼風浪,不忘憂患,順乎潮流,再登彼岸。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