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十九大,中國共產黨重新界定自身現代性(下篇)

來源︰新華網作者︰鄭永年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7-11-15 09:15

在每一個時期,中國共產黨需要對社會經濟發展現狀作出一個“基本判斷”,再在這個判斷之上確立自己的新使命。中共歷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最重要的議題就是要回答我們從哪里來、到了哪里、往哪里去的問題。中共十九大也是如此。回答這三個問題需要一個基本判斷,而這個基本判斷對中國共產黨的新使命是最重要的。只有有了這個基本判斷,中國共產黨才能確定新的使命和未來的發展方向。確立新時代的新使命,是中國共產黨追求現代性的關鍵。

確立新時代的新使命,是中國共產黨追求現代性的關鍵。

1949年,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完成了建立新中國這一近代以來最艱巨的任務。在新中國成立之後的30年里,一套國家基本政治制度得以建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後,1987年,中共十三大提出了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這也是一個基本判斷。1992年,鄧小平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概念。在中共十四大上,中國共產黨再次強調黨的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

新時代,新判斷,新使命。新時代不僅是一個名詞,它是中國共產黨基于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水平達到一定階段,但發展還不平衡不充分的現實所做出的新的基本判斷。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與此同時,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沒有改變中國共產黨對中國社會主義所處歷史階段的判斷,中國仍處于並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中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

盡管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了巨大成就,也贏得了很多國際上的掌聲,但是中國共產黨也看到自己所處的時代和內外部的環境。社會主義不是靠“敲鑼打鼓”就能干出來的。中國共產黨領導層具有十分清醒的頭腦,在充分肯定自身所取得的成績基礎之上,直面挑戰並展望未來,對所面臨的問題有著非常嚴峻、冷靜的思考和判斷。這也是十八大以來,中國共產黨關切“兩個一百年”的重要背景。

改革開放伊始,鄧小平就規劃中國現代化發展的三步走戰略。第一步,1981年到1990年,實現國民生產總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決人民的溫飽問題;第二步,1991年到20世紀末,國民生產總值再增長一倍,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21世紀中葉,人民生活比較富裕,基本實現現代化,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人民過上比較富裕的生活。

這次,十九大報告再一次描繪了走向未來的藍圖︰從十九大到二十大,是“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十九大報告中,對從2020年到本世紀中葉之間30年的現代化目標再作出兩個階段的具體規劃︰第一個階段從2020年開始,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斗1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第二個階段,從2035年到本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15年,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個將持續30年的新兩步走規劃,就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的戰略安排。

應當說,這幅藍圖的描繪就是基于上述基本判斷。從經濟上說,中國已經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從這些年的政策討論來看,中國的焦點已經從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轉移到如何把國家提升成為一個高收入經濟體,即富裕社會。中國目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8000美元,按照“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人均GDP要達到1.2萬美元。盡管這個經濟目標不容易,但鑒于現在的發展勢頭和中國共產黨的強大動員能力,這個目標並不難實現。

不過,如果要從中等收入經濟體提升到高收入經濟體,困難是顯見的。在東亞,到現在為止,能夠逃避中等收入陷阱,進入高收入社會的經濟體只有5個,即日本和亞洲“四小龍”(韓國、新加坡、中國香港、中國台灣)。這5個經濟體能夠成為高收入經濟體有其特殊的歷史條件。其一,在這些經濟體成長時期,世界(主要是西方)經濟處于快速上升時期,並且它們都屬于西方經濟體,西方對它們“照顧有加”,至少沒有設置很多市場進入障礙。其次,這些經濟體的體量也比較小。再次,這些經濟體的政府能夠形成有效的經濟政策或者產業政策,成為學界所說的“發展型政府”。但中國今天的情況很不相同,其一,中國的經濟體量巨大。日本是世界上第三大經濟體,但今天中國的經濟體量是日本的兩倍還多。其二,世界經濟形勢不樂觀。西方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徹底走出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的陰影。從西方經濟現狀看,要恢復正常成長仍然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因為中國和世界經濟的高度融合,中國內部的發展必然受制于世界總體經濟形勢。其三,中國和西方經濟體之間因為某些因素(例如西方所謂的國家安全、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而產生矛盾,西方不樂意對中國全面開放市場。不過,較之這5個經濟體,中國也有自身的優勢。中國是個大陸型經濟體,內部發展潛力巨大。同時,中國也在通過“一帶一路”等國際合作倡議發展國際經濟、開拓國際市場。也就是說,中國有潛力逃避中等收入陷阱,把自己提升為高收入經濟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