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桅︰中美開啟深度合作新時代

來源︰新華網作者︰王義桅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14 08:59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也是中美深度合作的新時代。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期間,中美簽署商業合同和雙向投資協議總金額超過2500億美元。豐碩的商業成果中,既有貿易,也有投資;既有貨物,也有服務;既有商品,也有技術,涉及能源、環保、文化、醫藥、基礎設施等廣泛領域,涵蓋“一帶一路”、三方合作、產業基金等方面合作。這再次證明中美關系的活力和潛力,中美正開啟深度合作新時代。

中美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和全球經濟增長引領者,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推動兩國經貿關系健康穩定、動態平衡向前發展。

深度開放,經濟深度鉚合

改革開放後,最多時有四分之一“中國制造”出口到美國。盡管隨著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地位不斷攀升,中美經濟關系競爭性一面在上升,但互補性仍然很強。十九大報告提出將“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實施高水平的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這為拓展中美兩國經貿合作,促進中美經貿關系進一步朝著動態平衡、互利雙贏的方向健康發展,開啟了廣闊的空間。尤其是,中方按照自己擴大開放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將大幅度放寬金融業,包括銀行業、證券基金業和保險業的市場準入,並逐步適當降低汽車關稅,給中美金融合作打開大門。為擴大貿易和投資合作,拓展在能源、基礎設施建設、“一帶一路”建設等領域務實合作,推動在放寬出口限制、擴大市場準入、營造更好營商環境等方面雙向取得更多進展,中美正制定和啟動下一階段經貿合作計劃,積極拓展兩國的務實合作,推動中美經貿合作向更大規模、更高水平、更寬領域邁進。

深度調適,政策深度對接

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引領中美政策共振。訪華期間特朗普表示︰“我們知道,美國的確有必要修改政策,因為它在與中國,坦率地講,還有其他許多國家的貿易中掉隊了。”這是中美政策相互深度調適的鮮活記錄。中美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和全球經濟增長引領者,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協調,能推動兩國經貿關系健康穩定、動態平衡向前發展。中美元首會晤期間,中美雙方願進一步加強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財政、貨幣和匯率政策的協調,並就各自結構性改革和全球經濟治理有關問題保持溝通與協調。雙方要加強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二十國集團、亞太經合組織等多邊機制中的協調和合作,合力推動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包容增長,這給世界經濟帶來福音。

深度競合,中美戰略求同存異

中美戰略求同存異。特朗普訪華期間,中美雙方同意致力于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重申致力于實現全面、可核查、不可逆的半島無核化目標,不承認朝鮮擁核國地位。雙方強調通過對話談判最終解決半島核問題上有共同目標,並致力于維護半島和平穩定。這表明,中美在亞太的共同利益遠大于分歧,雙方要在亞太地區開展積極合作,讓越來越多地區國家加入中美兩國的共同朋友圈,一道為促進亞太和平、穩定、繁榮作出貢獻。

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積極發展全球伙伴關系,擴大同各國的利益交匯點,推進大國協調和合作,構建總體穩定、均衡發展的大國關系框架”,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建設,就是大國協調和合作的關鍵。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經濟互補性遠大于競爭性。中美經貿合作空間巨大,中美政策協調、戰略對接的空間也很大。

一個健康穩定發展的中美關系不僅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國際社會的共同期待。對中美兩國來說,合作是唯一的正確選擇,共贏才能通向更好的未來。

未來中美深度合作,可朝“四共”方向努力︰

其一,利益共贏。中美在維護國際體系穩定有效、戰後國際秩序和平可持續、推動世界經濟發展等方面具有諸多共同利益,相互貿易投資、網絡安全與亞太秩序等方面也存在大量共同關切或共同責任,這些是中美利益共贏的基礎。

其二,權力共生。中美不僅利益而且權力高度相互依存,因此指望打造排斥對方的權力架構或機制,都是不現實的。中美需要在全球治理體系形成權力共生的狀態。

其三,責任共擔。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中美在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繁榮方面擁有廣泛共同利益和重要責任,中美關系的走向具有重要的全球影響,一個不斷向前發展的中美關系不僅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也是國際社會普遍期待。

其四,價值共塑。元首外交對中美關系起到戰略引領作用,推動了中美戰略互信,讓雙方能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管控好分歧,加強了兩國人民間的相互了解和友誼,讓兩國合作應對重大國際、地區問題和全球性挑戰。認真梳理中美價值觀,尤其是對人類社會的設想,就可以找到共享、共通之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